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思:虽无法阻止拉法惨剧发生,但重要的话必须提前讲出来!

2024-02-13 09: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子思】

大年初二一大早,公号"牛弹琴"发表了题为《龙年的第一场惨烈战役打响了!》的文章。顾不上春节喜庆祥和的气氛,作者提醒世人:无法想象的惨状,就发生在我们中国人的大年初一,万里之外的加沙南部城市拉法,正面临一场"血洗"!

连续几天,西方的主流媒体,包括一些坚定支持以色列的西方政客,也纷纷用严厉的语气对以色列发出警告,强调拉法地区150万巴勒斯坦人的"非人化"和"凭空消失"不可接受!

但是,这些话都没有用。

历史经验告诉人们,西方国家在巴以问题上长期以来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双标"行为,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只会在西方的物质支持下继续,却不会因西方的口头批评而停止。

所以,即使是当下这个关键时刻,事关上百万人流离失所甚至生命牺牲,也不能指望西方媒体和政客的言行在促成和平的实现上发挥作用。除非人们能够跳出在巴以问题上固有的话语陷阱,摆脱西方主流舆论虚假的事实陈述和错误的历史叙事的迷惑,否则永远无法看清事情的真相,得出客观的结论,做出正确的决定。

作为中国人,早已充分领教了西方主流媒体在报道和评论中国时的各种伎俩,只要将这个已经获得的洞察转移到巴以问题上,也就明白事情的性质了,也就不难明白事情真实的性质了。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资料图/新华社)

以下关于巴以冲突的立场观点,由于种种原因,不见于当今世界任何一国政府的官方声明,但却是依据基本事实和常识性判断自然而然得出的结果。

问题一:以色列国防军已经开始进攻加沙地带最南端的口岸城市拉法,那里现在聚集了约150万人,如果采取地面进攻,将不可避免造成巨大的平民伤亡以及规模空前的难民逃亡,以色列政府会因此而放弃进攻吗?

判断:不会放弃。

内塔尼亚胡将此次进攻称为即将到手的一次"绝对胜利",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实现这个目标。而这个目标之所以被称为"绝对胜利",是因为它其实并不是在加沙地带消灭哈马斯,也不是解救被劫持的以色列人质,而是最终完全占领加沙地带,将这块土地上的巴勒斯坦人彻底赶出去,使之从此"绝对"地成为以色列的新国土。

这个目标,可以肯定早在以色列4个月前发动报复行动之日就确定了。哈马斯10月7日发动的袭击,让实现这个目标的行动计划有了一个绝佳的借口,是以色列政府求之不得的。

以色列在宣传上为什么反复突出10月7日哈马斯袭击的"恐怖主义"性质,反复强调以方的军事行动只是对"恐怖主义"袭击的回应?即使后期的高烈度军事行动以及所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早已不成比例地扩大了,并引起了国际舆论越来越强烈的谴责,仍然死死咬住这个理由不放?为什么一再反复强调军事行动的目标是彻底消灭哈马斯,否则不会有安全与和平?为什么完全不接受哈马斯方面的停火方案,一定要将地面行动推进到加沙的最南端?原因并不复杂,正是由于军事行动背后实际上存在上述这个不可明说的真实目标。

问题二:以色列为什么始终将不断扩大新的国土作为目标?既然以色列已经从最初只占有7%左右的巴勒斯坦土地到今天占到了80%,早已大大超出了联合国1947年协议规定的55%,新移民定居者也从二战结束时的不到40万增加到今天的670万,而且还在通过定居点扩建增加实际占领地区,让巴勒斯坦人的建国在地理现实上越来越不可能,那么以色列有可能最终在某个比例的土地划分上停止新国土的扩大吗?

判断:不会停止。

以色列建国的本质是西方民族在阿拉伯民族土地上的殖民,是西方殖民主义的继续,是西方海外殖民地的建立与开拓,其基本性质与西方民族在美洲大陆、澳洲和大洋洲地区的殖民活动是一样的,都直接关系到土地的夺取和对原住民的消灭。

所不同的是:

第一、这个特殊的殖民活动在时间上大大晚于西方殖民主义浪潮的高峰时期,由于二战后世界各地的非西方民族已经充分觉醒了,其民族主义运动已经强大到可以势均力敌地对抗西方殖民主义运动了,因此这个发生在阿拉伯民族土地上的殖民活动注定不会像历史上那么顺利了;

