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女孩中考前3天被父亲杀害!曾长期遭遇家暴(5)

2019-06-25 10:45     北青深一度

杨瑞立生前写下的求助信

援助

2019年春节后,班主任老师也发现了杨瑞立的异常。她从之前的学校十几名退步到四十几名,老师曾找她谈话,“头发也不洗,目光很呆滞”。

得知她与父亲的矛盾,班主任曾提醒杨瑞立,让她“学聪明点儿”,平时多做点家务,不要和爸爸正面冲突,“真发生矛盾了,你不吭声,可以躲避下”。

杨瑞立主动找给她上过《道德与法治》课的张老师,讲述自己的处境。张老师回忆,杨瑞立除了说学习上的困难,更多还是讲述家庭的问题,“一是他爸爸重男轻女,另一个就是家庭暴力”。

张老师给她进行心理疏导,希望她强大自己的内心、寻找自己的快乐,并且能自信起来。为给杨瑞立鼓劲,张老师见面时总会和她击掌,杨瑞立的精神状态似乎有所恢复,“慢慢地孩子有了笑模样,并且感觉(自己中考)绝对没问题”。

在2019年上半年,杨家的矛盾接近爆发的顶点时,曾有多个部门介入调解。

4月18日,杨瑞立给学校和相关部门写下一封《求助信》。信中她表示:因为我父亲重男轻女和家暴的影响,已严重危害到了我的人身安全和学习生活,造成我的严重不适。

张老师说,他还联系过李美芝和刘梅,希望她们能给孩子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因为介入杨家矛盾,杨爱静曾找到学校大闹,张老师见到了杨瑞立的父母,仅有的一次接触,他看到了杨家父女的落差,“在文化知识,对生活的态度,对未来前途的信心上,他们的差距太大了”。

李美芝当时也向老师们讲述自家情况,张老师坦言,学校没办法帮其彻底解决家庭矛盾,但希望她能勇敢起来。

张老师说,在学校的职责范围内,为了杨瑞立的安全,他们制定了详实的、仔细的流程,老师们协调杨瑞立在校住宿,安排了她喜欢的室友。有一段时间,杨爱静总会在学校门口徘徊,值班老师都会重点盯守,避免发生可能的意外。”

杨瑞立和刘梅去所属街道办事处申请司法调解,一名调解员和一名律师赴村中调解,并将调解结果反馈给刘梅:杨爱静不同意孩子到她身边来,但表态说,会供孩子上完高中,“18岁之后,不一定有能力供她上大学”。

刘梅就此决定不再介入杨家的纷争,她也有自己的担心,“杨爱静说过,等我儿子结婚时,就去闹,不让我家好过”。

在张老师看来,这次司法调解看似是成功了,但其实是在纸里包火,又回到了原点,“一次调解不可能解决根深蒂固的家庭矛盾、家庭认知、社会认知”。

李美芝记得,司法调解之后的4月底,杨瑞立回家过周末,父女二人再次发生争吵。视频中,女儿情绪激动的说:“你不招惹我不行吗?你没虐待孩子,你没打孩子”,李美芝在旁边劝着,杨瑞立对她说:“别折磨我了,我快被他逼疯了”。

视频里,相较于女儿的激动,父亲杨爱静显得很平静,语气也很无奈,杨爱静认为是刘梅挑拨女儿和自己的关系,“你有本事你报警,让外人这么折腾我”。之后,杨爱静将视频发到女儿班级群中。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