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单车消失了,但粉丝们还活着(2)

2019-10-14 17:33     PingWest品玩

深圳猎人牛哥的本职工作是神经网络算法工程师,他曾骑着摩拜穿越深圳5个区。在骑摩拜摔伤后,他被拉进了粉丝群。那时共享单车的"颜色大战"正打得火热,群里经常有骑行优惠券分享。和追星的粉丝一样,他关心摩拜单车出现在了哪几部影视剧的镜头里;清楚记得肯德基为摩拜开过定制餐厅;甚至在麦当劳和摩拜合作后,特意去兑换免费鸡翅;但凡摩拜出周边产品,他必入手,周边多到摩拜前CEO感叹"我都没那么多"。

对广州猎人群的群主洲民来说,做猎人是满足自己内心英雄情结的一种形式--我是为弱势群体清障,为企业减负,为社会重建文明,整理完车辆后,成就感满满,救世主上身。

有位姑娘特意从上海赶到北京,只为参加一次集体的"围猎"活动;某公司高管穿着西装跟其他猎人一起"围猎",他的司机就开着奥迪车跟在后面;一个IT行业的男生把打猎形容为"大型实景4D寻宝类游戏";一名现实职业是快递员的猎人说把单车摆得整整齐齐可以满足自己的强迫症;有人说"拯救共享单车就是拯救原生家庭里的自己";还有一位绰号"姐夫"的忠实粉丝开发了一个摩拜猎人小程序"猎摩"--尽管它和摩拜官方的小程序数据并不互通;甚至有4对粉丝结识后步入了婚姻殿堂。

摩拜推出招行联名信用卡后,摩拜粉丝们几乎人手一张。一位成都的粉丝拿到手不久,便早早询问其他人"信用卡到期后能不能续期"。

像焦心偶像星路的粉丝一样,摩拜粉丝会研究防止小广告粘贴的新型材料;庄骥甚至提出,要想让共享单车的生意变成百年企业,应该让政府51%控股;另一位北京粉丝则计划开一家摩拜主题的民宿。

"如果要给摩拜找个代言人,谁最合适?"我问。孙世跃脱口而出:"当然是我们。用户自己才是最好的代言人。"

在共享单车江湖里,摩拜的猎人毫无疑问处在优越感顶端。ofo单车、哈罗单车的猎人被斥为"出钱组织的雇佣军",他们没有暗号,没有统一语境,没有思想纲领。在孙世跃看来,ofo就是"四五十块钱的自行车",面向押金敏感用户,普通车架,充气轮胎,连GPS定位模块都没有,涂个漆,也没什么好聊的。

摩拜卖身之前,管理层和摩拜粉丝一直保持互动。庄骥回忆,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曾说这群人的支持给了她坚持的信心--在他看来,这份"坚持"比ofo创始人戴威的"坚持"高出一级,后者"是一个搅局的,坚持是没有必要的。"

但这群人并非只追摩拜的"唯饭"。在一场猎人盾展示里, ofo和哈罗单车也被整整齐齐排成盾牌。

"摩拜一族"公号里的"猎人盾"成果展示。

孙世跃向PingWest品玩撇清摩拜粉丝和"明星脑残粉"的区别:摩拜的缺点他们坦然接受,比如设计最好的一代车和二代车已不再投放,最终向资本低了头;一些本可以继续优化的功能,如摩币、骑行送金币、金币兑换摩拜商城的周边、会员制度和骑行数据同步健康App,都没有深耕下去。

抵制

庄骥说以前摩拜一族的猎人"进摩拜能免试,现在不同了"。孙世跃则用了"没落"一词。这一方面来自和官方联系的中断,一方面来自2018年4月摩拜的"卖身"。

接受PingWest品玩采访时,孙世跃正在西安的旅游大巴上,采访中不时传来导游的景点介绍,但谈及摩拜单车被卖给美团,他仍然态度激烈:"你最喜欢的事物被收购了,创始人都出去了,再怎么讲故事,还是会有些波动……你自己公司都卖掉了,还指望着其他人很热闹,怎么可能呢?"

