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民众不再将俄罗斯视为最大威胁”

2024-02-13 15:3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李泽西】

在俄乌冲突迈向第三年之际,西方国家对于持续援助乌克兰愈发感到乏力,民众对俄罗斯的担忧也似乎在下降,这一趋势在欧盟最大的成员国德国尤为明显。当地时间12日发布的2024年慕尼黑安全指数显示,德国民众已不再将俄罗斯视为最大威胁,俄罗斯已跌至德国人担心的第七大问题。

2023年慕尼黑安全指数中,德国对俄罗斯的担忧度达到了78分,是德国人心中最大的威胁,但今年下滑了11分。目前,受访国家中只有日本和英国民众仍然将俄罗斯视为头号威胁,但是英国人对俄罗斯的担忧度也下滑了11分。日本对俄罗斯的担忧度并没有变化,但是日本人对几乎所有潜在威胁的担忧度都在上升。

美国政治新闻媒体"政客"(Politico)指出,当前正是俄乌冲突的关键阶段:在乌克兰内部,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正在重组军事和政治领导层,而西方国家已愈发不愿意通过新一轮乌克兰援助法案。欧盟虽然本月通过了一则向乌克兰提供500亿欧元的财政补助法案,但这一数额"似乎已经不够了"。美国参议院此时正在准备通过一批《纽约时报》称为"迟到半年"的乌克兰援助,但遭到了特朗普等一些共和党人士的抨击。特朗普10日还威胁"出事了不管"军费不达标的北约成员,引起了许多欧洲政客对自己国家安全的担忧,但是目前尚未知各国民众将如何反应。

YouGov本月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39%德国民众认为德国向乌克兰提供的武器太多了,只有18%认为不够。在俄乌冲突之前,德国长期拒绝向战争参与国出口武器,冲突爆发后迫于国内外压力打破了这一惯例,且承诺军费将超GDP2%,但至今仍未达标。当下,德国政府一方面遭到一些西方人士批评"仍未将安全问题放在心上",一方面遭到国内的农民等群体批评没有余钱用于本国公民。

英国《卫报》报道指出,最新慕尼黑安全指数证明各国都在更加关注各自的"私利"。该报告其他数据显示,西方国家虽然仍视乌克兰为盟友,但是对其整体好感度有所回落。

2024年慕尼黑安全指数

德国人现在最担忧的威胁是大规模移民与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担忧度分别为80和74,较2023年报告数据相比分别上升了5和13。

报道称,虽然德国早已改变过去"热情邀请难民"的态度,但是较其他欧洲国家,如奥地利、瑞典、丹麦等国,德国并没有推出较为严厉的移民限制法律,在2022年,有270万人移居德国,占德国人口超3%。

关于移民和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担忧或许部分与调查时间段有关:相关民调是在2023年10月至11月举行,即巴以冲突爆发之初。当时,西方多国主要城市爆发了支援巴勒斯坦的示威,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与争议,也激化了关于移民问题的争议。

以反对移民立场著名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AfD)"就曾多次强调不允许在德国内部出现"另一个加沙"。该党在2023年11月就曾针对包括大规模遣返"没有被同化的公民"等议题展开讨论,提出应改变社会主流对移民等问题的认知。YouGov于今年1月11日公布的民调显示,德国选择党支持率升至24%,据排名首位的另一个反对党"基民盟/基社盟"的29%支持率近在咫尺。

除了对俄罗斯的担忧有所下降,德国人对能源危机、粮食短缺和金融危机的担忧程度也都有所下降。但是,德国能源和粮食价格仍然远高于新冠疫情前的平均水平,且依然面临供应链断链的风险。据德国政府1月15日公布的初步数据,伴随着高涨的能源和粮食价格,德国2023年GDP下滑了0.3%,意味着德国是去年经济表现最差的大国,德国联邦统计局局长露丝·布兰德(Ruth Brand)当时表示,"在2023年,德国的整体经济发展在多重危机下步履蹒跚,而危机仍在持续"。

与2022年同期公布的指数相比,德国人对粮食短缺和金融危机的担忧程度则显著上升。实际上,与2021年首次公布的慕尼黑安全指数相比,所有发达国家的平均担忧指数都在上升,发展中国家则整体持平乃至回落。

值得注意的是,在受访的11个国家中,中国民众是唯一对所有潜在威胁的担忧度都有所下降的国家,几乎所有指标担忧度都"垫底"。

慕尼黑安全指数由慕尼黑安全会议组织方在会前发布。今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将于16日开幕,将是该形式的第60周年。2022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曾是普京最后一次与西方多国领导人当面见面,会议结束后几天后就宣布发动对乌"特别军事行动"。

今日关注
更多
阅读下一篇

薛凯桓:被通货膨胀震得不轻,我在白俄罗斯也消费降级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此时,漫天的飞雪在窗外舞动,这也意味着我在国外第一次完整度过了一年。从未如此长时间远离家乡的我,不免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在这“完整”的一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