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哈珀:我在美国精英大学教书,聊一聊美国大学招生中的种族博弈-泰勒·奥斯汀·哈珀

2023-07-07 09:30  观察者网

【文/泰勒·奥斯汀·哈珀,译/陈佳芮】

几年前,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利用暑假兼职帮助亚裔美国人的孩子,使他们看起来不那么像亚洲人。那时我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帮助高中生为大学入学做准备。而我当时的住处离皇后区法拉盛的华人和华裔聚居地只有几英里。我还记得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一个炎热的夏日午后,我来到一间狭窄的公寓,聆听青少年客户的需求:让我仔细阅读她的大学申请书,并确保她看起来不会太像亚裔。

我记得我在一个老旧空调的异响中大笑;我以为她在开玩笑。

但她还是板着脸说了下去。她感觉,好的大学不想让亚洲人进去,因为他们已经有太多了--如果她看起来太像亚洲人,她就不会被录取。她列出了教会中的一些亚裔和亚裔美国朋友名单,他们有出色的课外活动和优异的考试成绩,但是他们甚至被他们的"安全学校"拒绝了。

两名哈佛学生参加关于大学招生平权法案的辩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几乎我接手的每一份大学招生辅导工作都会有一个相同的要求。华裔和韩裔的孩子想知道如何使他们的申请材料看起来少点华裔或韩裔的特征,富有白人的孩子想知道如何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富有、不那么像白人,黑人孩子想确保他们的形象足够像黑人,拉丁裔和中东裔的孩子也是如此。

似乎我作为导师接触的每个人,无论是白人还是棕色人种,富人还是穷人,学生还是家长,都认为进入精英大学需要我所说的种族游戏化。对这些学生来说,大学录取过程已经沦为行为艺术,他们的任务是最小化或最大化他们的身份,以换取他们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很快,我自己也要被迫玩这个游戏:几年后,作为一名黑人博士候选人,在寻找我的第一份工作--大学教授时,我苦恼于是否、以及如何谈论我的种族,以使我成为一个可能的多元化雇员。我觉得勾选这个选项是一种欺骗,而不勾选则是自我破坏。

无论是为了获得录取通知书还是终身教授职位,名校的激励机制都是鼓励种族游戏化的。现在,因为最高法院驳回了大学招生中的平权法案,这种情况只会变得更糟。平权法案的兴起无意中产生了一种种族游戏化的文化。它鼓励许多学生和他们的父母思考通过种族来提高或复杂化他们的录取机会;反过来,平权法案的结束只会使事情恶化,使学生和家长变得更有"创造力"。

我明确指出的是,我不是平权法案的反对者。如果不是因为平权法案,我想我在本科阶段不会进入哈弗福德学院,不会进入纽约大学读博士课程,也不可能在贝茨学院任教授的职位。我相信平权法案是有效的,它对于纠正动产奴隶制的历史罪恶及其无数的后遗症是必要的。最重要的是,它是对事实上现行的白人平权法案体系的重要平衡,白人平权法案体系鼓励许多学业平庸(和更富有)的学生,因为他们有父母的庇护或只是善长于某项体育运动。

美国高校为体育特长生提供更优惠的入学机会图片来源:美国加州南麓私立学校

我相信平权法案是必要的,但是它也在无意中帮助创造了一种扭曲的、种族至上的美国大学文化。在学生踏上滚滚绿茵之前,他们就被鼓励将种族身份视为其人格中最突出方面,与他们的价值和优点密不可分。

许多名校在录取过程中将种族游戏化。在不影响捐赠的情况下,想方设法最大化种族多样性。例如,一些学院和大学通过接受能够支付全额学费的少数族裔学生,以便宜的方式提高多样性统计。即使是无条件录取的学校,在招募不需要财政援助的少数族裔学生方面也有显著的记录。(据估计,哈佛大学超过70%的黑人、拉丁裔和美国本土学生的父母都受过大学教育,收入高于全美中位数)。

尽管有些名校并不总是符合平权法案的精神:为那些最需要的人提供帮助。但目前的制度也设法保证了高等教育中的种族多样性,包括工人阶级中的少数族裔申请者(我也是这些学生中的一员)。然而,在平权法案被驳回后,我们不健康的种族游戏化系统将加剧,而这对种族正义没有任何好处,也没有为平权法案提供真正的结构性纠正。

但请放心,多样性将作为一种精神持续下去,原因很简单,绝大多数学生都说他们想要它。《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在其排名中考虑了来自代表性不足的学生的成功,而且谈论多样性代价很低。像大学、银行和科技公司这样富有的机构已经将多样性、公平和包容(D.E.I)降低为一种品牌战略的实现。毕竟改变教学大纲或宣布成立由现有员工组成的D.E.I.工作组,不需要任何成本。

在过去,名校可以通过平权法案增加种族多样性,这种表演性的信号基本上是无害的。但是,带有种族意识的平权法案被禁止后,在这样一个新的教育环境中,人微言轻的D.E.I.组织承诺将在道德上清洗高等教育体系,改变基于习惯和经济上的考虑,而忽略许多黑人、棕色人种和贫困学生的设计。

