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骑手维权困难重重:一天2起事故 半年5人死亡

2019-07-27 03:11     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零工”骑手维权困难重重)

Alpha(阿尔法)法律智能操作系统中,以“美团骑手”为关键词得到的数据图表。2016年到2018年,案件数量逐年上升

“一天两起事故,半年五人死亡”,上海市交警总队公布的数据背后,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调查发现,由于缺乏相应保障,事故发生后,骑手特别是“零工”骑手的维权困难重重。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查看外卖骑手交通事故案件时,事故中外卖骑手负责的占大多数;在案件审理时,赔付伤者的主体往往互相推诿;判决结果中,外卖骑手本人赔付、保险公司赔付、派遣公司等赔付的情况都存在。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近几年来审理了多起涉外卖交通事故案件,其中外卖骑手负全责和主要责任的占八成以上,但因外卖行业牵涉主体较多,法律不明晰以及监管缺位等因素,导致伤者救济面临较大困难。

该院3月审理的一起案件中,外卖骑手将行人王媛(化名)撞伤后逃逸,王媛两处骨折,被鉴定为3级伤残,仅住院医疗费就超过6万元。事后王媛上诉时,根据交警支队提供的监控,认定蜂鸟公司员工承担全部责任。

但蜂鸟众包的开发商拉扎斯公司却辩称,不能仅凭视频资料中的“饿了么”制服就认定是被告公司员工,“市面上很多人私自从网上购买‘饿了么’制服,骑手可能是恶意仿冒蜂鸟配送人员”,并认为该骑手即使是蜂鸟员工,肇事时也不一定是职务行为,因此肇事骑手应承担全部责任。

最后,由于拉扎斯公司未能提供证据,法院判拉扎斯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包括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等共22万余元。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