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瑟维尔:为什么华尔街不会阻止特朗普?-亚当·塞尔沃

2024-02-29 08:59     观察者网

【文/亚当·瑟维尔,翻译/陈佳芮】

华尔街正在逐渐适应一个特朗普可能迎来第二届任期的前景。今年1月,摩根大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瑞士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讲话、热情谈论了这位在上次大选失败后试图推翻美国民主制度的前总统。

"后退一步,实话实说。他(特朗普)在北约问题上某种程度来说是对的,在移民问题上某种程度也是对的。他任期内的美国经济增长相当不错,"偶尔为民主党捐款的戴蒙表示。"贸易税改革奏效了。他对中国的部分看法也是正确的。"

显然,戴蒙的看法在美国金融界精英中很普遍。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称,"许多华尔街高管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不公开反对特朗普,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会考虑支持这位共和党前总统,而不是民主党总统乔·拜登"。

如果你一直沉浸在美国右翼势力对"觉醒资本"的抱怨中,那么,华尔街对于有抱负的强人重返总统宝座的态度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福克斯新闻(Fox News)和《每日传讯》(The Daily Caller)等右翼媒体以"戴蒙震惊了达沃斯精英"和"震撼!达沃斯论坛上出现保守观点"等令人难以置信的标题报道戴蒙的言论。乏味虚假的民粹主义回应掩盖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美国商界精英支持传统共和党式经济议程完全不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而这基本是特朗普提出的主张。

资料图: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

企业总是期望能卖出自己的产品,而受过高等教育的自由派选民有足够的收入来购买它们。公司希望向富裕的自由主义者出售产品来获利,但这与赞同自由主义政策的优先议题并不是一回事;这就是为什么"觉醒资本"只是一个神话,一种将广告推销与品牌管理误认为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肤浅分析。说到企业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答案始终没有改变:为富人减税、放松行政监管,以及一个更有利于雇主而非工人的劳动力市场。

最后一项非常重要。虽然拜登政府任内的经济增长和股市繁荣令美国企业受益,但是紧俏的劳动力市场外加一个对工人友好的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已经导致了劳工组织在美国的复兴。亚马逊的仓库员工和星巴克员工已经开始组织工会。正如亲劳工的经济政策研究所统计,环卫工人、汽车工人、演员、电视编剧、护士和研究生都已经成功组织了罢工活动。成功的罢工活动不仅仅令工会工人受益。比如,在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The United Auto Workers)赢得加薪后,非工会的汽车厂也提高了工人工资。

如果工人拥有更大的影响力,他们就可以通过谈判分得更大块的经济蛋糕,而这往往是大企业希望避免的状况。私营部门的工会成员数量仍处于历史低位,但最近已开始增加。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拜登政府更有可能会保持这一趋势,这不仅意味着工人的工资福利将得到改善,也意味着工会将拥有更多的政治权力。这也是华尔街对特朗普赢得第二任期抱有好感的一个重要原因。

无论是工会组织、工人保护、工资还是退休金的问题,第一任期的特朗普政府在干预员工和管理层之间斗争时,都更乐于代表公司而不是工人的利益。这让组建工会与开展集体谈判变得更加困难,减少了有资格获得加班费的工人数量。特朗普政府甚至批准了一项曾被推翻的规定,允许雇主"窃取"服务业劳工的小费。

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的核心议程是减税。该减税计划的主要受惠者是富裕的家庭和企业。据《华盛顿邮报》,特朗普赢得第二任期后的核心经济政策主张将会是继续推动减税计划,除了可能通过加征关税为减税计划提供资金外,减税的负担将由其他所有人承担。今年9月,作家马特·伊格莱西亚斯(Matt Yglesias)得出结论,这项计划将意味着"对穷人和中产阶级增税,以便为富人减税提供资金。如同漫画书中的典型恶人"。如果特朗普厌倦了"让美国再次伟大",他随时都可以把竞选宣传口号换成"如漫画书中的典型恶人"。我不相信这会让他流失多少选票,尤其是那些不会因为工人多拿钱而愤怒的人可能依然会支持他。

记者爱德华·卢斯(Edward Luce)在《金融时报》上写道:"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事情本应该说服人们抛弃'资本主义商界是抵御专制的堡垒'这一观点。可今天的美国却给我们提了个醒。"

华尔街乐见一个表现更亮眼的美国经济,却不希望伴随着劳工运动的复兴,这正是特朗普开出的竞选承诺。指望资本去捍卫民主制度而不是他们自身的特权和利益,将永远是一个错误。

(原文于2月2日发布在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原标题:"为什么华尔街不会阻止特朗普?" Why Wall Street Won't Stop Trump.)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