涠洲岛失联的19岁女孩:高考不如意 为数学一分一分努力过

2019-10-17 15:47     搜狐

摘要:

8月26日,广西北海涠洲岛一家客栈的老板发现一封客人留下的“遗书”。信是这样开头的:“妈妈,你收到信的时候,可能发现我已经失踪了,也可能没有……” 旁边,整齐地码着钱包、手机、身份证。

笔迹的主人是何红宇,江西萍乡卢溪中学的一名高四复读生。事发至今,她的妈妈都不敢相信,那个喜欢玩滑板的、爱笑的女儿,会突然跑到离家1000公里外的广西“跳海自杀”。

就在那一周,涠洲岛接连失踪了两个女孩,何红宇是其中一个。由于案件仍在调查中,岛上的摄像头也没有覆盖所有角落,网上开始流传“相约自杀”、“传销组织”、“胁迫写遗书”等未证实的说法。北海警方9月18日发布通报称,经调查,未发现她们参与传销等违法犯罪行为。

不过,何红宇的确消失了。海岛的小路上,一个穿着朴素的少女背着行囊,朝24小时喷着火焰的炼油厂烟囱的方向跑,然后失踪。在她身后,是一个19岁女孩的隐秘世界。

何红宇的自拍照 。蔡家欣 摄

消失在暮崖

最后一次出现,她脚步匆忙。8月25日晚上8时27分,涠洲岛西部南海石油公司北门的小路上,何红宇跑进监控画面:宽松的T恤,6年没变过的齐肩短发,她背着一个双肩包,手上还提了个塑料购物袋。其间,她曾停下一次脚步,然后又跑走了。有人看到她跑的方向是岛上的著名景点,暮崖。

那天很热,客栈老板对媒体回忆,她想借自行车,老板怕太热她骑不回来,劝她别借,但她坚持要骑车。

行程安排得很满,那天她一共去了三次暮崖,公共监控和手机记录下去暮崖的时间:上午8点多,下午6点多,晚上8点多。她还去了鳄鱼山,日记里写了曲折的经历:“上午十点出发去鳄鱼山,结果垃圾导航导到了滴水丹屏,看到了珊瑚礁。” 晚上7点49分,她在微信上给客栈老板留言,“车我还了”,并转帐租借费240元。

两天前,8月23日晚近7点,她一个人从老家出发,在江西萍乡火车站登上火车,约12小时后抵达广西北海涠洲岛。

家人、朋友、同学都没听她提到过这个离家1000多公里远的海岛,最沾边的也不过是在知乎上关注过一个话题,“嫁到广西去是什么样的体验?” 何红宇消失后,身边的人都在努力回想和她的最后一次联系。

8月17日中午,她约同学陈章吃饭。

“化妆了没?” 他一见面就问。

“没,就涂了一下防晒。”

何红宇喜欢化妆,出门前,会习惯性地涂个口红——因为唇色有点白,有时也画个眼影。跟亲近朋友玩,笑起来声音很大,但有时候也很酷,一个人玩滑板,或一个人骑10公里自行车回家。

8月18日中午,初中同学雨心在车站接到她,穿一件水蓝色的上衣,笑咪咪地走过来,参加雨心的升学宴。何红宇说要复读,考一所好点的大学,“跟平时状态差不多,没有什么异常”,雨心回忆。

离家前一天,8月22日上午10点,正在车间上班的彭小玉接到女儿电话,本来约定了那周有两天到学校给她送饭,但何红宇跟妈妈说,“明天你不用来,25号也不用来,我要去吃同学的升学宴。” 妈妈后来才知道她没说实话,那时,她已经买好去涠洲岛的火车票。她的书桌上搁着一本台历,签字笔圈出了8月25日这一天。

“太蹊跷了。”彭小玉拿出“遗书”,在女儿潦草的黑色小字里寻找蛛丝马迹——“没时间了”,“10岁对死亡充满憧憬”这些话,让她满脑子疑问。客栈老板发来与何红宇的聊天记录,出事前一天晚上,她还问老板:“我现在出去没问题吧”,老板告诉她,“岛上很安全”。她觉得女儿不可能想不开:“如果是去自杀,哪里还顾得这些?”

女儿不见的第二天夜里,她就和丈夫匆匆登上飞去北海的航班,“那个地方真的好远好远”。

涠洲岛是座孤岛,四周是海,上岛的唯一交通工具是船,离最近的海岸线也有50多公里。夜里,24小时喷着火焰的炼油厂烟囱可以照亮一整片海滩,直奔烟囱走就是暮崖。不少去过的游客发贴记录下那里的惬意,“小路上有温顺的黄牛和羊羔,顶着夕阳慵懒地吃草”,“几乎每天都有新人来拍婚纱”。但彭小玉上岛后,也有附近的小贩告诉她,常有年轻女性寻短见,“一般都在上面(桥上或者崖上)徘徊很久,有的最后跳了,有的没有。”

何红宇失踪的那一周,22岁的四川女教师龙其乐也在涠洲岛失联。她的尸体一周后在海边被发现,死亡原因还在调查中。这份巧合也引起彭小玉的猜测:女儿是不是被拐卖了?有没有可能和什么人约好了?

阅读下一篇

湖人126-93大胜勇士 内线得分和篮板球方面碾压勇士

湖人126-93大胜勇士 10月17日,NBA季前赛继续进行,湖人坐镇斯台普斯中心迎战金州勇士,这也是双方第三次在季前赛中相遇,前两次湖人均取得了胜利,并且在内线得分和篮板球方面碾压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