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女生怀孕未却没有查出胎儿的父亲究竟何人(2)

2019-07-06 16:17     凤凰网

赵晴的自述

孙华波告诉每日人物,警方随后又调查了许多与班主任有密切联系的人,包括学校中的一些老师、工人等,"所有能够找到的人基本都查完了"。

孙华波称,从2018年11月案发至今,警方已经调查了大约100人,仍然未果。

孙华波还称,赵晴曾有一次称是家中的某位亲戚对其实施侵害,警方于是对赵晴的家人也展开了调查。

赵晴的姐姐向每日人物证实该民警说法,赵晴的舅舅、姐夫、舅老爷等男性家属都被警方调查过。家中患病两年、半个身体无法行动的姥爷差点也被要求抽血做亲子鉴定,后因身体不便没有执行。

赵晴的舅舅表示,好几个被赵晴说出的"嫌疑人"都是曾经批评过她的人。赵晴的姐姐说,家人也不明白为什么赵晴始终不说出实情,"可能是不敢讲"。

为让赵晴放松下来,孙华波曾安排赵晴在威县当地做过两次心理辅导。2019年5月前,他还和另外两位女警察一起,陪着赵晴及其母亲到山东济南玩了一天。

赵晴的父亲表示确有其事。他告诉每日人物,今年5月14日,孙华波和他带着赵晴专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看心理医生。赵晴父亲说,检查结果显示赵晴并没有心理问题。

赵晴父亲的反映材料

赵晴的姐姐说,去年11月赵晴被确诊怀孕前,曾几次说过胃痛或者肚子痛,但家里人并没有发现赵晴什么特别的征兆,"只是感觉赵晴突然胖了一点"。

赵晴的父亲长期在外打工,并不知道女儿的这些变化。但因为赵晴的事,这一年来他都回到老家务农。

赵晴的舅舅曾联系过律师希望介入,但因警方一直没有找到真正的施害者,所以律师后续没有跟进。

今年年初,他想办法让赵晴转到了邢台的另一所小学。如今距离报案快过去近八个月,赵晴已经小学毕业。9月,她即将升入初中。赵家人希望警方能尽快给他们一个交代。

对此,孙华波向每日人物表示:"威县公安局已做了大量工作,并由检察机关监督指导,正在积极办理。该案尚在侦破阶段。"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