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3)

2019-09-01 01:00     新浪

2006年9月11日,甘肃兰州,来自甘肃定西市通渭县平襄镇的青年妇女,因自己结婚多年不孕,居然对其表姐托付给让她代管的2岁女孩,进行长达两多月的虐待和殴打。图文无关,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在工作中,我逐渐地了解社工的伦理和价值观,也越来越认可这些。

两年前,我接到一个求助电话。求助人是一个在外地的女性,她长期受丈夫家暴并囚禁。某一天,她一丝不挂地逃出来,躲到了闺蜜的家里。她在网上寻找反家暴的机构,四处打电话。我接到她的电话后,觉得情况比较棘手,就打电话给冯媛老师求助。冯媛是著名的反家暴活动家,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共同发起人之一。

女事主求助当天的凌晨,家暴施害者就找到了她,堵在了电梯里。那个时候我和冯媛老师已经找到当地的律师和社工,组建了微信群,进行跨区域的联合行动。经历了很多惊险,那个家暴受害者最后离婚了。但是,仍然被丈夫利用孩子进行威胁,逼她回去。有时候她会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回复过去,没有声音。我们需要在法律上援助,在精神上给她赋能。

冯媛老师对那次救助进行了总指挥。她常常说自己是杂家,在我眼里,她是一名很专业的社工。在她身上,我看到一个有情怀的公益人是怎么去帮助受困的妇女儿童,同时能圆融地利用各种资源。

我曾经见过一个受家暴的女性,她的眼睛被打得肿得像桃子一样,浑身无力。作为普通女工,她一个人挣钱供两个女儿上学,丈夫常年在家不工作,还对她打骂。有一天她逃到妇联,不敢回家。听她的叙述,家里很危险。我和妇联的工作人员一起陪着她回去。开门后,我见到一个很瘦小的男人。他见到我们就缩成一团。在体力上,他很弱小。但是在受害人眼里,那就是一座山,永远无法翻越。社工的工作强调“案主自觉”,对受害者赋能,唤醒自强的意识。如果她的力量被唤起,觉得有能力保护自己了,我们的工作就到位了。

有人对我说,“在反家暴的事业中,太少男社工了。你能留下,很稀有”。在性别平等的事业里,缺了男性参与,有可能实现男女平等吗?如果男性只是旁观,女性再提倡,最终也不可能实现平等。男性的优势和视角很重要,能帮助家暴受害人换一个角度审视异性,即天下也有尊重女性的男性,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有暴力的。

但是,也并不是所有案主都信任社工。

曾经有个大学女教师被家暴,夫妻吵架,丈夫掐着她的脖子,还用刀砍,2岁的女儿目睹了整个过程。女教师报警了,施害人被刑事拘留。

那个时候,我作为社工试图介入。我和同事通过社区的联系在医院找到了受害人。她不清楚我能做什么,病房的两个警察担心有舆论的压力,非常警惕地问,“你们哪里来的?谁让你来的?”我跟受害人解释,我们可以为她做法律援助,心理疏导,孩子的应激创伤治疗等。她还是不清楚,我们社工是干什么的。我反复澄清,能做什么,要做什么,而且不收费。但她认为社工干不了什么事情,我们也很难介入更多。

有些个案,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最后发现还是在原点。曾经在某个无助的深夜,我发了个私密的朋友圈,只有我自己看得见。我写:“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找不到地方,更想哭,只想哭”。

我也做过对男性施暴者的矫正教育,这个领域是反家暴行动中非常欠缺的。

2017年,一个施暴者把女朋友掐得翻白眼,差点没活过来。他觉得自己应该改了,给我打了电话。有时候,男的施暴者会认为,男人能理解男人。我通常不会对这样的期望直接给予回应,而是尽量做一些常识性的工作。两个月的课程后,他给我发信息反馈说,能对情绪做出良好的控制。事实上,效果很难说。也许下次,在相同的情景,他仍然会用暴力。

我现在反省,在反家暴的模式中,过多使用柔性的策略和普法说教未必有效。

曾经有一个受害人强烈希望社工和施暴者接触,提供矫治教育。施暴者曾经一手提着煤气罐,一手拿着打火机,要烧死老婆,他还拿过刀。我和他约在社区的党群服务中心见面。我和同伴提前到了,坐在靠门的位置,心里预设,万一有危险,就夺门而逃。我们的前面还摆了很宽的桌子,防止他有攻击行为。我还带了自制的辣椒水,现场还有保安。除此之外,我们还把奖杯等硬的东西收起来了,怕成为他的凶器。窗户也关上了,防止他情绪激动的时候跳楼。

那个施暴者认为,一切都是老婆的错,要用非常残忍的手段,让她知道怎么做人。我尽量表示诚恳,表示对他的人是接纳的,对他的家暴行为是不接受的。慢慢地,他的精神松弛了,双方有了进一步讨论的可能。他非常健谈,后来说了一句,“老婆还打过我一耳光”。我觉得机会来了,就说“打得好”!他呆住了,因为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过。我启发他,让他体验到被打的震惊和羞辱,他是否想过别人也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否有过反思?

但是,对施害者的矫治并非一两次反思就能改变。扭转认知,改变价值观,是很久以后的事情,警察干预是第一步的,也是最有威慑力的。心理咨询师对行为矫治,那是后话。

阅读下一篇

真睡美人 哥伦比亚17岁少女最长可昏睡70天

原标题:真睡美人!哥伦比亚17岁少女最长可昏睡70天图源:纽约邮报海外网10月31日电 《纽约邮报》30日报道称,哥伦比亚17岁少女托瓦尔(Sharik Tovar)经常沉睡不醒,最长昏睡天数达70天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