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诺奖远去25载,他回归那个热爱无线电的火腿少年(3)

2018-11-13 18:07     澎湃新闻

对此,泰勒微笑道:"我想如果有一天人类真的发现了外星文明,那也更可能出自偶遇,而非按图索骥。"

一股脉冲星热在天文学界扩展开来。"当我跑去波多黎各的阿雷西博天文台工作的时候,岁数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一。"直径305米的阿雷西博,在FAST建成前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射电望远镜。

那也正是计算机正在走向小型化和廉价化的时期,泰勒拥有了极大的自由,得以利用实验室级别的计算机扫描脉冲星信号。

"我想要找到一颗绕着另一颗星星旋转的脉冲星,这样我就能计算脉冲星到底有多重了。"他说道。

1974年9月,泰勒的研究生罗素·胡尔斯找到了异常的信号:一颗脉冲星的脉冲相比起其他行星更为不规律。他当即致电正在马萨诸塞大学安姆斯特分校授课的泰勒,两人分析后认为,那正是一颗正在围绕另一天体旋转的脉冲星,它与地球的相对运动也因此产生了多普勒效应。

脉冲双星系统对检验爱因斯坦的理论尤为重要。根据广义相对论的叙述,双星在共舞的过程中会不断释放出引力波,使得系统能量减少,双星距离愈来愈近,最终并合为一。

通过对泰勒和胡尔斯发现的脉冲双星系统的精确计算,爱因斯坦预言的引力波得到了第一个确凿的证明。

泰勒随后也曾长期研究过这种时空的涟漪。当他在2016年得知LIGO直接探测到引力波的消息,激动万分:"不得不说,一百多年的等待就此终结。这可能是这百年来最重要的物理学发现。"

月面弹跳

2016年9月,中国天眼FAST在贵州平塘的大窝凼中落成,泰勒现场参与了仪式。"FAST会成为世界上解码微弱脉冲信号和引力波信号的最强工具。它是一群富有创新力的工程师缔造的奇迹。"回忆这段时,他一度口误说成了"广州",随后立即更正为"贵州"。

频道热点
更多
阅读下一篇

专家解读:中国开拓自贸区发展新空间

8月27日,被划入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青岛片区的青岛港全自动化码头一片繁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