第二、这个特殊的殖民活动所发生的地区以及所针对的原住民,也不同于美洲大陆、澳洲和大洋洲地区及其原住民,尽管巴勒斯坦阿拉伯居民人数不多,却不是孤立无援的,背后是众多的阿拉伯国家和巨大的伊斯兰世界,这也导致了其殖民进程的困难重重。

然而,即使如此,以色列的建国仍然会以殖民地最大限度的扩大和对原住民最大限度的清除为终极目标,因为众所周知,这个建国运动同样也不是孤立无援的,背后得到了众多西方国家和巨大的基督教世界的支持。

为什么在这块土地上100多年来一直战乱不断、和平无望?为什么各种解决方案及和平协议都无法最终落实?为什么"巴勒斯坦人的公民权利和宗教权利"这个自1917年《贝尔福宣言》就提到的关键问题在100多年的时间里始终没有得到解决?为什么以色列的建国必定会以在这块土地上完全剥夺阿拉伯民族原住民基本权利为最终结果?原因并不复杂,正是由于以色列建国背后存在着上述这个不可明说的真实本质。

问题三:历史上,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西方国家也曾多次施压以色列促成和解方案和分治方案,以色列为什么能够一次次顶住压力坚定地推进其"绝对胜利"的目标和单独建国的进程?如果国际社会继续施加压力,以色列会接受世界主要国家一致同意甚至被认为是唯一解决方案的"两国方案"吗?

判断:不会接受。

近100多年来主要从欧洲大陆移民到以色列的数百万定居者,并不是一个特别的民族,只是西方民族中一个特别的群体。这个群体以古代历史上《旧约》信仰传统为主要身份标志,又以近代历史上在欧洲大陆受到的大屠杀作为日后享有不被反对和独立建国两大特权的主要理由,因此能够在西方殖民主义运动的末期逆势而上,以这个群体为主体推动了西方民族在阿拉伯民族土地上的殖民活动。

因此,这些主要在20世纪陆续来到这块土地上的欧洲移民,与此前自16世纪开始的几个世纪里先后占领了南美洲、北美洲和澳洲大陆的欧洲移民,并无本质的不同,同属广义上的西方民族。

这也就意味着,今天主要的西方国家其实不会当真地制止以色列违反国际法的行径以及惨无人道的种族隔离和种族屠杀罪行,因为以色列在当今世界的所作所为,其实就是这些国家在各自殖民地历史上所作所为的重演,若要论残暴和血腥程度,其实还不及后者之万一,算是西方民族海外殖民历史上最为"文明"和"仁慈"的篇章了。

尤其是美国,无论在杀人的数量上,还是在所占领的土地面积上,以色列欧洲移民与当年北美欧洲移民相比较,连个零头都不到。所以,美国批评以色列的话纵有千言万语,以色列反驳美国却只需一句话:你骂我就是骂你自己!你制止我就是制止你自己!

美国NPR于当地时间2月11日报道:拜登告诉纳塔尼亚胡,进攻拉法前要确保民众安全(报道截图)

为什么无论出现什么情况,美西方各国都会坚定不移地站在以色列的立场上?为什么美西方各国永远是一边批评敲打以色列,一边又从各个方面支援以色列的占领行动?原因并不复杂,正是因为以色列占领行动背后存在上述这个不可明说的真实背景。批评敲打以色列,是因为它们不希望自己历史上的罪行在今天以色列的行动中像打开了"时间胶囊"一样一次次重新暴露,想要遮遮掩掩;全面支援以色列,是因为以色列人实际上是它们历史上殖民主义运动这个事业在今天的继续,想要坚持到底。

上述常识性的判断,不需要复杂的理论,但是很多复杂的现象却都有了更好的解释。综合起来的结论是:西方殖民主义运动从未结束,新的形式层出不穷,旧的形式也仍然存在。

由以色列建国运动真实目标、真实本质、真实背景所决定,以色列针对加沙的军事行动计划不会放弃,其进一步扩大的军事占领行动不会停止,其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不会拆除,任何具有实质性内容的"两国方案"也都不会接受。这也就意味着,这片土地上的人道主义灾难仍将继续,世界仍要目睹一场场人间惨剧的接连发生。

这些重要的话提前在惨剧发生之前讲出来,虽然不能阻止惨剧的发生,至少让世人对于惨剧何以如此这般地发生有一个更为清醒的认知。

今日关注
更多
阅读下一篇

拜登竞选团队开通TikTok账号引美政客“担忧”,白宫回应

(观察者网讯)美国总统拜登竞选团队入驻字节跳动海外短视频平台TikTok的举动,引发了部分美国政客的“担忧”。 综合路透社和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当地时间2月12日,曾与共和党鹰派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