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潜,1949年比阎锡山选得对,1957年比章伯钧看得准(4)

2019-10-15 10:32     人民网

深夜,人民日报记者来访,说程潜将军的发言十分好,明天全文见报。中宣部部长陆定一的意思是以《民主党派何去何从?》为标题。这篇文章的发表,在当时敏感的政治气氛下产生了轰动性的效果,对"反右"运动产生了影响。后来,这"轮流坐庄"的罪名莫名其妙地安到了章伯钧头上,据章诒和回忆:"1957年5月21日,正患腹泻的章伯钧乘坐吉姆轿车前去参加会议,在车子里还在思考给共产党提什么意见,想着想着,想出了一个'政治设计院'的方案。"就是这个"政治设计院"的想法,被说成了想搞"轮流坐庄",章伯钧便成了头号右派。

"程星龄被打成右派,这不是杀鸡儆猴吗!"

"反右"期间,一位曾经参加长沙和平起义的国民党将领,由于没有授得军衔,跑到程潜处出言不逊:"颂公,您过了河穿上了鞋袜,蛮舒服的。我们还站在河心,浑身发抖啊"。程潜对他严加训斥:"共产党有一杆秤,秤星很准,各归其位。我是国民党一级上将,唐孟潇也是国民党一级上将,我们争过名利没有?共产党不过河拆桥,我也不过河拆桥,你将我的军,等于将共产党的军,你这样想就是违背了我们当初起义的初衷。现在争功抢赏,斤斤计较,可耻之尤。"程潜说着手举拐杖,满脸怒色,那人自知理亏,溜了。

不过,对于民革的人的遭遇,程潜看得很明白。1957年夏天,程星龄被打成右派,随后,湖南掀起了批判程星龄的高潮。中央统战部的负责人向程潜打招呼,可私下里程潜说:"程星龄是我族弟,蒋介石讨嫌他,他和共产党联系多,曾身陷国民党囹圄,还是我借机保他出来。长沙和平起义,他参与谋划,功不可没。现在要打他成右派,这不是杀鸡儆猴吗?"

1958年,大跃进开始了,程潜老家的乡亲邻里有时来家里拜访,说出了一些实话。比如,程潜家乡湖南醴陵的官庄水库,就很成问题。死库容太多,拆迁户太多,而灌溉面积却很少。程潜就出生在那里,那个地方该不该修水库他比谁都清楚。听家乡人说,修水库时,男男女女赤膊上阵,而监修的基层干部态度野蛮,和国民党的保甲长一样。程潜发火道:"我是当年国民党军队的参谋总长,日本侵略军进驻官庄,把我的房子当马厩,后来听说是参谋总长的旧居,立刻清扫退出。修官庄水库,淹没我的私宅,我是一省之长,为什么不先和我打招呼?这不是礼貌不礼貌的问题,个人私利问题,这是蛮干和科学之争的问题。你们不敢讲,我敢讲,我要直接报告毛主席。"这些话是有些斤两的。在那个年代,恐怕只有程潜敢说这样的话。

阅读下一篇

胡志明被国民党囚禁两年,李宗仁以辞职逼蒋介石放人

越南伟大的革命家,竟被中国国民党政府囚禁了两年,革命家宝贵的时间如此被浪费,悲哉!胡志明同志是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越南民主共和国(1976年改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