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之子舒乙:我父亲喜欢捉弄齐白石老人,常给他出难题(3)

2019-10-14 14:56     中国网

我妈妈是齐白石老人的正规徒弟,她曾经带我去齐白石老人家里看他画画。齐白石老人画画时是不说话的,但是你看他画画,能收获很多东西。当时我作为一个高中生,能有这样的机会,我觉得简直幸运得不得了。齐老的画看起来很是潇洒,但是画画的过程并不是这样的。他画得极慢,比如他当着我的面画过一只大公鸡,公鸡尾巴上的毛是很粗的几笔,我以为这几笔肯定是很潇洒的"哗哗"几笔就勾勒出来的,其实不然。每一笔的运笔都非常的慢,每一笔都至少要好几秒钟才完成。而且他非常注重墨色的运用。他用墨非常精细,总是把每一笔的墨全部用光,才会去洗笔。当画完一幅画的时候,他笔洗里的水还是清澈的。能够把墨用得如此巧妙、精致、节约,真是太神奇了!

每画完一幅画,他就把这幅画挂在一根绳子上,然后自己就坐在绳子对面的一张躺椅上,仔细地观察。半天之后又把画拿下来,仔细地修改填补。他是非常精益求精的一个人,并不是噼里啪啦几分钟画完了,就说你拿走吧。他一个上午只能画三到四张画,而且平常审视自己的画的时间就更长了,等于是在研究总结自己这一张画的得失。这样的一种敬业状态让我受益匪浅。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90多岁了,还维持在这样一种兢兢业业的艺术创作中,我觉得真是太了不起了!

此外,齐白石老人观察生活之细致也是非常让人惊讶的。比如有一次,妈妈给他带了几只活的小河虾,他就把小虾放进干净的笔洗里,把脸贴在笔洗上去看。其实我估计他对小虾米已经看过一千一万遍了,可是还要看,看小虾米在水里怎么游动,虾足怎么动,身体怎么弯曲,看了很久很久。

我父亲喜欢捉弄齐白石老人,经常给他出很多难题,比如某个人的诗句,让他照着这句诗来作画,难度非常高。有次我父亲念了一句苏曼殊的诗:"芭蕉叶卷抱秋花",秋天的芭蕉开花,芭蕉刚开花的时候叶子是卷曲的,有点像笔筒的形状,长到一定的程度才散开。这实际上并没有难度,因为齐老画过芭蕉。但是他突然问我妈妈:"我忘记了芭蕉卷曲的叶子是向右旋还是向左旋。"我妈妈也不知道。因为芭蕉长在南方,一时看不到,最后齐老委托我妈妈去打听。

阅读下一篇

如果希特勒打赢二战,这些都会成为现实:揭秘“日耳曼尼亚”计划

1935年,阿道夫.希特勒作为一个独裁集团的元首以后,大权在握,狂妄的他认为当时的柏林与建设太过落后,有必要通过重新规划和建设让柏林超过巴黎、伦敦和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