2018年8月到11月,摩拜一族的公号停更了。那段时间 ,摩拜粉丝们密集地关心美团上市的消息,并争论以后该称摩拜为"美团摩拜",还是把"摩拜"放在"美团"二字之前。

从商业的角度看,摩拜接入美团是早晚的事,但当"摩拜单车改名美团单车"的消息正式发布,摩拜粉丝还是"炸了"。他们质问:"这就是美团收购时所说的'独立运营'吗?""美团想钱想疯了。""这个名字全无个性,泯然众人。"接着争先自嘲为"美团师傅"和"美团一族"。

摩拜一族在面对摩拜时,表现出内敛、谦逊、秩序、理性的一面--哪怕是乱停乱放、公车私用、恶意损坏,他们都会用管理办法和平解决。但面对美团时,这种理性和克制不再适用。

2019年4月,摩拜App用户开始收到美团的同意需知。后来有粉丝妥协,希望摩拜橙色不要改变,但落空了。美团把摩拜刷成了黄色。

有人发了张泰迪犬坐在黄色ofo单车里的照片,配文"狗骑美团",作为对美团新款单车的回应。

"黄色的摩拜,就不想再多看他一眼了。这根本不是他。王兴(美团创始人)想用这种过渡,这等于是强奸。"庄骥说。

美团投放的新款单车。拍摄:寒冰

几乎所有摩拜粉丝都激烈反对。孙世跃说:"换颜色在外面看来是最大的败笔。活力橙色和摩拜中英文商标是最大的财富,他们居然不珍惜。"还有人说:"类似于自己喜欢的女明星张曼玉突然改名张翠花了,情感上接受不了。"

摩拜粉丝们一度嘲讽"是不是ofo的人入驻美团,成功给摩拜换上了ofo黄色?"

2019年7月26日是摩拜一族三周年,摩拜粉丝们收到的"礼物"是:传言成真的美团黄色车。他们戏称这款车为"黄鱼",并第一时间共享了新车体验:车篮变小且改为塑料质地,去掉了网格,锁的位置像ofo,车把不如旧款好用,喷漆粗糙,甚至取消了夜间反光条。唯一的改进是挡泥板。在庄骥眼里,美团搞不清楚"什么东西可以改,什么东西不能没有",设计趋于平庸,越来接近它的竞争对手。

"不留发不留头"的消息每天都在更新:引流;换色;改名;美团卖掉了摩拜的欧洲业务;新款车只能使用美团App开锁;摩拜App下线了保险业务;摩拜App跳出了开锁使用频率的调查问卷……

部分粉丝开始"抵制"美团。"摩拜App不能用的话我就用哈罗,打死也不用美团。"一位上海粉丝表示。

就连美团的单车分享链接也被吐槽"设计像拼多多。"到后面有人发美团单车链接时,其他人就会用"分享也没用,我们就不打开"的表情包刷屏。

"也许是摩拜拖垮美团呢?毕竟摩拜现在还没盈利。"广州猎人洲民说。

没有人回应他。一位北京的粉丝继续说开摩拜主题民宿的计划。

有人提议:黄鱼被上私锁也管管吧?得到的回应是"恰恰相反,啥都不管。"

还有人开玩笑说:"美团发现黄车使用率明显低于橙车,然后抛售摩拜,摩拜再次独立运营。"

这种抵制甚至蔓延到王兴个人身上。"王兴跟胡玮炜站在镜头前,大家马上就会知道谁有审美能力。王兴长得跟马云似的。"庄骥放大了分贝。被美团收购后,他熟识的摩拜员工基本离场,美团为代表的管理摩拜的人至今没有主动跟猎人联系。

"你可以买下他。但你不能给他变性,不能随意蹂躏。你用他的流量得在道上,不能去伤害一个标杆性的品牌;连英国做殖民地都允许人家国家独立的。 "庄骥说。

"你把摩拜灭了,就代表从此以后市场上没有摩拜了。这个钱你怎么跟你的股东交代?假如真有人买他股票,所有的投资人都应该撤资。""作为CEO应该引咎辞职。"

根据北京市交通委的消息,2019年年底前摩拜单车将完成第一批美团黄新款单车置换。我问孙世跃,如果有一天所有车都被更新换代掉,还会留着摩拜App吗?他说"你应该问我那时会下载美团吗?回答是不会。"

终将消逝的电波

阅读下一篇

“走路就能赚钱”App被立案:涉嫌传销 更有金融诈骗

(原标题:大骗局!"走路就能赚钱"App被立案:涉嫌传销,更有金融诈骗,受害者"流汗又流泪"!) 中国基金报记者 丁汀 部分综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 只要每天走够4000步,每月就至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