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40岁男保姆,伺候64岁脑梗女雇主,男女有别,怎样伺候?

2024-06-15 19:13  头条

40岁住家男保姆怎样消除63岁女雇主的心理障碍?

开场白

40岁住家男保姆怎样消除63岁女雇主的心理障碍?

看看王阿姨和熊雄的自述,就明白了。

人物

1、女主:雇主,脑梗偏瘫患者王阿姨63岁。

2、男主:被王阿姨称为"驻心男保姆"的熊雄40岁。

一、王阿姨对男保姆抱有成见

我是一个十分挑剔的人。可是,脑梗让我变成了一个偏瘫患者,客观的现实,剥夺了我挑剔的权利,我感到十分地无奈。

由于我的身体偏胖,先前雇来护理我的女保姆,感到很吃力,没干几天都走了。

我老伴前些年就病逝了,我身边虽然有女儿女婿照看,但是,他们要上班,总不能时刻守在我的身边不去工作。

鉴于我的实际情况,女儿跟我商量,给我雇请一个男住家保姆,来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我虽然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但我也有尊严,我向女儿表明了态度:"我无法接受男人触碰到我的私处。"

女儿很为难:"妈,你自己不能换纸尿裤,又不接受男保姆为你护理,那要我怎么做才合适呢?"

我说:"我不管你怎么做,反正我不接受男保姆为我换纸尿裤。"

女儿说:"那我给你找一个盲人男保姆,怎么样?"

我十分明白我的处境,我经常大小便失禁,不用纸尿裤那是万万不行的。可是,我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接受男人为我换纸尿裤的行为。

听到女儿说找盲人男保姆,这不失为好主意。

可是,真的找一个盲人来,虽然解除了我的戒备心理,因为他看不见,我也就没有了尴尬。

可是,具体问题又来了,因为他看不见,除了我的那部位他看不见,就连任何事物也看不见,那他怎样为我服务呢?

女儿见我沉默了,就说:"要不,我要求男保姆,在为你换纸尿裤时,戴上头套。这样行不行?"

我认真思索了一会,觉得这是唯一的不是办法的办法,也只好点头同意了。

【这事听起来有点滑稽,可是,站在王阿姨的角度看,即便如此,王阿姨也是强迫自己顺从,日子过到这份上,也只好委屈求全了。】

二、住家男保姆熊雄接受条件

我对王阿姨女儿的要求,感到很新奇。

我也曾护理过瘫痪女雇主,有三、四十岁的,也有六、七十岁的。

开始时,别说女雇主放不下面子,我也感到十分的尴尬。

不过,这毕竟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除了用卫生来衡量之外,别的想法和看法都派不上用场。

俗话说得好,事到头不自由,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谁也不愿摊上这种事,受这种罪。

别的女雇主,难堪了几天之后,也就习以为常,不当一回事了。

我虽然还没有见到王阿姨,可是,从她女儿的介绍来看,王阿姨是一位极端固执而保守的女雇主。

要求我在给王阿姨换纸尿裤时,戴上黑布头套,盲操作。

家政公司对员工的要求,就是要尽量满足雇主的需求,让雇主得到优质的服务。

我虽然没有接触过如此固执的雇主,但也没有拒绝,迎着困难上,是我自已一贯的态度。

我除了做好心理准备,承受雇主王阿姨的任何责难,还操练盲操作的动作要领。

我对王阿姨的女儿说:"我答应你提出来的任何条件,作为保姆,让雇主满意,是必须的。我将尽力做好,那就先签三个月的合同,你们满意了,再续签。"

王阿姨的女儿也是一位爽快的人,她说:"熊先生,我是慕名而来找你做住家男保姆的,你有极好的口碑,我信得过你。"

我听了很受用,谁不愿意听到称赞呢?

我连忙说:"我只是尽力做好自已分内的事,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

王阿姨的女儿说:"我母亲的意思是,再找一个女保姆,也是住家的,专门做家务和一日三餐。而熊先生就专门护理我母亲的生活起居和个人卫生,包括清洗衣物和床上用品,还有陪我母亲溜湾。"

