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右转?欧洲议会选举将如何“重新洗牌”

2024-06-09 21:01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杨蓉】

当地时间6月9日,被认为是"史上最重要"的一届欧洲议会选举即将结束投票。路透社和美联社9日称,欧洲人民党(EPP)、社会党与民主党进步联盟(社民党党团,S&D)等亲欧中间派预计仍会是多数政党,但强势抬头的强硬右翼政党将蚕食其席位,令欧洲议会整体"右转",这或重塑欧盟未来政策方向。

欧洲议会五年一度的改选自周四(6日)开始,荷兰率先起跑,爱尔兰、意大利等个别国家紧随其后在周五(7日)、周六(8日)启动选举,法国、德国、波兰、西班牙等大多数成员国都在周日(9日)投票,预计将选出720名议员。

美联社称,在欧盟27国的最后一批投票站,即意大利的投票站于当地时间晚11时(格林尼治标准时间9日晚9时,北京时间10日早5时)关闭之前,官方结果无法公布。非官方的出口民调结果将从格林尼治标准时间9日下午4时15分(北京时间10日0时15分)起陆续公布,但具体席位情况还要到10日才能见分晓。

自2019年上一次欧盟大选以来,许多极右翼政党在欧洲国家的选票和席位份额都有所增加。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意大利三国现政府由民粹主义或极右翼政党领导,瑞典、芬兰、荷兰等国执政联盟的一部分已经或预计将有极右翼政党参与。民调显示,极右翼领导人在法国、比利时、奥地利和意大利获得更多支持。

6月3日,法国比里亚图,法国农民在法国和西班牙边境封锁比里亚图隘口进行抗议(视觉中国)

在荷兰,6日出口民调显示,有"荷兰特朗普"之称的维尔德斯率领的自由党(PVV)将赢得欧盟议会29个荷兰席位中的7席,仅比中左派阵营的工党-左翼绿党联盟少1席。这是自该党去年11月赢得国内大选后的又一胜利。在2019年上一次欧洲议会选举中,持反移民、反伊斯兰教立场的PVV没有获得任何席位,英国脱欧后,通过议会改组才获得1席。

维尔德斯6日发帖庆祝,称PVV是"最大赢家"。一名荷兰选民说,他并不认为维尔德斯的愿景"正确",但"选举表明,人们已经厌倦了当前制度,所以必须改变现状"。另一名选民告诉媒体:"目前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应该是我们支持他(维尔德斯)。你看,他也受到了国家宪法的约束,他不能做更多的事情。"

在法国,据《回声报》9日报道,根据7日公布的最新估计,极右翼领导人玛丽娜·勒庞所在的国民联盟(RN)投票意向稳居在33%,远高于总统马克龙所属执政党复兴党候选人瓦莱丽·海耶 (Valérie Hayer) 的15%。法国社会党(PS)拥有14%的投票意向,在左翼中脱颖而出。

(法国《回声报》

在德国,法新社9日称,反对党中右翼的基民盟(CDU)以30%的预计得票率领先。尽管因一系列丑闻引发争议,反移民的极右翼德国选择党(AfD)得票率为14%,领先或持平于总理朔尔茨领导的执政联盟中的三个政党(社会民主党、绿党和自由民主党)。

此外,据欧盟统计署数据,此次全欧新增逾2300万名选民。据预测,这批今年首次达到投票年龄线的青年选民以及"千禧一代"选民也将是"右转"浪潮中的重要一部分。英国《金融时报》最近委托的调查结果显示,三分之一左右的法国和荷兰年轻选民(18-24岁),以及22%的德国年轻选民(14-29岁)支持本国的极右派,较五年前有显著增长。

根据上一次改选结果,欧洲议会按左、右、中间政治光谱主要分为7个党团。前3大党团都是亲欧盟的中间派,依次是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EPP)、中间偏左的社民党党团(S&D)和相对中间的复兴欧洲(Renew Europe)。三个主流党团席位占欧洲议会总席位的约60%,被称作"超大联盟"。

