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百名死囚生前对话:“杭州纵火保姆”至死无悔意

2019-07-29 03:39     网易新闻

(原标题:我和百名死囚的谈话记录:生命尽头,人性尽显)

我叫杨旭东,曾经在死刑犯监区做了十几年管区民警,主要就做了一件事:每天和死刑犯谈话,救赎他们失控的灵魂。

不是为了原谅,而是希望他们最后留下的是悔意。

我曾和近百位死刑犯有过深入的交谈。他们有的桀骜不驯死不悔改,甚至扬言想要越狱;有的知道刑期将至抑郁难忍试图自杀;有的见到父母妻女痛哭流涕充满歉意;有的幡然悔悟放下心结坦然面对终局。

这些人,强行剥夺了他人生命,不仅毁了别人的幸福亲情,也让自己的家庭支离破碎。

我也从来没觉得死刑犯是可以被原谅的,但人非草木,有时还是会动容。有天,当我上班换好警服来到死刑犯监区,一个年轻的男服刑人员见到我就痛哭流涕地说:

“我即将走向刑场,拜托你告诉我妻子,今生今世我不配做他的丈夫,让她另外再找个人过生活吧。”

我想起昨天下午跟他谈过的话,谈的是他妻子患了重病的事情,谈话时,这位抢劫杀人犯始终保持沉默,没有任何言语,我以为他铁石心肠,无法感化,没想到一大早他就向我如此告白。

我心里怔了一下,皱着眉头仔细打量他,发现他一夜之间似乎老了许多,短短的发根泛出了隐隐的白色。

那一刻,我发现,原来世间任何一个人,作为小小的生命,哪怕是这般凶残的杀人犯,内心也有着同样的脆弱,只是每个人脆弱的位置不一定相同。

对于所有悲剧来说,死刑犯监区是他们的终点站。而我,天天都守在这座终点站,安抚他们原本邪恶躁动的心灵,尽可能地让善意回归,救赎灵魂,然后送他们安静地离开这个悲欣交集的世界。

初入高墙,满满的窒息感

1968年,我出生于杭州的一个老城区,生性好动,从小爱打抱不平。我家旁边有个派出所,每天看见警察们穿着白色警服进进出出,心里油然生起崇拜,所以我从小就有一个做警察的梦想。

1992年,通过努力,我如愿成为了杭州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的一名特警,在特警队度过十二年激情岁月之后,2004年的时候,我被调动去了杭州市看守所,这才开始了我与死刑犯的面对面接触,起初我还有些不太适应。

阅读下一篇

周鸿祎达美航空中断飞行:因机组需要准时下班

周鸿祎达美航空 7月27日,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吐槽美国达美航空因机组需要准时下班,中断飞行,降落其他城市。达美航空客服表示:这种情况不经常发生,很多年没有遇到了,依据航空法律的规定,空服人员必须有足够的休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