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金能源火速“包装”再闯IPO 可惜旧疾未消、新病又犯

2019-07-09 17:28     算力智库

一家因大客户依赖、毛利率波动、委外过高而IPO折戟的公司,能否"粉饰"一番重新迈入创业板大门?

5月31日,凯金能源更新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再度向创业板发起冲击。与2018年7月被否时相比,公司各项财务指标明显放大,募资规模也随之水涨船高,从5.98亿元直接飙涨至25亿元。

只是,体量膨胀并不能支撑凯金能源的梦想。算力智库(suanlicaijing)深入研究后发现,不仅此前IPO被否时的单一客户依赖、毛利率波动、委外加工等"旧疾"没有解决,在重新备战中,凯金能源又出现了一堆新的问题:

大量采购石墨化后半成品,自称具备核心技术的制造商,却沦为行业内的"贸易公司"。

与存在关联关系的外协厂商关系密切,任其"白纸一张"却从公司赚取不菲利润。

为了减少委外加工问题,凯金能源将有瑕疵的青海奥阳装入体内,安全、环保问题却未能解决。

"旧疾"、"新病"缠身,"肥胖版"凯金能源的IPO之路能否比前次走得更远?

旧疾仍在:

依然依赖宁德时代

在2018年7月被否时,创业板发审委对凯金能源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单一大客户--宁德时代的依赖问题。

1、报告期内,发行人向宁德时代销售金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较高。请发行人代表说明:(1)发行人称和宁德时代互相依赖的依据是否充分、合理,交易是否具有可持续性;(2)报告期内是否发生与宁德时代销售合同中约定的"专供产品"相关业务;(3)是否对宁德时代及其关联方存在重大依赖。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如今,凯金能源卷土重来,曾经阻碍上市的头号问题解决了么?

答案是没有。

2016年至2018年,凯金能源对前5名客户合计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0.29%、64.52%和71.81%,其中来自宁德时代的收入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3.37%、48.83%和45.57%。

宁德时代销售额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单位:万元

不难看出,凯金能源对单一客户宁德时代的依赖度较高,2015-2018年宁德时代销售收入占凯金能源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在50%以上。

从新增销售额来看,2018年,凯金能源新增主营业务收入6.2亿元,其中宁德时代新增了3.5亿元销售收入,占比高达56%。

更令人不解的是,在连续三年下降后,到了2018年,宁德时代对凯金能源新增销售额的贡献率再次攀升。

宁德时代新增销售额占凯金能源新增销售额的比例单位:万元

对此,凯金能源的解释为,公司于2012年成立,并于2013年开始根据宁德时代的需求研发配制负极材料并小试合格;2014年送样中试合格并成功进入了宁德时代的供应商体系,逐步开始向宁德时代批量供货。公司是最早进入宁德时代负极材料供应商体系的企业之一。

根据公司披露,2015年和2017年,公司两次与宁德时代签订《框架采购合同》,合同有效期均为三年。

这意味着,凯金能源再度闯关IPO的今明两年,也是即将与宁德时代续签采购合同的关键时期,如果未能顺利签约,将对公司业务产生重大影响。

毛利率飘忽不定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毛利率同样是阻碍凯金能源的关键问题之一,可到了2018年,公司依然没能将其解决。

报告期内,发行人主要产品销售价格逐年下降,毛利率持续波动。2017年其他业务利润占净利润比例较高。请发行人代表说明:(1)毛利率与主要产品销售价格的变化趋势不一致、毛利率低于同行业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2)2017年其他业务毛利率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情形;(3)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变动对发行人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的影响;(4)专利所有人的技术背景与技术来源,是否存在纠纷与潜在纠纷。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此次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2018年凯金能源单吨毛利和毛利率逐年下滑,人造石墨单吨毛利从2016年的1.14万元/吨下滑至0.89万元/吨,毛利率从2016年的33%下滑至2018年的24%,两年下滑了9个百分点。

复合石墨单吨毛利从2016年的2.06万元/吨下滑至2018年的0.72万元/吨,毛利率从2016年的37%下滑至2018年的18%,两年下滑了19个百分点。

凯金能源主要产品毛利和毛利率单位:万元/吨

在业内人士看来,毛利率在2018年快速下滑,其实与凯金能源的行业地位有关,当下游存在单一大客户时,其产品的议价能力会大打折扣,无论是上游原材料涨价,还是下游客户压价,公司的盈利能力都将受限。

今日热点
更多
阅读下一篇

华为方舟编译器深入解读:已有45款第三方应用

8月31日,华为方舟编译器(OpenArkCompiler)正式开源,官网已上线,源代码包、二进制包已提供下载,相关文档、演示等资料也一应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