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岁上海阿姨自驾出国过年:终身未婚 近2年没回过家(3)

2023-01-25 10:42     九派新闻综合

在外9年,张瀛旅游的心境也发生着变化。

"我们讲出来玩分三种形式:旅游,旅行,旅居。刚开始我是旅游的,什么景点都要跑去玩一下,看见什么旅游点都很新奇。"张瀛说,"有的人看见景区要门票就不进去了,我是要进去的,我跑了几百几千公里,油费、车损都是钱,八九十块的门票有什么舍不得的。"

那时,她喜欢参加车友活动,和四面八方而来的陌生人相聚在同一个"窝窝",把车围成一圈,像个四合院,一起做饭、聊天。

2019年7月底,张瀛参加了自驾游东北的活动。一百五十多辆车齐聚丹东,再以10辆左右分成小组,浩浩荡荡向东北前进。

一趟下来,张瀛只觉得好累。别人车开得快,一天开几百公里,中途还能休息一会儿。她速度慢,哼哧哼哧地赶路。路好走时,时速六七十公里,遇上弯路爬坡,时速降到二三十。为了不耽误进度,她总在别人休息时提前出发。

渐渐的,张瀛发现,相比热闹,她还是更喜欢自由地玩。疫情开始后,为了避免被感染,她选窝窝都会尽量避开人群。

玩得久了,她发现景点都大同小异。前几天,她开了老远的车到野象谷,看见路边停满了车,她失了兴趣,直接折返。第二天去中科院热带植物园,在满满当当的停车场转了一圈,也出来了。

现在,她享受旅居的生活。到一个新地方,不急着去景点玩,先找一个宽阔的窝窝,一个人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晒"日光浴"。以前她喜欢织毛衣,现在愈发懒散,半成品扔在车里,她用手机看看视频,和人聊会天,一天就过去了。

张瀛在金沙江大湾旁。受访者供图

对张瀛而言,自驾是人生的一种出口,她说,如果可以,想要从20岁重新过这段人生。

四年级时,一位老师很喜欢成绩好的张瀛,总是夸她,"说我能上上海中学和上海师院附中,就是现在的上海师范大学附中,那都是市重点,名校。"

她上五年级时学业中断。直到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张瀛第一年参加考试,没有如愿考上理想的工科专业,只考上了师范中专,"我只上到五年级,甚至连五年级的水平都没有,当时是矮子里面拔将军,我是矮子里面的矮子呀。"张瀛说。

她想复读,可家人不同意,连哄带骗要她去读师范。大姐甚至恐吓她说,"如果这次不去读,之后都没有考试的资格了。"张瀛不情不愿地读了师范,之后在一所乡村小学做老师,但她"一天都不想做",张瀛说,"那不是我的志愿。"

当时老师的薪资不高,学生也不愿意听课,张瀛每一天都觉得痛苦。"有的人能随遇而安,但我就是做不到。"张瀛说,"因为我的梦想不是不能实现,而是被人为地阻止了,感觉很憋屈。"

她有两个同学,成绩都不如她,考了三次,一个考上了上海财经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另一个考上了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去了华东师大附中当老师。

"我一生都是不满意的,我只有看见山,看见水,才心旷神怡,忘记之前的事情。"张瀛说。

从教师的岗位停薪留职后,她做过毛衣加工的生意,也做过保险。她总是业务第一,保持着从业以来零投诉的记录,但她没有朋友。"我跟领导关系不好,其他的同事也会疏远我。"

她没结过婚,"工作不满意,我什么都不想。"有人给张瀛介绍对象,她不愿意,觉得结婚后,两个人就一辈子待在农村了。

问起她是否后悔没有结婚生子,或是担心未来时,她会说:"有的人是子孙满堂,最后还是孤独终老。他们把子孙带大了,盖个大楼房,最后把房子腾出来给儿子结婚,自己去住养老院。"

如果有一天体力无法支撑她继续开车向前,"我就把自己安乐了。"至少此刻,只要还能继续往前走,她会一直在路上。

今年春节前,张瀛跟妹妹说,不回家过年了。从云南到上海,近三千公里,就算连续开车也要两天。她打算春天到来后,去西藏看看。

这一次,她要驾驶她的车,穿过悬崖峭壁,一路向高原走去。去看茫茫天空下,牦牛在草原上奔跑。

阅读下一篇

74岁儿子给96岁母亲磕头拜年,家属:他们身体都很硬朗,给老人拜年是家族传统

原标题:吉林74岁儿子给96岁母亲磕头拜年,家属:他们身体都很硬朗,给老人拜年是家族传统 大年初二,吉林洮南县一位74岁的老人给其96岁的母亲磕头拜年的视频,在社交媒体引发关注。 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