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舞居然能入奥,奥运项目越来越网红了?

2019-07-02 10:19     观察者网

原标题:霹雳舞居然能入奥,奥运项目越来越网红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潘攻愚】

北京时间6月26日凌晨,国际奥委会(IOC)全会一致通过了一项临时草案,其中包括将霹雳舞列入2024年巴黎奥运会项目,和霹雳舞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个项目,分别是滑板、冲浪和竞技攀岩。

由于滑板和竞技攀岩已经确定要在明年的东京奥运会首秀,所以这次通过的草案即便还要等到2020年12月才能由IOC执委会最终确认,基本上也只是“例行公事”,但其背后代表的风向,却颇耐人寻味。

尤其对整个国际舞蹈届来说,霹雳舞入奥的新闻哪怕不算是“晴天霹雳”,也有一颗深埋的地雷被引爆的感觉。

有趣的是,消息公布的时候恰逢歌唱舞蹈界的天皇迈克尔杰克逊逝世十周年,有一种巧合般向他致敬的感觉。

在西方流行音乐史上迈克尔杰克逊是个无论如何也要占一章的人物。如果读者有兴趣阅读他的个人传记,就会发现各个版本虽然对他的生平记载会略有差异,但基本都会有这样的语句:“他开创了歌手的MTV边唱边舞的时代……”

当年杰克逊的moonwalk现在变成了霹雳舞的基本功

毋庸置疑,在杰克逊之后,霹雳舞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他几乎重新定义了地板旋转(floor spin)和柔式快踢(fast footwork),把小腿的运用发展到了极致,进而把这个在美国西海岸黑人社区流行的野生田园霹雳舞(原本融合了大量小混混用来斗殴的中国武术动作)提纯,放到了流行音乐的舞台上。

然而时过境迁,今天的霹雳舞和90年代初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其差异不亚于宋代的蹴鞠和现代足球的分别,比如摇滚步(Toprock)、大地板(Power-move)、定点(Freeze)和翻滚(Flip)在90年代初尚未真正成型。

霹雳舞这个舞种,说实话对中国的90后和00后已经稍显陌生了,但是对生在70年代中期出生的那一批来说,霹雳舞却有着独特的意义,他们是第一批生理意义上的青春期和改革开放大潮相重叠的人群,八零年代的青春记忆往往和很多西风东吹的新生事物紧密相关,相比饮食衣着,霹雳舞给当时的年轻一代的娱乐生活注入的活力,更有资格让当时的50甚至60后宣告老去。

80年代的霹雳舞热潮

也就在那个时候,一个在北方很潮的歇后语变得更加流行:歇了虎子吃了烟袋油子。说的是壁虎吃了烟袋油浑身抽搐的感觉,就是当时的老一辈嘲讽小青年跳霹雳舞的感觉。

于是哈尔滨舞王孙红雷相时应运而生,从流传的视频来看,他的动作编排和音乐节拍的掌控,吊打现在的某些流量网红也不成大问题。

那么,80年代红遍大江南北的霹雳舞为何说对现在的90后有些陌生了呢?主要是它的舞蹈形态发生了改变,继而引起了概念上的“白马非马”般的变化,取而代之的是近十几年兴起的“街舞”,以及其广义上的延伸,如爵士舞、雷鬼、嘻哈等等。

所以你要问霹雳舞和街舞有什么区别?查各种xx百科是没有什么用的,现实情况就是两者不再有什么统属关系,逐渐趋同化,内涵区隔也模糊了,基本也就同义了。

以上海徐汇、长宁和黄浦三区各大舞蹈会所来看,他们开设的课程和训练科目中,原来的“霹雳舞”在课程表上已经消失了,代之以街舞和爵士舞。

上海长宁区某舞蹈会所的课程调整

如果穿越到80年代,告诉那时正在热舞的你,说霹雳舞要在三十多年后成为奥运比赛项目,你肯定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实却正在趋近这个看似不可能的“玩笑”。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