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统派人士陈明忠病危:也许我看不到 但两岸统一不是问题

2019-10-15 14:14     凤凰网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湾著名统派人士陈明忠近期传出病危。陈明忠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也是“中国统一联盟”推动者之一,他过去曾积极推动“两岸和平统一,反对‘台独’”。目前亲朋好友都为他集气,希望陈明忠能渡过难关。

陈明忠,1929年1月2日出生于台湾高雄冈山,著名社会运动家、社会主义理论家,是台湾“统左”阵营的代表性人物。在“戒严”时期两度被捕入狱,是台湾最后一个政治死刑犯,一共坐了21年黑牢。他一生经历日本殖民统治、“二二八”事件、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党外民主运动,以毕生的实践、反省和思辨,探索民族和平统一的未来和人类全面解放的道路。

《无悔——陈明忠回忆录》(三联书店2016年4月版)一书,摘录了一篇访谈。在访谈中,陈明忠谈到了自己的国族认同与社会主义信仰,谈到了台湾社会与两岸关系。访谈最后,他讲到:“我再讲两点。第一,我生错了时代,但没有做错事,就这一点来讲,我没有遗憾。第二,我大概在有生之年还看不到两岸统一,这是小小的遗憾。不过,没有关系,大趋势是挡不住的,我已经知道,统一不成问题。”

此处,将该访谈摘录如下:

访问者:吕正惠,台湾大学中文系学士、硕士,东吴大学中国文学博士

读中学时,我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

吕正惠:陈先生,回顾您这一辈子,有没有哪一件事对您产生过很大的冲击,改变了您的思想,而且影响您后来整个人生的方向?

陈明忠:当然有啦,那就是我在读高雄中学时,学校中的日本人对我蛮横的欺负与歧视。这些日本人常常莫名其妙地打我,后来我只好打回去,没想到我打赢时,他们就一群人围着我打,还说“你可以跟日本人打架,但不可以打赢!”他们骂我“清国奴”,从此我才知道我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我这一辈子最不能忍受的是人对人的歧视,从此以后,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反抗日本人。

我为什么成为社会主义者

吕正惠:这样看,您感受到的是民族歧视,您会成为民族主义者一点也不奇怪,但您为什么会成为一个社会主义者呢?

陈明忠:在学校里,我是反抗日本人的,但有一些台湾人,也就是所谓的“皇民化”台湾人,见到日本人就卑躬屈膝,毫无尊严可言,真令人厌恶。可见,强者对弱者的歧视也会造成弱者人格扭曲。我是地主的儿子,当我回到家时,我们家的佃农看到我也是卑躬屈膝的。我由此了解,人对人的歧视,不只限于民族之间,在一个社会里面,地位高的阶层也会歧视低阶层的人。民族主义只能解决民族对民族的歧视,不能解决阶级对阶级的歧视,如果要有真正的社会主义,就非实现不可。

吕正惠:这样说,是不是社会主义要比民族主义优先?

陈明忠:也不能这么说。自从近代西方帝国主义开始对外侵略,被侵略者常常是整个民族沦为被奴隶的对象,这个时候全民族的反抗可以说是唯一的拯救之道,民族主义是很重要的。当然帝国主义也利用被侵略民族中的少数人,以他们为工具,来控制被侵略的民族。而这些少数人,往往可能就是这个被侵略民族中的压迫阶级。所以被侵略民族的反抗,对外就是民族主义,对内就是那些与帝国主义合作的压迫阶级。这样,这种革命就同时具有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性质。

阅读下一篇

台军称230万后备军可随时作战 网友:靶都没打几次

原标题:台军宣称230万后备军可随时作战 网友讽:连靶都没打几次图源:中时电子报海外网10月15日电 丑闻不断的台军竟称有230万后备军可以“立即动员、立即作战”,这样“自信”的表态,遭到台湾网友的一片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