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基辛格是一面镜子,今天的美国政治精英却走偏了

2023-11-30 21: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

当地时间11月29日,100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康涅狄格州的家中去世。

基辛格的一生穿越了二战、冷战,也见证了中东剧变、俄乌冲突。他是美国二战后"最具权势的国务卿",是中美关系的破冰者,也在缓和美苏关系、结束越南战争、调解中东争端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几乎"重塑"了世界格局。

在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看来,在如何处理中美关系以及其他外交事务上,基辛格就是一面镜子,映射出美国外交想要取得成功应该怎么走。然而,当前的美国政治精英们无视甚至否定基辛格的观念和建言,以致在外交方面误判重重。

当地时间2022年12月1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出席美国国务院举办的午宴  图源:视觉中国

"对中美关系,他投入了深厚感情"

基辛格去世后,各国政要纷纷哀悼,全球多家主流媒体也发表长文回顾这位风云人物的一生。法新社称,基辛格在二战后美国外交政策方面的成就"无人能及",他推动美中关系走上新的道路,"塑造了战后美国的历史"。

"基辛格所奉行的现实主义外交政策最为人瞩目。"李海东对观察者网表示,"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基辛格以务实、冷静、理性的态度处理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为处在被动和混乱中的美国外交做出了突出贡献,也让美国扭转了冷战时期的战略被动局面。当然,这是基辛格和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在互相协调、互相支持的过程中实现的。"

李海东认为,基辛格最为突出的外交成就,无疑是他为中美关系正常化做出的努力。1971年7月,基辛格作为尼克松总统的特使秘密访问中国,开启了中美关系正常化和务实合作的进程。

"基辛格此行,为后来尼克松访华做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铺垫。"李海东说,"当时,基辛格与周恩来总理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和交流,对困扰中美关系的各种'疑难杂症'进行了深入和系统的讨论,在台湾这一关键问题上,双方达成了最大公约数。可以说,基辛格对中美关系的推动作用是不可磨灭的。"

李海东表示,即便在1977年卸任美国国务卿之后,基辛格依然是中美关系的"捎话者"、"搭桥人",每当中美关系出现波折,他总会积极推动双方克服交往中的障碍和困扰,确保双方关系的稳定发展态势。

图源:CCTV国家记忆

自1971年首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基辛格在52年间100多次访问中国。今年7月,百岁高龄的他最后一次来到中国,受到中方高规格接待。10月24日,基辛格在接受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颁奖时致辞说,"我一生中一半时间都在为美中关系工作",美中之间的和平与合作至关重要,符合两国和世界的利益。基辛格呼吁美中两国共同推动双边关系重回正轨,"正如我50年前所相信的那样,我们能找到克服困难的出路"。

"战略家有感情是很难得的事,但基辛格无论从美国现实利益的角度考虑,还是基于50多年来和中国交往的经历,他对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都投入了深厚的感情。"李海东说,"基辛格内心深处非常强烈地希望中美关系稳定,希望他们那一代人铸就的中美关系良好发展的态势可以继续传承下去。"

在李海东看来,基辛格也是一个"悲剧性"人物,"在美国政策圈中,基辛格的声音并非主流,他对美国外交的很多建言,都被美国当前的决策者忽视甚至否定。基辛格的话他们会听,但也就是听听而已,很难落实到政策中去,这就是'基辛格难题'。"

"他的观念和实践在美国外交遭受重大挫折时才被使用,当美国外交恢复常态时,自由主义依然会在其外交政策中处于压倒性的优势地位。基辛格那些清醒、理性、务实的声音,在当今美国政治精英霸权思维弥漫、意识形态竞争观念普遍泛滥的氛围中显得格格不入。"

"基辛格去世时,看到的是一个高度分裂、在外交上又挫折不断的美国。我相信他是带着某种程度上的遗憾离开的。"李海东说。

"基辛格是一面镜子"

李海东指出,基辛格当年之所以能够推动中美关系破冰,是因为他能够跳出美国政界传统上持有的意识形态偏见、抛弃干预他国内政的狭隘实践,以理性、务实的态度处理对华关系,与中国进行真切和平等的交流。

"基辛格有一个很重要的外交理念,他会从历史角度审视中美关系。中国绝不是像一些西方精英认为的那样,需要被美国和西方'带着长大'。中国从来就是大国,只是近代以来遭遇了挫折。而基辛格始终有一种'中国就是大国'的意识,尊重中国的大国地位,这种尊重的意识是美国政治精英普遍缺乏的。"

2007年,基辛格与时任美国国会参议员拜登交谈  图源:视觉中国

李海东表示,美国政治精英总是带着优越感,以教师爷的心态来看待自身和对外事务,因此总是误判重重,无论是对中美关系还是在伊拉克、乌克兰、中东等问题上,他们总是有强烈的焦虑和受挫感。

"基辛格是一面镜子,映射出美国外交遭遇挫折的原因在哪里;映射出美国外交想要取得成功应该往哪儿去;也映射出中美关系要健康稳定发展应该怎么走。"

李海东说,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正处在一个弥漫着痛苦、挫折和失败情绪的外交转折之中,基辛格最终推动尼克松总统实现了对华外交上具有深远战略意义的积极大转折,"现在的美国政治精英在对华政策上也在进行大转变,而他们的转变方向又会是哪里?"

"目前来看,以竞争作为中美关系的主基调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精英的共识,这和基辛格当年得以促成中美关系正常化的理念有着巨大偏差,也偏离了时代发展的趋势。在美国现有的政治氛围中,我们还没有看到像基辛格那样对中美关系有战略性思维的人物,这也是一种'基辛格式的悲剧'。"李海东说。

今日关注
更多
阅读下一篇

海雯娜:在德国谈巴以问题,让人很分裂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海雯娜】 自从以色列对哈马斯发动袭击的行为进行野蛮报复以来,包括德国在内的国际社会迅速对哈马斯和以色列行动的合法性和道德性进行了评论。考虑到德国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