总体而言,民调显示,主流政党和亲欧政党预计将在本次选举中保持其在议会中的多数席位,但包括维尔德斯、勒庞等人所属党派在内的强硬右翼政党,将蚕食"超大联盟"的席位份额。

根据民调信息汇总与分析公司Europe Elects5月底的选前预测,此次选举中,EPP将赢得720席中的180席,继续稳坐议会第一大党团的位置,但席位数相比2019年选举将有所下降。S&D将减少2席至138席,复兴欧洲所占席位将从102骤减至86。

由意大利总理梅洛尼领导的疑欧右派欧洲保守派和改革主义者(ECR)党团将获得75席,RN所在的疑欧极右"身份与民主"(ID)党团为68席,分别较2019年增加7席和9席。亲欧左派的绿党─欧洲自由联盟(Greens/EFA)预计席位将大减16个,到56席,失去目前第4大党团的地位。

欧洲议会预计的席位变化(《金融时报》)

这将使欧盟推动新法案通过或加强欧洲一体化的努力复杂化,欧盟现有的绿色转型、援乌抗俄等政策可能出现松动。

新一届欧洲议会产生后,将对欧盟委员会新任主席人选进行投票表决。EPP候选人、现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争取连任仍有优势,但可能需要争取梅洛尼等人率领的右翼政党支持,才能议会多数席位,这给后者带来更多筹码。美联社分析,EPP近来已经偏离了中间路线,在竞选中提出了一些传统的极右议题,如更多的安全保障、更严厉的移民法,以及关注商业而非社会福利问题。

"许多事情将取决于意大利兄弟党--具有新法西斯主义根源的民粹主义极右翼总理梅洛尼的执政党。"美联社称,梅洛尼是继续留在更强硬的ECR党团中,还是加入选举后可能成立的新右翼团体,抑或是选择与EPP合作,值得关注。S&D及绿党已拒绝与ECR结盟。若ECR与ID党团联合,强硬右翼的力量将进一步得以巩固。

此外,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的右翼执政党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青民盟,Fidesz)可能加入哪个党派仍是个问题。青民盟曾是EPP的一部分,但由于利益和价值观上的冲突,于2021年被迫退出。有报道称,欧尔班、勒庞和波兰极右派"法律与公正党"(PiS)领导人莫拉维茨基均在选前积极倡导ECR与ID合并。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鉴于ECR和ID之间以及这两个党团内部仍存在着深刻的裂痕,右翼势力究竟能发挥多大的力量仍未可知。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4日分析,大多数ECR政党虽然对欧盟持强烈批评态度,但都曾领导或参与过其成员国的政府,习惯于在集团框架内开展工作。

而ID党团对欧盟的敌意要大得多,其最大的两个政党--法国勒庞领导的RN和维尔德斯率领的PVV--仍处于主流政治的边缘。此外,上月23日,由于德国选择党(AfD)的欧洲选举主要候选人马克西米利安·克拉的不当言论,ID党团驱逐了AfD的全部9名议员。克拉此前接受媒体访问,被问及纳粹党卫军是否属战犯,他称这一比例"很高"但"并非全部都是"。

此次欧盟选举正值选民对这个拥有约4.5亿人口的集团的信心面临考验之际。美联社说,在过去的五年里,新冠疫情、经济衰退和能源危机等都动摇了欧盟选民的信心。路透社指出,许多选民受到生活成本危机的打击,对移民问题和绿色转型的成本感到担忧,并受到俄乌冲突等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的困扰,而极右翼政党在不安情绪中,为选民提供了主流政党之外的另一种选择。

在此背景下,欧洲民众对欧洲议会选举的重视程度比以往大幅提升。欧洲议会春季调查显示,60%的调查对象表示愿意投票,比2019年议会选举高11个百分点。选民认为,只有单个欧洲国家无法应对上述等一系列挑战,只有团结在欧盟旗帜下才有可能找到解决方案。超过70%的调查对象认同欧盟的影响力,认为欧盟决策会影响每个欧洲人的日常生活。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