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子冒充有色人种成为社会活动家,被亲妈揭穿:她可比雪还白!

2023-02-21 22:00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讯)"我是德英混血,她爸是意大利人,她(的血统)明明跟雪一样白。"妈妈卡罗尔·佩隆(Carol Perone)无奈道,她不理解女儿瑞秋为什么改名叫拉奎尔·埃维塔·萨拉瓦蒂(Raquel Evita Saraswati),还宣称自己是拉丁裔、南亚裔甚至阿拉伯裔。

综合美国保守派媒体"每日连线"(Daily Wire)、英媒《每日邮报》等外媒20日报道,近20多年来,萨拉瓦蒂一直以"酷儿"、"穆斯林"、"有色人种"等身份标签行走江湖,并逐渐将自己打造成了一名致力于女权主义、LGBTQ+事务以及"黑命贵"等社会活动的人权活动家。

报道称,萨拉瓦蒂在美国公谊服务委员会(AFSC)中担任DEI文化首席官员("Diversity、Equity、Inclusion",多元、平等和包容),如今深陷"身份造假"争议,一封来自AFSC内部成员的匿名信要求她出面道歉并辞去在组织内的职务。

拉奎尔·埃维塔·萨拉瓦蒂(Raquel Evita Saraswati)

据外媒报道,穆斯林活动人士萨拉瓦蒂多年来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一名有色人种女性,还称其血统包括拉丁裔、南亚裔和阿拉伯裔。

但她的母亲佩隆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女儿的本名其实叫瑞秋·伊丽莎白·塞德尔(Rachel Elizabeth Seidel),而且她并不是有色人种,"我是德国和英国混血,她的父亲是意大利人。我(的血统)像积雪一样白,她也是。"(I'm as white as the driven snow and so is she。)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选择了在谎言中生活,这让我感到非常非常难过。"佩隆补充道。报道提到,佩隆还向记者分享了几张萨拉瓦蒂小时候的照片,那会儿她的肤色远比现在照片里的古铜色肤色要浅得多。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亲属也证实,萨拉斯瓦蒂其实是白人。佩隆猜测,她的女儿在高中时皈依了伊斯兰教,这可能是她决定以另一个种族的身份表现自己的原因。

多年来,萨拉瓦蒂将自己打造成一个穆斯林女性的形象,经常戴着头巾在媒体上露面,讨论伊斯兰教的相关话题。她在2007年接受保守派媒体采访时曾称,自己因一些无法透露的原因而与家人疏远。

佩隆说,萨拉瓦蒂出生在新泽西州的帕特森市,在波士顿西蒙斯大学毕业后,定居于马萨诸塞州。

《波士顿环球报》在2004年的一篇报道中曾提到,萨拉瓦蒂准备与相恋9个月的女友安·道·科尔贝(Anh Dao Kolbe)结婚。当时她20岁,那会儿的名字叫"拉奎尔·埃维塔·赛德尔"(Raquel Evita Seidel),其声称自己有阿拉伯和拉丁血统。

这篇报道援引了萨拉瓦蒂的话称,"这对情侣对于结婚这件事很有自信,但她们想多花时间来计划一些事,以同时尊重她的阿拉伯和拉丁传统,以及其33岁伴侣的越南传统。"

报道称,隔年(2005年)两人结婚,差不多从这个时候开始,萨拉瓦蒂又宣称自己有印度血统。

萨拉瓦蒂庆祝哈里斯当选美国首位印度裔副总统

离婚后,萨拉瓦蒂搬往了宾夕法尼亚州的费城,她从加入维护LGBTQ+权益的组织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并将自己打造成了一名"积极进步的社会活动家"形象,先后参与到女权主义活动、"黑命贵"抗议活动中。

今年1月,萨拉瓦蒂在Facebook上发布照片,她穿着写有"我支持每一个黑人和变性人"的T恤

的Facebook还宣传了一本名为《我无法维系的所有白人朋友》的书

报道称,萨拉瓦蒂于2019年4月被费城全国妇女组织(NOW)评为"年度女性",还与费城市长办公室展开合作,担任LGBT事务委员会主席。直到2021年6月,她加入了非政府组织美国公谊服务委员会(AFSC),担任DEI文化首席官员。

人力资源专业人士奥斯卡·皮埃尔·卡斯特罗(Oskar Pierre Castro)是当时参与聘用萨拉瓦蒂评估的人之一。他表示,萨拉瓦蒂的种族等身份标签在她被任命为DEI文化首席官员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那时我觉得,'哇太棒了,一个有色人种,一个有色人种的酷儿,还正好是穆斯林,又是女性'。"卡斯特罗补充解释称,萨拉瓦蒂当时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他认为她非常适合担任多元化和包容性的职位,"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觉得自己被骗了。"

据Daily Wire报道,截至发稿前,深陷"身份造假"争议的萨拉瓦蒂没有回应任何置评请求。

AFSC的发言人莱恩·穆莱特(Layne Mullett)则传达了该组织领导团队的一份声明,其表示组织已经接到了关于"DEI文化首席官员萨拉瓦蒂涉嫌歪曲个人身份背景"的指控,"AFSC给了萨拉瓦蒂机会来解释这些指控,她坚持自己的身份,并且向我们保证,她始终忠于AFSC的使命,我们也坚信这一点。"

不过考虑到"DEI文化首席官员"这个高级职位,给予了萨拉瓦蒂可以接触到组织内数十名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档案的权限,一些AFSC成员和组织支持者仍对此倍感担忧。

于是他们发布匿名信,详细描述了萨拉瓦蒂歪曲自己身份的历史,以及她早期与右翼保守团体的一些联系,要求她出面道歉并辞去在组织内的职务,"我们希望这将促进更多的真相和问责。"

"想象一下,那些以为她是有色人种同胞,信任她,并向她倾诉分享有关工作和生活敏感信息的人,将会受到怎样的创伤,"AFSC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层管理人员谈及此事时说道,"突然之间,她就变成了一个有右翼历史的白人女性。这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