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解决万安滩事件的最佳选择(2)

2019-09-19 17:13     海外网

万安滩地理位置示意图(图源:南海战略态势感知)

越南单方面在万安滩水域进行油气开发活动,侵犯了中国享有的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即便认为有关水域是中越的争议海域,越南的单方油气开发活动也违反《公约》对于争议海域内当事方权利义务的明确规定。《公约》第74条和第83条明确争端当事方"应尽一切努力作出实际性的临时安排"。从国际司法和仲裁实践来看,那些"对海洋物理环境造成永久改变"的单方活动,特别是对油气资源的实质开发,会被认为违反《公约》上述义务。

因此,本次事件的是非曲直非常明确,即越南违反国际法的单方开发活动挑起了事端,并不断采取使争议升级的举动,而中国的行为是克制的,同时也是符合《公约》及一般国际法实践的。

二、由直接有关当事方谈判协商解决和管控争议是中越两国的共同且唯一选择

实践一再证明,第三方介入只能使南海争议陷入更加敏感复杂的境地,无助于争端的解决,直接当事方谈判协商才是处理和管控争议的最佳途径。

南海仲裁案就是典型的反面例证。南海仲裁案不但没有妥善解决南海问题,反而使中菲关系遭遇重大挫折,给地区稳定带来冲击,其失败是必然的。南海争议有其独特的历史实践和现实困境,许多问题并没有成熟的经验可借鉴,国际法规则的适用也面临过去从未遇到的问题。如历史性权利问题,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远不具有本地区如此漫长的历史实践,而不论是中国与周边国家在国家管辖方式方面,还是南海地区的地理情势方面,都具有独特性。解决上述问题,需要地区国家在长期管控争议和务实合作中不断探索出既尊重历史事实,又符合各方共同利益的解决之道,丰富国际法实践,推动国际法理论发展。在不充分了解、尊重地区国家历史实践的情况下,生硬套用其他国家所谓"经验",其结果不但曲解《公约》及一般国际法的精神和内涵,无法得到尊重和执行,给国际法治造成负面影响,也给地区和平稳定带来了重大负面影响。殷鉴不远,值得深思。

阅读下一篇

美议员提涉西藏法案 耿爽:西藏事务不容任何外国势力干涉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019年9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以下为部分实录。记者问:近日,部分美国议员向美国会众院提交“2019年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