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少女失踪6年现已精神分裂 这些年经历了什么?

2018-12-25 09:58     澎湃新闻

原标题:河南一少女失踪6年后被找到,已与一对父子生3孩并精神分裂

小茉(化名)被妈妈找到时,已经是3个孩子的母亲了。此时,她20岁,已失踪6年。

离奇的是,经过亲子鉴定,警方确认小茉的大儿子系她与河南省驻马店市一名60多岁男子郑某所生。另有一对龙凤胎,确认为小茉与郑某的小儿子所生。

失踪多年,再次见到家人时,小茉已认不出母亲李艾玲(化名)。后经诊断,她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

小茉因患精神分裂症少与人主动交流,平日里总是一个人拿着手机。本文图均为澎湃新闻记者陈雷柱图(除署名外)

李艾玲告诉澎湃新闻,2012年4月底,因哥哥拒绝给小茉零花钱上网,二人发生争吵,小茉被打了一巴掌后夺门而出,之后再无音信。

“我是在今年1月份找到小茉后才知道,那天她出门不久在路边遇到了郑某,被他用三轮车带回去,锁在家里,天天和他儿子睡在一起,有时也会和郑某睡,甚至三个人一起睡。”李艾玲说,女儿的遭遇让她感到自责和愤怒,随即将情况反映给公安机关,很快,郑某被抓了。

据驻马店市公安局雪松分局案件信息显示,郑某于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目前已被驻马店市驿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涉嫌的罪名为强奸罪。

孩子

随着小茉被找回的消息逐渐传开,过去的近一年里,李艾玲的家里不断有亲友前来探访,甚至有许多老邻居专程上门来看望小茉。每次,李艾玲都会将她与小茉相认的经过完完整整地讲述一遍,讲一次,哭一次。

据李艾玲回忆,2018年1月24日下午2时许,她在驻马店市某小区门口贴传单时,无意间看到一个女孩在身后看着她发笑,“我回过头瞥了她一眼,也没有太在意,继续拿起传单准备贴的时候,脑子里又过了一遍这个女孩的脸,我赶紧回过头,这时她已经走开了好几步。”

李艾玲上前一把抓住女孩的胳膊,叫了两声女儿小茉的名字,但对方没有任何回应。她告诉澎湃新闻,虽然那时小茉的长发已经剪得极短,但她确信,眼前的这个女孩一定就是自己的女儿,她反复询问女孩是否认识自己,对方却一直摇头,并甩着胳膊要走,“这时候我也急了,揪着她的衣领,把她逼到墙角,拨开自己的头发让她仔细看看我的脸,看看我是谁。”

李艾玲的一系列举动将女孩吓住了,她畏畏缩缩地抬起头,望着眼前这个女人,许久,她开口喊了一声“妈”。李艾玲一把将女孩搂在了怀里,她搁在地上的一叠传单在冬日里,被一阵寒风吹得散落了一地。

在这一幕发生之前,李艾玲为了寻找女儿小茉,几乎走遍了驻马店市的大街小巷,她专程找了一份酒水推销的工作,希望通过走街串巷的“笨办法”找到女儿的下落。她不知道,小茉所住的小区,距离自己曾经租住过的一套房子,只有不到500米的距离。

找到女儿之后,李艾玲平复了一下情绪,将小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发现女儿浑身上下破旧不堪,“她赤脚穿着一双拖鞋,上身穿了一件特别破的毡衣,里边的毛衣领口全都开线了,看起来就跟要饭的差不多。”

李艾玲不知道小茉在失踪的这些年里跟什么人住在一起,但从她的穿着判断出,女儿的处境不好。担心发生变故,她拉起女儿的手便要带她回家,“她挣扎着不愿意走,嘴里喊着孩子,有孩子。听到这两个字,我一下子就傻了,她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就有了孩子了?”

李艾玲报警了。

她在第一时间把事情告知了家人,民警赶到后,他们一同敲开了小区里一户人家的房门,“开门的是一个老头,他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直接喊小茉的名字,问她为什么带这么多人到家里来,小茉看到他之后,下意识地往警察身后躲了躲。我进屋之后发现,床上躺着一对双胞胎,看上去一岁左右的样子。”

找到小茉后,李艾玲曾在郑某的家中见到了小茉的孩子。家属供图

失踪

李艾玲与小茉的偶然相遇,在之后并没有在这个家庭中上演他们期待的“团圆剧”,一个又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让李艾玲感到有些绝望。她回忆称,找到女儿当天,她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后,又见到了小茉的另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已经四五岁了。”

从小茉失踪,到她被李艾玲找到,这中间经历了6年多时间。而最初的4年,李艾玲甚至不知道小茉失踪的事,没有人去寻找她,也没有人报警。

李艾玲说,小茉的父亲在她刚出生后不久便不知所踪,此后由她和家中老人负责抚养三个孩子,“小茉和哥哥是我照顾的,二女儿在老家由老人照顾。”

由于经济拮据,李艾玲走上了一条歪路,2011年,她因犯罪被判入狱。此后,小茉辍学,在一家服装店里打工卖衣服,一个月有800元工资。那一年,小茉13岁,小学还没有毕业。

小茉的哥哥李承(化名)说,由于没人管教,加上正值叛逆期,母亲李艾玲入狱后不久,小茉便有了网瘾,“她在服装店打工也是断断续续,干一段时间就不去了,经常在网吧里一待就是一个通宵,后来没钱了,就找我要。”

起初,李承并不知道小茉要钱做什么,每次都会给她十元或者二十元,但发现小茉拿钱上网后,他开始控制小茉的零花钱。2012年4月底,一天下午5时左右,兄妹俩因为零花钱的事情吵了起来。

“我劝她听话,不要再去网吧了,她不听,还是坚持要钱,我一生气就打了她一巴掌,她哭着跑出去了。”李承说,小茉出门后,他也没有出去找,但之后的几天里,始终不见小茉回家,“开始我以为是去她朋友家,或者回老家了,也没当回事。但时间一长我就开始担心了,把这些地方都找了一遍,没有任何消息”。

妹妹的失踪,让李承感到害怕,他不敢把事情告诉母亲李艾玲,甚至不敢报警。李艾玲回忆称,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她再也没有见过小茉来监狱看她,“我问过我儿子,他说小茉去南方打工了”。

2016年7月19日,李艾玲从位于河南新乡的女子监狱刑满释放,没有着急回家,当天晚上她住在姐姐家里,两人聊了许多家里的事,但每次提及小茉,姐姐都会岔开话题。第二天,李艾玲才从姐姐口中得知,小茉已失踪多年。她急忙从新乡赶回驻马店,但此时,他们曾经居住的家,早已面目全非,“那块全部拆迁了,只剩下一堵白白的墙封着路”。

事发时,小茉曾居住的家如今已经全部拆迁。

阅读下一篇

反家暴男社工揭秘:太狠了!惨不忍睹

以下是一名从事反家暴工作的社工的口述。我做社工是误打误撞。以前我做生意,后来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就想尝试做个案,并不想当社工。在当前的中国,社工的专业性不强,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