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岁多女童由父亲出轨对象照看时死亡 警方不立案(2)

2019-06-12 07:55     新浪

再次入院死亡医生提醒报警

邓丽红在南宁找了一份包吃包住的餐厅服务员工作,每个月4天的休假她都攒在一起连休,为的就是能去看小女儿,但2018年7月30日19点30分,她突然接到丈夫的电话,丈夫告诉她,邓子琳在抢救,让她赶快来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电话里,他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焦急和慌张。”邓丽红回忆道。

邓丽红赶到医院才得知,孩子中午11点半就送到医院了,送到时已经没有了自主呼吸,邓某和陆某一直向医生宣称他们是孩子的亲生父母,但医生始终不相信。“因为陆某表现得太平静了,根本不像一个母亲的样子。我刚到医院,孩子爸爸就要走,我问他‘孩子都这样了,你还能走?’他说他要回去睡觉。”邓丽红说。邓某走后,邓丽红收到了一份病危通知书。

那一夜,邓丽红独自守在ICU外,听到了好几次心脏停止跳动时机器发出的“嘀”的长音,每次过段时间,医生就会出来告诉她“刚才孩子没有心跳了,好在抢救回来了。”经历了两三次抢救后,邓丽红忍不住给邓某发了信息,“我说你女儿都抢救三四次了,你在干什么?凌晨四五点的时候,他又来了一趟。后来我一直在想,那一晚他回去是干什么去了,是去清理现场了,还是去和陆某串供了。”

第二天一大早,医生查房时给邓丽红介绍了孩子的病情,然后把她拉到一边悄悄提醒她报警,“医生把我拉到一边,说以小孩的身高体重,是不会摔这么重的,当时子琳身高81厘米,体重约10公斤,医生还说,孩子在同一个人手里发生两次这么大的事故,应该引起注意。”

邓丽红的亲属陪在她身边,听完医生说的话,邓丽红的姐姐报了警。

子琳第二次入院的疾病证明书

8月1日早7点,邓子琳被宣布死亡,医生告诉邓丽红,实在救不回来了。邓丽红要求警方查明女儿死因,警方表示,如果想查清事实,需要尸检。

穿着尿不湿踩尿“滑倒死”?

2018年8月2日,子琳的尸体被送到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尸检,确定死因为特急性特重型颅脑损伤。“陆某和警方说,孩子是踩到自己尿在屋里的尿滑倒摔成这样的,可子琳被送到医院时是穿着尿不湿的,穿着尿不湿怎么尿到地上,这说不通啊。”邓丽红说。

子琳宣布死亡的转天,邓丽红要求邓某带她去他和陆某同居的出租房查看现场,等到她熟悉了那周围的路再回想那天邓某带她走的路线,发现邓某带她绕了一大圈。

邓丽红回忆,出租房不大,东西很多,邓某没有给邓丽红指孩子具体尿在了哪里,屋里有一张红色的沙发,不及成人膝盖高,按陆某所说,子琳第一次就是从那张沙发上摔下来导致的大腿骨骨折。“我问过法医,特急性特重型颅脑损伤可能是如何形成的,法医只说钝性伤害能造成这样的伤,但确定不了具体原因。”邓丽红说,“我不相信子琳自己能摔成这样,她是一个比较胆小、有点内向的孩子,看到楼梯很陡都会退回来慢慢爬下去,平日里很安静,从来不调皮,而且那个屋里的瓷砖是有防滑功能的,不是普通光滑的瓷砖。”

伤痕累累的孩子

尸检报告还告诉了邓丽红一些她此前不知道的事。

尸检报告显示,子琳身上共有约11处陈旧伤,分布在额头、脸颊、口角、唇部、手臂、大腿、脚踝、足跟、足底等处。邓丽红告诉津云记者,子琳抢救结束后,她见了孩子一面,当时就发现孩子脸上有很多处伤,身上她看不到,但不该有伤,“孩子在奶奶家时没有伤,我给她洗澡没发现有伤。”

尸检报告中,子琳头面部的多处伤痕

除了伤,子琳的尸体上还有很多针孔。

津云记者通过尸检报告大致统计,尸体上共有约50个针孔、针尖样出血点和类似针孔状出血点,双脚出血点尤为密集,左脚的五个脚趾有10个类似针孔状出血点,右脚一、二趾有10个针尖样出血点,仅大脚趾就有9个出血点。

邓丽红带着尸检报告去询问当时抢救子琳的医生,医生告诉邓丽红,有些针孔是抢救时留下的,比如头部的、腹股沟的,但有些针孔肯定不是医疗痕迹,比如大腿外侧和左脚脚底的针孔。至于脚趾上的出血点和类针孔状出血点,医生只确定有一部分是抢救留下的痕迹。护士长告诉邓丽红,关于针孔的情况,医院已出具了详细的说明,确认哪些针孔为医疗痕迹,并已提交给警方。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