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拜登又“鸽”了,莫迪“失望”,澳媒:就这还要跟中国对抗…

2024-01-02 16:59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讯)

去年5月,美国总统拜登因国内债务谈判临时取消访问澳大利亚行程,导致当时原定举行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领导人峰会取消。日前,拜登又回绝了印度今年的访问邀请,QUAD峰会又一次被迫延期,这次的理由则似乎是2024年大选年。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1月2日称,印度总理莫迪原本计划在1月27日,即印度共和国日后一天主办QUAD峰会,接待各国领导人的筹备工作本已在进行中,但在拜登拒绝了前往印度的邀请后,这些计划被取消了,新的峰会日期也迟迟未能确定。

一名与白宫高官来往密切的专家说,由于即将举行的连任竞选活动以及此前的锡克教人士暗杀风波,拜登今年很有可能不会访问印度。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印度政治专家伊恩·霍尔则分析称,莫迪会对此"感到失望",因为印度"非常希望拜登到访,并希望举行QUAD峰会"。

前述美国政治专家指出,在新德里和华盛顿的外交政策精英中,对QUAD的怀疑与日俱增,因为这似乎没有为美国带来任何好处。《悉尼先驱晨报》则借此炒作称,拜登力图通过QUAD与中国争夺在所谓"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担心"拜登再度"爽约"恐令这个小集团"作为民主屏障"对抗中国的能力再次面临质疑。

当地时间2023年5月20日,日本广岛七国集团(G7)峰会期间,QUAD领导人举行非正式会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印度《德干先驱报》在上月24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提到,早在去年5月,莫迪就在日本广岛七国集团(G7)峰会期间公布了将在印度共和国日(1月26日)前后主办QUAD峰会的计划。《印度教徒报》称,莫迪曾在9月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邀请拜登出席共和国日阅兵式,这让他成为近10年来第三位"有此殊荣"的美国总统,拜登却再因国内事务拒绝了邀请。

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2日也证实,印度这次邀请确实与拟议中的QUAD峰会有关,并且没能和其他成员国商量好合适的日期。"你知道,这也与QUAD有关,我们无法在那里建立一个着陆区......我们无法与所有人达成一致。因此,它没有成功。"他告诉印度亚洲国际通讯社(ANI)。

值得注意的是,印媒早先披露称,尽管澳大利亚反对党对总理阿尔巴尼斯的国际旅行次数的批评不断增多,但他仍愿意在共和日飞往印度参会。此外,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曾表示可以在共和日前一天抵达并出席,但官员们一直在等待白宫确认拜登是否出席。

《印度教徒报》指出,拜登自己的党内初选将于1月23日从新罕布什尔州开始,最终大选投票日将在11月举行,届时美国国会还要举行重要会议,这意味着拜登将无法在1月份访问印度,这为印度协调主办可能推迟到2月举办的QUAD峰会留下了非常紧迫的时间窗口。

据印度政府消息人士说,新德里正在为今年晚些时候的领导人会晤"寻找修改日期"。澳联社2日则称,尽管峰会召开的时间尚不确定,但澳大利亚政府仍对会议召开"充满信心"。

"我们很现实地认识到,2024年期间,四个QUAD成员国中肯定有两个,甚至可能有三个要举行重要选举,这很可能会对会议日期产生影响。"澳大利亚卫生和老年护理部长马克·巴特勒2日说,"这是四个志同道合的国家之间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安排......我们非常有信心,这些安排仍然非常非常有力。"

另一方面,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表示,"作为下一届QUAD峰会的主办国,我们将听从印度关于日期或地点的任何宣布"。不过,正如《德干先驱报》所指出的,当QUAD等集团成员国的领导人做出搁置会议这样的决定时,往往会让人对这些机制本身的严肃性产生疑问。

据《悉尼先驱晨报》,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格林最近刚刚访问华盛顿,并与白宫高级官员进行了会谈。他预计,拜登今年不会前往印度,原因有二:一是总统的连任竞选活动,二是美国司法部11月指控一名印度公民密谋在美国本土暗杀一名锡克教分离主义领导人而导致的复杂情况。

当地时间2023年9月26日,美国加州,拜登抵达莫菲特联邦机场参加竞选筹款活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格林分析,拜登今年预计将大幅缩减其出国访问的行程,因为其政治目标将是关注美国国内通胀和经济,"前往印度或亚太地区无助于拜登的连任机会,而后者才是他未来11个月的工作重点"。

印度政治专家霍尔也认为,由于目前各方面条件都不成熟,今年QUAD促成领导人峰会将很困难。格林指出,QUAD的大部分工作由外交政策官员负责,如果印度峰会无法落地,可以通过线上举办或在6月意大利G7峰会期间举行场边会,就像去年5月举行的QUAD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一样。

但霍尔在此提到:"然后你就会遇到一个问题,因为所有(政策的)势头来自于领导人,如果他们不开会,势头就不会出现。"他分析说,拜登拒绝邀请会让莫迪"感到失望","他们非常希望拜登到访,并希望举行QUAD峰会"。

霍尔补充,在新德里和华盛顿的外交政策精英中,对QUAD机制的怀疑与日俱增。"这上面挂着大大的问号,"他说,"在华盛顿的部分地区,人们感觉到QUAD并没有实现美国很多愿景,人们在问,'这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上一次的QUAD峰会原定于去年5月在悉尼举办,拜登因久拖未决的国内债务上限协商而在最后时刻取消行程,四国领导人之后于广岛G7峰会期间会晤。虽然当时会后声明只字不提中国,但西方媒体普遍认为,声明内容处处含沙射影,鼓吹"中国威胁论"。

《悉尼先驱晨报》2日则也借此炒作称,拜登力图通过QUAD与中国争夺在所谓"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担心"拜登再度"爽约"恐令这个小集团"作为民主屏障"对抗中国的能力再次面临质疑。

针对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这一机制,中国外交部此前已多次回应表示,中方一贯认为,任何地区合作机制不应针对第三方,或损害第三方利益,搞封闭排他、针对他国的"小圈子",违背时代潮流,与地区国家的愿望背道而驰,不得人心,注定不会得逞。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