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驻村挂职日记之三:贫困户的“脱贫饭”

2018-06-12 11:41     新华网

新华社南昌6月12日电 题:贫困户的"脱贫饭"

新华社记者范帆

2018年5月15日 天气晴 星期二

今天午饭前,郑兵书记告诉我,今天到李桂庭家里吃午饭。

李桂庭曾是村里的贫困户,因为儿子患上了鼻癌,家里的积蓄都用于治疗费用,生活一度难以为继,他们家也因此被评为了贫困户。但是这位在村里出了名的能吃苦的汉子,被评为贫困户以后不等不靠,靠着自己养的一匹马,经常到山里去帮人驮运货物,再加上打些零工,生活逐渐走出了困境,再加上扶贫干部时常到家里来走访帮扶,他创造美好生活的劲头也越来越足。

尽管已经脱了贫,但是去他家吃饭,不会给他们添麻烦吗?我的心里犯起了嘀咕。

郑兵一眼就看出了我的顾虑,他笑着告诉我,这是贫困户的"脱贫饭",是让我们一起去庆贺的,我们要是不去,贫困户会觉着我们看不起他们。

原来,为了更好地开展帮扶工作,驻村工作组的成员在来到村里的第一天,就决定不做"走读式"的帮扶干部,他们把被褥和行李带到了村部,和村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大到产业发展和政策帮扶,小到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帮扶干部都全天候"在线",在同吃同住同劳动的过程中,村民们和帮扶干部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山里人秉性淳朴,也懂得感恩,许多贫困户脱贫"摘帽"后,为了感谢帮扶干部的用心付出,纷纷主动邀请他们上门吃上一顿"脱贫饭"。

驻村工作组成员郭发龙告诉我,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也觉得不好意思,但是经不住脱贫户三番五次的盛情邀请,"农村就是这样的,人家请你吃饭,你一再推脱不去,人家心里会有意见的。"

于是,每逢村民邀驻村干部去家里吃个便饭,驻村干部就自己也买点菜带到贫困户的家里,避免让贫困户破费。

在去吃饭的路上,郑书记问我:"你知道什么是吃'派饭'吗?"

我摇了摇头。

然后郑兵便给我补了一课,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条件比较艰苦,干部下乡没有食堂吃饭,便只能在村民家里吃,一天一户轮着来,饭后要留下伙食费。端起碗,边吃边聊,可以密切干群关系,让干部更加了解基层的情况。吃"派饭",曾是那时干群关系密切的一个象征。

阅读下一篇

媒体评高铁票降至地铁价:无竞争不优化

高铁票降至地铁价:无竞争不优化 燕农 自4月28日起至今年年底,铁路部门将进一步扩大铁路局集团公司管内部分动车票价下浮折扣,最大折扣幅度将达到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