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次用DNA技术确认无名志愿军遗骸身份(2)

2019-10-11 14:34     环球网

据退役军人事务部介绍,这次用技术手段确定烈士身份和亲属情况,是褒扬纪念工作的一个新领域、新突破,也解决了一系列技术难题。

从2014年以来,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的科研团队分期分批对烈士遗骸DNA样品进行采集分析。这些样品由于在战场上掩埋,加之长年累月雨水、微生物等环境因素侵蚀,对DNA提取和分析鉴定带来极大挑战。科研人员怀着尊重每一位烈士的精神,夜以继日工作,筛选了三四百个配方,最终解决了烈士遗骸DNA提取的这一关键难题,并建立数据库,为烈士身份鉴定和亲属认亲奠定了基础。

认亲仪式上,退役军人事务部向烈士亲属颁发了亲缘鉴定证书。许玉忠烈士的鉴定证书上这样写着:经DNA比对分析,支持506棺椁内编号为10506遗骸样本所属个体与许同海、许同桥、赵春海、赵春河存在生物学亲缘关系。在排除外源干扰的前提下,综合辅助资料,支持506号棺椁遗骸属于许玉忠烈士。

离家还是少年身,归来已是报国躯

陈曾吉烈士是这六名烈士中最早牺牲的一位,1950年牺牲时只有20岁。他的弟弟陈虎山携多名亲属赶到沈阳"认亲"。在82岁的陈虎山记忆中,哥哥永远是那个英姿飒爽的年轻模样。

"哥哥是家里的老大,大家都听他的话。他作战勇敢,参加过解放战争很多大的战役,辽沈战役、渡江战役,一直打到了海南岛……"陈虎山声音嘶哑,"他最后一次来信是1949年从海南岛寄来的,之后就音信全无。"

多年后,陈虎山的五叔、也是志愿军战士的陈凤万回国后告诉家人:陈曾吉牺牲了,再也回不来了。

"大哥牺牲了,全家都很难过,妈妈最伤心,成天哭,总是念叨。"陈虎山说,每逢过年、八月十五,妈妈都会在饭桌上给大哥盛一碗饭、摆一双筷子。

阅读下一篇

对付香港暴徒 这位英国人支了些狠招

【综合/观察者网童黎】 香港开埠以来任期最长的刑事检控专员、英国大律师江乐士(Ian Grenville Cross)退休后仍心系这片土地,积极为香港政府如何对付暴徒支招,建议将非法集会最高刑罚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