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单车消失了,但粉丝们还活着

2019-10-14 17:33     PingWest品玩

(原标题:摩拜单车消失了,但粉丝们还活着)

得知美团把新款摩拜单车换成黄色之后,"摩拜一族"的群聊炸了。

有人发了张泰迪犬坐在黄色ofo单车篮里的照片,配文"狗骑美团",作为回应。

"摩拜就要毁在美团手里。"另一位群友接着说。

"想用这种过渡,这等于是强奸。"摩拜猎人创始人庄骥说。

"摩拜一族",这个存在于微信群里的虚拟组织,由"摩拜猎人"和摩拜单车的深度用户组成。在共享单车行业被狂热追捧的时期,它因为自发维护共享单车秩序,加上粉丝内部的阶级严格和理性克制,频繁得到外部世界的关注。但在"摩拜换色"发生之后,它展露出了失序和狂热的一面。

摩拜单车,一个连品牌名都被弃用的共享单车品牌,为什么能拥有粉丝?它的粉丝到底是所谓的"公序良俗捍卫者",还是饭圈文化在共享单车行业的云翳之下投出的魅影?

摩拜粉丝整理街头的摩拜单车。 受访者供图秩序与组织

40多岁的庄骥在虚拟组织里是摩拜猎人创始人,被摩拜粉丝尊称为"庄叔";在现实世界,他是上海某艺术馆的市场负责人。

2016年4月,摩拜单车刚在上海小批量投放,就引起了庄骥的注意。对他来说,这既是公共交通方案,又是个"绝佳的思维训练案例"。为了让艺术馆参观者有车可骑,他成了摩拜单车的第一个"猎人"--"猎场"是居民区,"猎物"便是违规停放的单车及使用者。

当时摩拜全公司还只有20多人,庄骥很快邀请摩拜的运营员工成为"摩拜猎人"基础人群。后来这个群和同在上海的孙世跃所建的粉丝群合并,新的"摩族猎人"群被定义为民间粉丝群,与摩拜官方无关。

庄骥没有想到,这个虚拟的社区后来长成了一个具备完整权力体系和运转法则的系统,他本人的"地位",则好比金字塔顶端一呼百应的领袖。

2017年共享单车行业尚被资本和媒体追捧,这个群体被加冕了重重光环,因媒体报道和摩拜官方推介而慕名者潮水般涌来,孙世跃的微信一度被好友申请震到宕机。

为了分流,摩拜一族以行政区设立分会,上海的分群一度细致到"xx街道"。他们共建起了近50个群,在全国聚起了5000多人,上至60多岁的退休阿姨,下至12岁的未成年粉丝都囊括其中。

庄骥和孙世跃这两位早期运营者开始制定权力体系、核心思想和运行法则。

他们首先把有热情者和吃瓜的"庸众"筛分成三个群体:深度用户、实习猎人和正式猎人,每个阶层设置了严苛的流动门槛。庄骥给正式猎人设置了三关考验:首先就近选择进入一个地区群,成为"预备猎人"。进群后,工作单位、姓名地址和身份证号都必须公开,他解释这是为了避免网络暴力和人身攻击,"不公开就不要进来。"

第二关是如实回答"观察员"提出的问题,社会背景和人品得到认可后,才可以成为"实习猎人"。

到了第三关,"实习猎人"需连续打猎7天,就可申请转正为"正式猎人"--但是这里有一个"人品测试陷阱":如果实习猎人第8天申请转正,一定会被老猎人们组成的"法老群"拒之门外。

"第8天就申请,代表你只是研究了规则,而不是摸着良心问自己够格不够格。违规停共享单车的人并非大奸大恶之人,生存本就贴着社会规则的边缘,猎人能跟要举报的对手一样?"庄骥解释,被拒的人受思想传递,会自觉把考察期延长到二十几天甚至三个月,"他会永远觉得自己不够格。"

"猎人"在举报违停单车。 受访者供图。

控制门槛之后,庄骥开始制订思想纲领。他选中了刘慈欣创作的科幻小说《三体》,并组织了读书会,还开了《治安管理条例》和报警流程的培训。对《三体》的推崇一度到了"不看三体,不入圈"的程度。

摩拜一族的纲领是"团结友爱,互助互勉,热爱生活,热爱摩拜"。他们认为无桩智能共享单车是中国向世界输出的一种创新模式。还有人给"摩拜一族"建了百度词条。

庄骥说,如果要用一句话总结摩拜猎人的价值观,那就是"公序良俗的捍卫者"--即使没有摩拜,他们也会出现在各种救助和捐款现场,这群人就像苹果电脑刚面世时,最早安利苹果电脑苹果系统的"青年先觉者"角色。

猎人们还被要求能自如应对媒体的媒体的采访,接受媒体采访被喻为《三体》中的"宇宙广播":作为深度用户、热心市民,他们希望切身相关的生存环境可以更好一点--这符合刘慈欣的宇宙观:宇宙是黑暗的,但作为人类,依然对我们的世界存有希望。

猎人刘祎曾对媒体说:"我们不是在给共享单车擦屁股,是给不文明使用的人擦屁股。"

只要被问到"和摩拜官方的关系",对方都会急切地解释"我们没拿过一分钱"。庄骥告诉PingWest品玩,摩拜官方完全不会参与摩拜粉丝的运营,摩拜官方也几乎没为猎人花过钱,双方没有任何商业合作。

至于被外界质疑"作秀"、"雇佣兵"和"吉祥物",粉丝们学着三体组织的语气说"主不在乎"。

这看起来很像一个传销组织和地下江湖。

摩拜何以成为"本命"

当问到"为什么爱摩拜"时,摩拜粉丝们高度统一的回答让我产生在向同一个人提问的错觉--"摩拜第一代单车科技范儿的设计。"这包括无链条轴传动、 GPS定位锁、五幅轮毂……庄骥总结:"没有摩拜第一代车、第二代车的设计,就没有猎人群现在的状态。 "

庄骥并不喜欢被称为摩拜的粉丝。在他眼里,这个词就是"老公"、"老婆"和"乱撒钱"。他觉得猎人们更像"父母看自己小孩应该练音乐还是应该报什么兴趣班"的心态。

但事实上,在严格纪律之下,他们行动遵循指令;不计回报维护摩拜单车的运营、组织线下活动;严格遵循"头朝外、不占车道、撕掉小广告"的"摩六条"标准;并在集体行动中生发出一种日常生活中难以体味的崇高感……俨然一个组织有序的饭圈。

就像教徒唱圣歌、做祷告一样,摩拜粉丝们必修的仪式是"打猎"和"摆盾"。猎人盾是指,一列单车的车头统一倾斜45度,两辆车的前轮交错摆放,外形似盾牌,不仅节省公共空间,而且防风防倒。全国各地的猎人会上传"猎人盾"作品,甚至有人把"盾"摆到了泰国和奈良。他们还会交流捕猎经验,秀信用分,勘测共享单车坟场,互相喟叹某处摩拜单车又被城管拉走--有时候同一片违停区域只有摩拜单车被拉走,他们会喊话摩拜"该交保护费了"。

摩拜粉丝们的关系不止于线上,他们举办过7场大型线下活动,繁杂的策划、物料、文案和美工全部自行解决。

每个摩拜粉丝都在这些集体行动里找到了自己的支点。

今日热点
更多
阅读下一篇

“走路就能赚钱”App被立案:涉嫌传销 更有金融诈骗

(原标题:大骗局!"走路就能赚钱"App被立案:涉嫌传销,更有金融诈骗,受害者"流汗又流泪"!) 中国基金报记者 丁汀 部分综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 只要每天走够4000步,每月就至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