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突遭土耳其军队炮击!更大的事或将发生......(4)

2019-10-13 05:44     瞭望智库

再往里面深入就剩下沙漠不毛之地了,实际上等于把库尔德武装控制的核心区抹去大半。

一旦土耳其实现目标,叙利亚库尔德势力将被大大削弱,这样,可能在土耳其的下一次类似行动中被连根拔掉。走投无路的SDF有可能干脆去投奔巴沙尔。形势如此发展,此区域的美国势力相当于被扫地出门了。

正是出于此种考虑,在特朗普作出撤军声明后,共和党多位高层罕见地和民主党站在统一战线,批评此举“危险”“草率”,变相鼓励土耳其入侵。

面对铺天盖地的指责,特朗普10月8日在推特上警告土耳其:不要行动“过火”,不然美国将“彻底摧毁”土耳其经济!“我以前就这么干过!”

特朗普说话向来比较夸张,不过,如果土耳其此次行动超过美国的容忍范围,美国搞个制裁,或是从土军武器装备的大量零备件上“卡脖子”,难度不算大。

埃尔多安的压力不仅来自于美国。

首先,可能引发国内乱局。

此前,在美国的压力之下,SDF并没有真的放开手脚、拼死一搏。若是SDF真的走到穷途末路,一直无间断开展武装活动的土耳其国内库尔德工人党游击队自然深感“唇亡齿寒”,势必会加紧在土耳其国内的东南部各种袭扰活动。

其次,战争规模扩大,战果很难保持。

举个例子,“橄榄枝行动”结束后,土耳其将阿夫林并入安纳托利亚省,并实试图从文化、政治、经济和司法上“土耳其化”。

然而,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内部派系众多且良莠不齐,占领阿夫林后,爆发了大规模抢劫事件。后来土耳其派出宪兵才制止了混乱。目前,阿夫林当地的警察由土耳其人充当。

考虑到未来战线漫长而地形复杂,土军如果不能在这一地区保持足够的兵力,只依靠仆从军,恐怕非常困难。即便实现控制,早晚也难逃被蚕食掉的结局。

要加大对国内库尔德地区的镇压力度和向叙利亚控制区驻军,无疑将给国家经济包袱加码。要知道,埃尔多安的政治基础就是过去执政时期让土耳其经济腾飞,现在,已经忍受了几年经济萧条之苦的土耳其民众对其不满日渐上升了。这种状况跟埃尔多安追求的效果截然相反。

还有一点很值得注意,9月,埃尔多安又一次在土耳其军中发起肃清,逮捕了一大批军人,由此可见,军内反对埃尔多安的势力仍然存在,将不可避免地严重影响土军作战能力。

埃尔多安这次派出统军的将领是否都是自己放心的?这一点非常重要。介于土军兵变的历史,如果将一支重兵委于异己之手,一旦战况不利而国内民怨沸腾,后果很严重。可是,如果真的把心腹将领都派出去了,看家的这些部队要是利用国内形势有了点想法,又该如何是好?

因此,对埃尔多安来说,最理智的打算就是“见好就收”——建立起“安全区”,尽量遣返原籍此地的难民,做到这两点就该知足了。否则,美国政府在自己国内的政治压力之下对再有所动作,土耳其国内的不满进一步上升,被打红眼的库尔德势力再来个里应外合,就得不偿失了。

美国官员越来越担心,随着土耳其攻打叙利亚,负责看守ISIS武装分子的库尔德人将忙于应战,这可能导致成千上万的ISIS武装分子从叙利亚的监狱逃出来。10月9日,土耳其对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武装组织发起军事行动。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美国防部的一名高级官员在9日表示,土耳其对叙的攻击已经对美国打击ISIS的行动产生了“负面影响”,挑战了美国在叙利亚建立的地方安全部队开展稳定行动的能力,以及叙利亚民主自卫队(即库尔德人)看守ISIS武装分子的能力,以至于美国对ISIS的打击行动实际上已不得不停止。

阅读下一篇

德国犹太教堂枪手是在军队服役时学会枪械使用

据俄罗斯卫星网12日报道,德国媒体周五早些时候报道称,在德国哈勒市制造致命枪击案的27岁枪手斯特凡·巴利特(Stephan Balliet)在经过数小时审讯后承认,他的动机是反犹太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