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半年股价腰斩 “网红电商第一股”又摊上事了(2)

2019-10-14 08:54     每日经济新闻
张大奕微博截图

尽管孵化了网红上百名,但张大奕依然是如涵的绝对头牌。招股书显示,在2017财年、2018财年和2019财年的前三季度,顶级KOL贡献的GMV占比分别为60.7%、65.2%、55.2%。其中2018财年和2019财年前三季度,顶级KOL有3名,张大奕排在首位,微博粉丝数比排名第二的大金多665万。张大奕有权从如涵以她的名义开设的在线商店获得49%的净利润。

图片来源:如涵招股书

而除去排名前十的KOL,如涵剩下的103名签约网红9个月贡献的GMV约6.7亿元。算下来,平均每人每月贡献的GMV约72万元。

招股书显示,如涵2017财年的净亏损人民币4010万元;2018财年净亏损人民币9000万元(约合1310万美元)。2019财年前三财季净亏损人民币5750万元(约合840万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2610万元。

如涵上市不到一周后,王思聪也在朋友圈分析了如涵的业务模式。他称如涵所存在的三大问题包括:首先是因营销费用占比过高等所造成的亏损;其次则是网红具有不可复制性;最重要的是如涵的模式"说白了没有验证成功,也没有证明出自己可以培养出新KOL"。

图片来源:王思聪朋友圈截图

以下为王思聪朋友圈原文:

1.亏损(2018年毛利3亿但履约费用1亿元,营销费用1.46亿元,综合管理费用1.3亿元,加上其它营业收入71万元,导致总运营亏损7235万元。收入是有的但是钱花得也莫名其妙,特别近1.5亿的营销费用令人费解,花这么多营销费用那KOL的意义何在;如果停掉这个营销费用业绩又会如何?)

2.不可复制性(签了一百多个网红,但是就一个张大奕在2017财年和2018财年以及2019财年前三季度分别占据了收入的50.8%、52.4%和53.5%。这是多么不健康的比例)。

3.如涵的网红孵化、网红电商、网红营销模式说白了没有验证成功,也没有证明出自己可以培养出新KOL。

(封面图片来自摄图网)

阅读下一篇

美国审查抖音海外版TikTok 是给市场经济“捅刀子”

【文/科工力量专栏作者陈兴华】上线短短两三年时间,短视频应用抖音不仅风靡国内,在国际市场也不断攻城略地。抖音海外版TikTok被认为是中国科技公司制造的第一个全球爆款,风头甚至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