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岁多女童由父亲出轨对象照看时死亡 警方不立案(4)

2019-06-12 07:55     新浪

不予立案通知书

刑事复议决定书

邓丽红逐级向上反映,今年4月1日,她向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递交材料,但自治区检察院没有收,工作人员告诉邓丽红,没有立为刑事案件不是他们的管辖范畴。

“派出所的民警说,这就是意外,小孩子掉下来很正常,警方还说,事发时关着门,天知地知陆某知,要么她自己承认,要么有监控录像,不然就是没有证据。”邓丽红说。

“如果接到报案时,形成的证据就足以定罪量刑了,那还要警察干什么?警方最重要的职能之一就是侦破案件。”为邓丽红提供无偿法律援助的律师万淼焱说,“2018年8月,湖南长沙发生了一个与小子琳很相似的虐待儿童案,五岁的女童萌萌被妈妈的同居男友殴打致头部骨折、肺、肝、肾复合伤。也是送到医院后,医生建议报警。在爷爷报警后几个月里,嫌疑人都坚称是孩子在小区玩滑梯时自己摔伤。而且小区滑梯处没有监控,邻居和物管都没有见到或者听到过孩子被打的哭喊等异常情况。但经过长沙警方和检方的缜密侦办,案子被提起公诉,在今年5月底已经长沙市岳麓区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开过庭了。”

万淼焱就小子琳的尸检报告(法医学鉴定意见书)的内容请教了上海、成都等地的多位法医学专家,“专家们认为,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这份尸检报告非常完整,仅依据这份尸检报告,就可以得出小子琳生前极大概率遭受过非自力的人为伤害的结论,警方应该立案。我听了邓丽红的录音,录音里她问检察院立案监督承办人员子琳脸上的淤青怎么解释,办案人员赶紧说’尸斑尸斑’。尸检报告明确写了尸斑的位置,并且是暗红色的,怎么能混为一谈?听录音能感觉到,办案人员也觉得陆某的嫌疑很大,但就是没有采取有效的侦查措施。陆某从事发后只是被做了不具强制性的前期调查询问笔录。我认为,没有立案的原因,就是在小子琳的案子上,南宁警方把立案侦查的标准与定罪判刑的标准混为一谈。”

6月10日下午,津云记者联系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希望向该局详细了解子琳死亡事件的相关情况,工作人员表示请示领导后将给记者回复,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邓某称已与陆某失联否认阻挠妻子追查

子琳出事后,邓某的一系列表现让邓丽红彻底寒了心,他不仅在孩子死后迅速恢复了正常工作,而且言语间似乎还是护着陆某,“我说要去报警,他说我神经病,没事找事,我说我要去找陆某,他说你没有证据,去了也是被打死。小宝死后我问他要大宝的学费,他还是说没钱。”

面对绝情的丈夫,邓丽红选择起诉离婚,“他说如果我继续追查子琳死亡的原因,他就和我争夺大女儿的抚养权。”今年5月15日,邓丽红与邓某的离婚案开庭,邓某同意离婚,但要求获得大女儿的抚养权。

对于邓丽红的说法,邓某予以了否认,“我有什么必要不让她追查孩子的死因吗?我也一直在找这件事的证据,目前还不方便透露进展。”邓某告诉津云记者,他去年8月就和陆某失去联系了,他认为警方知道陆某的去向。记者问邓某是否知道家里有绣花针,邓某表示知道,并称针是用来绣花的。

津云记者也试图联系陆某,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6月10日下午,邓丽红与邓某的离婚纠纷案宣判,法庭准予邓丽红与邓某离婚,抚养权由邓丽红获得,邓某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元,作为婚姻过错方,邓某赔偿邓丽红3万元。邓丽红告诉记者,她本来还想问问邓某女儿的事,但邓某拿了判决结果就走了,她没能和邓某有交流。邓丽红说,邓某有个问题一直没回答她,那就是为什么孩子出事当天意识障碍1.5个小时才送医。

广西妇联表示关注律师希望推动启动刑事侦查

6月10日下午,津云记者联系了广西自治区妇联,询问对方是否已了解到邓子琳死亡事件,自治区妇联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关注到了这一事件,将进一步了解案件情况,并在恰当的时间采取行动,积极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当日晚些时候,南宁市妇联联系了邓丽红,表示将帮助她维护儿童合法权益。

6月11日,万淼焱律师抵达南宁,她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向南宁警方和检方提出针对邓子琳死亡应当启动刑事侦查的原因和理由。“检方和警方此前对邓丽红说过,有些材料和情况只能对律师讲,希望他们履行诺言。”万淼焱律师说。

(责任编辑:张蕾)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