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2019-09-01 01:00     新浪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

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不高,男性从业者比较少。就算是公益机构的社工也习惯否认自己的身份,害怕社会上鄙视的眼光。

有一次我参加了一场台湾反家暴专家的培训,课堂上播放了一段音频,内容是一个美国小女孩拨911报警,讲述妈妈的男朋友打她、她的妹妹和她的妈妈。那个过程,让我听得很揪心。台湾和香港在反家暴方面有比较成熟的社工经验,例如对目睹家暴儿童的心理创伤治疗、帮助受害人成长、对施害人矫正救治、恢复亲子关系等。那一刻,我产生一个念头——这是我想做的事情。

2017年2月,我加入了XX市家庭暴力防护中心。XX中心有10多个员工,总部有3个人,其余的人在本地不同区域的服务点办公。我对中心的全部个案实施督导。所谓的督导,就是社工中的社工。

现在我们所在的城市基本已经实现社区社工全覆盖,但是,社区社工很少深度介入家庭暴力个案,一般是以各级妇联的工作人员、婚调员或者律师为主。一些公益机构的社工做项目比较多,例如去学校、社区做预防家庭暴力,防范校园暴力的的讲座,这些服务相对更容易获得资助。资助个案服务的项目很少,但是,我喜欢做个案,我想帮助具体的人。

小时候,我家乡的村庄路边曾有个被遗弃的女婴,她只有几个月大,脚有残疾。我记得好多人去看,我爷爷也去喂她稀饭。但后来女婴还是活活饿死了。那个小生命,让我的心很受折磨。全村的活人,却让一个婴儿活活饿死了,太罪孽了。现在,我有机会救助未成年人,感觉像给那个女婴还债。

因为家暴具有隐蔽性,未成年人受暴是更难以为外人所知。有的男性伙伴在妇女反家暴领域深耕多年,后来投身了未成年人保护的领域。

做社工,容易到处管闲事。就算在大街上走着,看到有家长打孩子,我都会上去干预。有一次,一个父亲在儿童医院的路边对孩子扇耳光。那种动作,盛气凌人,像在展示父亲的威严。我大声叫停,那个男人很凶地说,“你走开,我知道怎么教育我的孩子”。这类父母太多了,所以需要有情怀的关键人物来带动公众和社会的进步。但是也不要太高看自己,现实太多困难,每个人只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一些正确事情。社工,只是一个标签,背后是服务大众的使命。

2017年5月,我的朋友在某个公园散步,常常看到一个男童和他的姥姥。某一天,一个男子殴打那名男童,用皮带抽,然后抱起孩子,把孩子的头往墙上撞。很多人围观,虽然有人说“打得太狠了”,但是没有人报警。

过了几天我朋友才告诉我这件事情。我着急了,“你们怎么不早点和我说,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接下来的周末,我让朋友陪着我去公园,找到了那个姥姥和孩子。老人说,孩子才9岁,母亲已经离婚,在当地酒吧工作,打孩子的男人是母亲的男朋友,无正当职业。孩子的母亲说,要么把孩子卖掉,要么把孩子带回老家,扔在前夫家门口。老人虽然心疼外孙,可是自身难保,无力抚养。在老家,她长期被丈夫家暴。好几次逃跑到救助站,最后又被遣送回家。这次又逃出来,躲在女儿的出租屋,帮忙看孩子。老人的丈夫放言,绝对不许把孩子带回家里养。

孩子的母亲幼时是目睹家暴的儿童,长大后,也成了一名家暴施害人。老人说,2017年3月,孩子母亲用脚踹孩子,致使他撞到桌角,头破血流;平时还用手机充电线勒住孩子的脖子,把他吊起来,孩子几乎不能呼吸。

在现场,我看到了孩子的头部、脖子和臀部都有伤痕,就拍了照。孩子姥姥讲述家暴的细节也拍了视频。掌握了初步证据,我们委托公益律师报警。派出所出警了,但是说“找不到地址”,无功而返。我亲自去出租屋确认了地址,再次去找派出所。

走到门口时,我犹豫了。为什么犹豫呢?因为我只是一名社工,做多少才合法、合理、合格?我已经报过警,算是尽了强制报告的义务了。那个时候是周末,天黑了,是晚饭的时间了。我在心里给自己找借口。后来,我给北京反家暴的专家冯媛老师发了一个微信,问还要不要报警。发完之后,我就笑了。是否报警,要不要担当,存乎一心。我问冯媛老师,幻想着她会回复“你很辛苦了,不要跟进了。按照法律规定,你做得足够了”。我明白,这只不过是我在转嫁责任而已。

没等她的回复,我直接进去派出所。那一刻,我觉得自己作为社工,已经断奶了。很多时候,警察就说一句话,“这个事情就这么处理了。”有时候,某些领导也会说,“这个事情不要管了”,社工还敢争取事主的权益吗?要愿意去做,有能力去做,敢于做,满足了这三个条件,才能体现专业性。

阅读下一篇

特警一枪击毙地铁劫持案歹徒,全过程首曝光!

原标题:特警一枪击毙地铁劫持案歹徒,全过程首曝光!据南国早报客户端8月30日消息,8月9日下午5时许,南宁地铁1号线新民站,有一名男子挟持一名年轻女子,由于该犯罪嫌疑人举刀企图对人质实施伤害,民警果断开枪将其击毙,成功解救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