正如我的本科院校在放弃无条件录取政策时发现的那样,录取低收入的少数族裔学生是昂贵的。一位校报作者指责此举是为了实现"财务上可行的多样性"的转折。在最高法院决定取缔平权法案后,我们甚至不会再有录取低收入少数族裔的情况,只有经济上切实可行的录方案才能实施。

尽管最近有人谈论基于阶级而非种族的平权政策,但我对这种做法能否增加种族多样性表示怀疑。在某些州,已经取缔有种族意识的平权法案,但是基于财富的录取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未能阻止少数族裔学生从名校流失。我们也没有理由怀疑他们会突然开始成功。

这就留下了种族游戏化。

写申请书将进一步沦为凯恩斯选美比赛反常的、种族化的版本。许多少数族裔申请人(以及他们的父母和导师)将不得不去猜测哪些信息将对招生官或所申请的特定学校最有吸引力,包括种族或民族,甚至粗鲁的民族偏见。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在多数意见中提供了一个游戏化的路线图,他写道:"没有什么禁止大学在录取时,考虑申请者讨论种族如何影响自己的生活,只要这与申请人可以为大学做出贡献的性格品质或独特能力挂钩。"

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为下排从左到右数第三位。图片来源:路透社

事实上,这种情况已在发生:正如社会学家阿雅·沃勒贝(Aya WallerBey)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发表的一篇精彩但令人沮丧的文章中写道,少数族裔的大学申请者敏锐地意识到,如果他们吐露自己最黑暗的经历,他们更有可能被录取。同时,许多白人、亚裔或富人申请者会继续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白、不那么亚、不那么富。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进入名校最合适的机会。

期待更多的反种族主义法案计划,更多虚无缥缈的去殖民化,更多的强制培训,更多的骗子顾问,更多空洞的报告,更多工作无意义的行政人员,更多肮脏的土地承认("对不起,我偷了你的房子!"),更多表演性的白人自我鞭挞,更多象征化的少数族裔教职员工。

在关于种族喋喋不休的争论中,如果你能够置身事外、冷静观察,你可能会开始注意到越来越少的棕色和黑色人种的孩子在校园里读书。而且,在接下来,越来越少的棕色和黑色人种的医生在产科病房。事实将证明,所有这些举措与真正打击结构性种族主义几乎毫无关系。我们很可能会发现自己在越来越多充满更白、更富有孩子的教室里教托尼·莫里森(Toni Morrison,美国著名非裔女作家)。

那么,该怎么做呢?如果精英学院和大学真的关心多样性,接下来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首先,他们应该退出D.E.I.工业复合体,该工业复合体优先考虑廉价修复、提高认识和一次性的演讲活动,这些活动已经被证明收效甚微。如果你在这些地方工作或参加过这些会议,当人们声称要采取反种族主义的行动时,可以要求他们具体地解释,这将对谁有实质性的帮助,以及如何对他们有实质性的帮助。(提示:如果没有花费某人大量的时间或金钱,那么它可能是垃圾。) 如果"成功"是文化中无法量化、记录或有意义地评估的改变,那么它可能只是在胡说。所以要看清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而不仅仅是只听他们的说辞。如果所谓的讨论只是为整个校园有更多的富人和白人而提供掩护,那可以说,什么都不做都比做这样的公关骗局要好。

第二,精英大学应该联合起来,扼杀寄生于美国高校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 U.S. News & World Report )排名系统。这个臭名昭著的大学排名多年来一直受到抨击,它们依靠一系列指标比如毕业率,有效地奖励院校招收更富有、更白的学生,并错误地将优秀与捐赠规模联系起来。由于贫困和少数族裔学生更有可能因为他们无法控制的情况而放弃上大学,那些针对这些群体的院校很可能会在排名上受到打击。一些著名的法学院已经停止参与该排名系统,最近哥伦比亚大学成为第一个这样做的常春藤联盟本科院校。

USNews世界大学排名。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精英大学的校长们现在应该集体宣布退出这个排名系统,这将使他们能够重新构想招生过程,而不必担心受到惩罚。

至于学生,如果我再次辅导,坐在有天赋的棕色或黑色人种孩子的对面,如果他们担心最高法院只是让他们更容易被挡在梦想的学校之外,我会给出什么建议?

请记住,种族游戏化仅仅是一个游戏。不要理会任何想让你相信上常春藤大学是通往幸福、成功、种族平等的唯一途径--其捐赠额与一个合理规模的国家的名义G.D.P.一样大。民权领袖们忍受警犬和消防水管的冰冷洗礼,并不是希望有一天他们的子孙能够成为藤校毕业的风险资本家和管理顾问。请记住,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并没有梦想建立一个多种族寡头政治,他所说的 "机会的金库 "并不是只藏在耶鲁大学的金色大门后面。生活中还有其他不需要游戏的道路。请记住,希望无处不在。

【本文发布于2023年6月29日《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