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这帮自诩“勇武”破坏香港的暴徒到底啥货色?

2019-08-20 08:40     环球网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范凌志赵觉珵】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付国豪13日于机场遭示威者禁锢、殴打,警方19日于青衣拘捕一名23岁姓毕女子,因其涉嫌非法禁锢及伤人,现正被扣留调查。据香港媒体透露,该被捕女子为绰号“占旺女村长”的毕慧芬。之所以有此绰号,是因为毕慧芬曾在2016年正月初二的“旺角暴乱”中被控参与暴乱。2019年7月10日,毕慧芬到玛嘉烈医院索取医生证明以参加绝食行动被拒,情绪激动下拳打女保安员脸颊,并拒绝向到场警察出示身份证,因此被控“普通袭击罪”及“抗拒警务人员罪”。

毕慧芬(图源:香港“东网”)

赖云龙。(图源:星岛日报)

另一名近日被警方控制的暴徒赖云龙曾在13日举着美国国旗反复用旗杆追打躺在担架上的付国豪,19日,赖云龙在香港的东区裁判法院提堂,其申请保释被拒。

讽刺的是,毕慧芬、赖云龙之流的暴力成性到了反对派口中,有了一个听上去很“燃”的名字:“勇武”,“勇武”在汉语中的原意是“勇猛威武”,《汉书·平帝纪》中就有“举勇武有节,明兵法”的表述。然而,“勇武”这个词在香港当下的社会环境中,却完全违背了其原义,执着于诉诸暴力、借集会游行大搞破坏的示威者将自己封为“勇武派”,到底什么是“勇武派”?他们企图得到什么?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两个月来香港发生的多次游行中对其做了近距离观察。

全副武装只为诉诸暴力

一种说法是,“勇武”是被“港独”势力称为“国师”的陈云最早提出的,他曾公开宣称“要用仇恨才可以快速动员教育程度低下及社会的边缘人士加入政治行动。”眼下香港暴力行为中的急先锋,似乎个个都符合他的要求。

全身黑衣、黄头盔、防毒面罩、护目镜、尖头伞加登山杖,配上亢奋的嚎叫,这是所谓“勇武派”最具代表性的画像,全副武装的他们目的只有一个:暴力。尽管香港夏天天气炎热,但一些“勇武派”还会佩戴保护肘部、膝盖和躯干的护具,有些人怕被“下黑手”,还会用防刺材料包裹腹部。用透明塑胶袋缠绕手臂也是他们的惯例,因为一旦挨了辣椒水,手臂很容易火辣难忍。

他们几乎每次都窜在游行队伍最前边,完全无视警方事先允许的游行路线,一旦抵达其袭击目的地就开始毁坏摄像头、投掷杂物并恐吓引起其怀疑的路人。据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观察,在警察到来前,“勇武派”可以熟练地拆卸下人行道的栅栏,并将它们三个一组绑成三角形路障,还会将竹竿穿过多个垃圾桶摆在路中间作为路障,然后撑起雨伞或游泳浮板与警方对峙,并不断挑衅,在己方力量占优时,“勇武派”会更加嚣张,他们会向警察投掷砖头、铁棍等物,甚至围攻落单的警察。在多次警方“清场”后,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都能看到人行道上的砖头已被掘出,准备用来向警方投掷。在暴动现场,成群的“勇武派”看上去黑压压一片,邪气十足,给人一种明显的压抑感。

全国政协委员、港专校长陈卓禧19日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专访时表示,在所有卷入香港近期局势的年轻人中,“勇武派”是最极端、最激进的一部分,他们是整个暴力行为中的最核心人物。

阅读下一篇

敏感时刻,莫迪去了中国的这个邻国!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印度总理莫迪很忙。在克什米尔问题不断发酵的敏感时刻,他离开印度,对中国一个相对陌生的邻国进行了一次重要访问。当然,这也是印度的邻国。这个邻国,就是不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