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次用DNA技术确认无名志愿军遗骸身份(3)

2019-10-11 14:34     环球网

今年清明节期间,陈虎山接到了老家吉林省延吉市有关部门的电话,对方说正在寻找志愿军烈士陈曾吉的家属。经过反复确认,并进行了DNA的检测比对,最终确定22号棺椁装殓的就是烈士陈曾吉,也就是陈虎山的大哥。

在认亲现场,一身戎装的陈虎山带着家人在英名墙上寻找着陈曾吉的名字。在这面环形的英名墙上,刻有19万多抗美援朝烈士的姓名。看着大哥的名字,陈虎山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根据安排,家属们去地宫看望烈士棺椁,说一会儿话。陈虎山一看到陈曾吉的棺椁,就扑上去一把抱住,大哭起来:"大哥,我和妈妈盼你盼了70多年,你终于回来了……妈妈1997年去世,走的时候很安详。全家继承你的遗志,我也参加了志愿军,侄子辈有6人参军……国家没有忘了你,我们终于团圆了。大哥,你安息吧,我还会来看你……"

陈曾吉的遗物用绸缎布包裹着。打开包裹,其中有一幅木框相片被擦拭得一尘不染。照片上的战士,年轻俊朗的面庞,手握钢枪,英姿飒爽。

烈士许玉忠连张照片也没有留下来。他的侄子许同海说:"我年轻时的照片,妈妈看了说,跟你三伯真像。"

许玉忠是河北省青县人。1921年生,1951年5月牺牲,是志愿军第60军181师543团的一名副班长。

他的侄子许同海、许同桥、侄孙许刚明赶到沈阳认亲。在英名墙"许玉忠"名字前,他们摆上从老家带来的一抔黄土、一把小枣、一捧花生、六个苹果。

"三伯是吃着老家的枣子、花生和苹果参了军,"64岁的许同海说,"现在三伯回来了,再尝尝老家的东西、摸摸老家的泥土吧!"

许玉忠牺牲时,许同海还没出生。许同海小时候有一次到邻村去,听到一位从朝鲜战场回来的老兵向爸爸讲了三伯牺牲的事情。"老兵说,战斗中,一声令下,连队就冲上去了。冲锋前,许玉忠说了四个字:来世再见。从此,人再也没回来。"许同海说,家里现在只有许玉忠的一件遗物,是一张解放战争时期的立功报喜书。

阅读下一篇

对付香港暴徒 这位英国人支了些狠招

【综合/观察者网童黎】 香港开埠以来任期最长的刑事检控专员、英国大律师江乐士(Ian Grenville Cross)退休后仍心系这片土地,积极为香港政府如何对付暴徒支招,建议将非法集会最高刑罚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