在热依扎的刚烈中,我看到的是一场可怕的“集体谋杀”

2019-11-08 04:00     环球人物杂志

很多人分得清“同学们闹着玩”与“校园霸凌”的界限,也分得清“小孩调皮”和“熊孩子”的界限,但就是选择性无视“发表看法”和“网络暴力”的界限。

雪莉尸骨未寒,类似的事情又发生在了热依扎身上。刚刚痛斥“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无辜”的人,转头又对着热依扎破口大骂起来。匿名的网友们仿佛朵朵黑色大丽花,要从“逼死抑郁症患者”的狂欢里汲取恶臭的养分——

“热依扎这一秒死了吗?”

“抑郁症真没用,累计n秒还没能逼死她。”

“装你X的抑郁症呢,你疯狂蹭热度的样子真是可笑呢,有本事学学雪莉(自杀)。”

可怕的是,这些键盘侠当中的大部分人,对热依扎远谈不上“恨”。他们对一个公众人物施以最恶毒的诅咒,并将此视为“行为艺术”或“替天行道”。但这场可怜的狂欢并不会对他们悲惨的生活产生任何积极影响。

1923年,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一文中写到:“群众永远是戏剧的看客。牺牲上场,如果显得慷慨,他们就看了悲壮剧;如果显得觳觫,他们就看了滑稽剧。”

鲁迅这一席恨铁不成钢的话,百年后不仅没有骂醒部分人,现实反而变本加厉——他们直接下手作恶,还企图躲在阴冷的角落里逃过惩罚。

受害人与施暴者

事情的起因,是演员热依扎因为穿着“暴露”被网友群嘲。

7月份,热依扎因为一组机场照被送上热搜。照片中她身穿低胸装,本就傲人的“事业线”一览无余。

其实热依扎的穿衣风格向来如此,但因为在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中饰演檀棋一角而备受瞩目,她身上的争议瞬间被放大。

当时的网络上,批评她“坦胸露乳”的与支持她“穿衣自由”的人都有。她鼓励所有的女孩“勇敢做自己”,这也是她第一次与咒骂她的网友正面交锋。

不过后来看到事态逐渐严重,她选择主动平息。7月31日,热依扎在微博上表示:“对不住!碍眼了!我继续努力减肥!”

此时的热依扎并没有想过一场灾难正在酝酿。

9月份,热依扎面对媒体讲述了自己当初如何与重度抑郁症作斗争,很多次想自杀又如何完成了自救。她希望通过自己的经历,让更多的人关注抑郁症患者。

不过伴随而来的还是争议。许多网友质疑她借抑郁症炒作,尤其是一个月后韩星雪莉因为抑郁症自杀,这种质疑声越来越大。此时事件已经朝着一个怪诞的方向发展:一部分人同情雪莉,一部分人谩骂热依扎,甚至还有人一边悼念雪莉一边咒骂热依扎。

此时,热依扎的世界已经彻底炸锅。她每天都能收到成百上千条诅咒,“问候”她全家、让她赶紧去死、理直气壮的认为“你一个明星被人骂两句怎么了”......

阅读下一篇

向佐发布会被扇耳光,脸上怒火清晰可见

向佐这个名字相信大家都是非常熟悉的了,他的父亲是向华强,母亲是陈岚,都是娱乐圈中的顶级大腕,和很多的当红明星都有着不浅的关系。他作为家中的长子,从小就备受双亲的宠爱,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