【熊雄懂得瘫痪雇主的心理,因人而异,他必须先与王阿姨沟通,摸准她的性格,才能对症下药,做好服务。】

三、王阿姨第一次体会到盲操作的舒适

女儿把住家男保姆熊先生领到我的床前,我看到的是面相憨厚的壮实汉子。

我对人与人的关系,历来都认为首先要看对方顺眼。只有看顺了眼,才谈得上其它。

我简单地问了熊先生的家庭情况,知道他和前妻有一个儿子,儿子玩爆竹烧了自已家的茅屋,前妻感觉生活无望,就离了婚远走他乡。

后来,熊先生和公司高管米娜结婚,当了上门女婿。

他的婚姻信息对我很重要,起码让我知道,他是一个有妇之夫。

再说,从年龄上看,他充其量也就是侄子辈。

我女儿自制了一个双层的黑布头套,我试过了,戴上真的一抹黑,什么都看不见。

他第一次为我换纸尿裤时,我女儿和女保姆阿杏也在身边。

他戴上了黑布头套,从他盲操作的熟练程度,可以看出,他是经过多次操练的。

我看着戴着黑布头套的他,掀开我的被子,用一只手端起我的臀部,用另一只手拉下我的裤子,撕下原先的纸尿裤。

这时,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总想着中止他的动作,又强忍住了。

他端着我臀部的那只手没有放下,准确地抄起事先摆放在一旁的纸尿裤,快速地兜好位置,这才轻轻收回端着臀部的手。

我狂跳的心这才平和了一点。

他熟练地粘好纸尿裤,再一次端起我的臀部,把裤子拉到位,又用被子为我盖好。

我的心这才恢复了平静。

我的女儿取下他的黑布头套,指着手表说:"熊先生,你只用了一分半钟,就完成了换纸尿裤的全过程,我为你点赞。"

女保姆阿杏说:"熊先生,我真服了你,我就没有你这样的本事。"

我自从使用纸尿裤以来,每换一次,都是一次麻烦。

而这一次,是我最享受的一次。不仅快捷,还十分地从容。

我细细琢磨,全是他端我臀部的手有劲,稳稳地端着,一直到换好。

不似那手上无力的女保姆,顾得了端起来,就顾不上兜好,折腾来折腾去,都把我折腾累了,还没有弄好。

光凭这一点,我就放下了对男保姆的天然成见,冲他微笑,说:"熊先生,你真专业,辛苦你了。"

他不好意思地说我:"戴头套盲操作,我这是第一次,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请王阿姨提出来,我一定改正。"

我说:"你虽然是盲操作,可比为我服务过的女保姆强太多了。不过,我这人心思重,让你戴黑布头套盲操作,委屈你了。"

他说:"这样好,我要向公司建议,把盲操作列入为雇主提供服务的选项。"

【经历过熊先生的盲操作,我的心结打开了。在往后的日子里,我虽然一直坚持让熊先生盲操作,可是,我能感觉到,熊先生的手好像能看清楚一切,不论纸尿裤的平整度,还是位置的合适度,都没有可挑剔的地方。】

四、王阿姨喜欢与朋友聊天

按照约定,女保姆阿杏负责买菜,做饭,打扫室内卫生。

男保姆熊雄以王阿姨为中心,负责为王阿姨翻身,伺候王阿姨大小便,为王阿姨洗澡,

梳头,换洗衣服,洗床单被褥。

外加陪王阿姨溜湾,聊天,浇花水。

当然,有的项目必须盲操作。

王阿姨的卧室里有卫生间,男保姆熊雄就住在王阿姨的紧隔壁。

王阿姨的床头有电铃开关,电铃就安在熊雄的卧室里。王阿姨随时都可以召唤熊雄到身边来。

女保姆阿杏住在二楼。

不时有王阿姨的男女朋友来闲聊。

多半是王阿姨主动邀请来的。有时,是她的朋友主动登门。

她多半是在客厅接待朋友,只有闺蜜,才在卧室深聊。

王阿姨总要留来人吃饭,预先有准备还没事,错过饭点,就只得加餐另做。虽然增加了阿杏的工作量,可是,阿杏却没有怨言,总是面带微笑把事情做好。

【其实,人与人相处,只要相互关爱,不要斤斤计较,就能和谐共处。】

五、王阿姨说:"熊先生,你不是住家男保姆。"

熊雄一听,觉得王阿姨话中有话,但又不好追问。

熊雄只有自已反思,仔细回想每一次对王阿姨的服务细节,有没有违拗王阿姨意愿的地方。

王阿姨总夸熊雄做得很好,感到很满足。那么,王阿姨怎么不认可他是住家男保姆的身份呢?

熊雄历来尊重王阿姨的隐私,从来不参与王阿姨接待朋友,只是把王阿姨安置好了之后,就回自已房间了。

就是陪王阿姨溜湾,遇到有人与王阿姨聊天,也主动回避,到一旁等候。

眼看三个月的合同期要满了。熊雄就主动问王阿姨,需要续签合同吗?

王阿姨说:"当然要续签了,具体的细节让我女儿跟你谈。"

熊雄得到王阿姨肯定的回答,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他无法理解王阿姨曾经对他说的"你不是住家男保姆"的意思,总觉得王阿姨会向家政公司投诉,要真是那样的话,他在保姆行业中努力塑造的优秀形象,将毁于一旦。

他为此更加小心服务王阿姨。

现在,王阿姨同意续签,就说明他的服务是合格的。

熊雄不知道王阿姨的女儿会对他说些什么?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