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之子舒乙:我父亲喜欢捉弄齐白石老人,常给他出难题(2)

2019-10-14 14:56     中国网

丢书把我父亲丢伤心了

我父亲读书一般目的性比较强,基本上是为写作服务。他这一辈子算是职业作家,就是靠写作为生。他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处在写作状态当中,他的生命就是写作。他读的书全是为了写作服务的。解放后他写过一个话剧叫《神拳》,原来有个名字叫《义和团》,写的是义和团的事情。1960年是纪念义和团60周年,而我爷爷战死在和八国联军的斗争中,所以义和团的事情对于我父亲来说是有切身影响的。但是我父亲那时候只有1岁,因此虽然我奶奶和其他亲戚对他的讲述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是他还是需要大量的材料,他要把这些史料买来仔细研究,所以他有很多这方面的书。

我父亲以前也算是藏书家,但是后来书大都毁坏了,伤心了就不藏了。虽然他不富裕,但是在买书方面并不吝啬,而且要买就一定要买好的版本。比如他从英国回来,就带回来非常珍贵版本的莎士比亚全集。但是因为战乱、运动,丢书变成了家常便饭,把他丢伤心了。我们原来在齐鲁大学,抗战开始了大家要逃难,于是我父亲把书委托给大学图书馆收藏。后来学校被日本人占领,书籍全都下落不明。从那以后,他就不再藏书了。

与齐白石老人的接触胜似读书

因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父亲是作家,母亲是画家,我很幸运地接触到很多文艺界名人。他们在读书方面虽然没有明确的指导,但是接触到他们,能够在他们身旁听到他们偶然的谈话,那益处就太大了。因为他们毕竟是一些大人物,他们的言谈举止,他们谈话的内容,让旁听的人受益匪浅。因为人和人确实不太一样,有的人一生庸庸碌碌,而有的人却能在时时处处都大放光彩。跟他们接触,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

阅读下一篇

如果希特勒打赢二战,这些都会成为现实:揭秘“日耳曼尼亚”计划

1935年,阿道夫.希特勒作为一个独裁集团的元首以后,大权在握,狂妄的他认为当时的柏林与建设太过落后,有必要通过重新规划和建设让柏林超过巴黎、伦敦和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