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晚年见到杨虎城后人 反应令人出乎意料

2019-10-18 10:04     中华文史

作为杨虎城之孙,杨瀚两次赴美看望张学良,但他不明白,为何张学良一直避谈杨虎城。而他致书国民党要求为杨虎城平反,也一直没有得到正式回应。

2010年10月,杨瀚,抗日名将杨虎城的孙子,向我们讲述了他所研究的祖父和西安事变。

这位《杨虎城大传》的作者是杨家两代人中唯一两次见过张学良的人。

1999年、2000年,杨瀚两次赴美国夏威夷看望张学良,但是他不明白为何张学良见到他时,“怔了一下”,说声“你好”便不再言语。他同样不明白,国民党二级上将杨虎城在蒋氏父子统治台湾时期为何从西安事变中消失,而连张学良在晚年的口述历史中也鲜有提及杨虎城。

当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提笔给连战和马英九写信,要求国民党为祖父平反。

张学良拒谈杨虎城

我是替我父亲去看张学良的,也算是完成父亲的遗愿。我的父亲杨拯民是祖父的长子,曾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

张学良的侄女张闾蘅1982年来到北京的引路人就是我父亲。张闾蘅曾告诉记者:“我到大陆的时候,找到了杨拯民,他让我转达对大伯的问候。后来大伯说想见吕正操、万毅。杨拯民就把我引荐给他们。”

闾蘅和我的父亲,张杨二人的第二代就这样联系上了。父亲不忘让张闾蘅给张学良捎去些礼品,而张学良也在1990年托人给父亲带来亲笔题词:“拯民世弟:爱人如己,张学良敬书,七十九年十二月廿一日。”

1991年3月10日,张学良与夫人赵一荻赴美探亲,结束幽禁生活。当时中央决定去纽约看望张学良的人选,父亲也是人选之一,但后来派吕正操去了。

阅读下一篇

1947年数百国民党将军集体到中山陵的“哭陵”事件

1947年5月12日,数百国民党军官形成的方阵缓缓走向南京中山陵。数十名军官举枪将大门冲开,队伍鱼贯而入。他们有何诉求?大批非嫡系军官闲置抗战胜利后,美国人魏德迈中将建议蒋介石整编国民党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