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怎一个乱字了得!"基辛格的“旧外交”理论过时了吗?

2023-11-30 15:00     中国新闻周刊

基辛格的"旧外交"理论过时了吗?

当地时间11月29日,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康涅狄格州的家中去世,享年100岁。

基辛格一生传奇,曾于上世纪70年代担任美国务卿,对美国外交政策影响重大,被美国前总统福特称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务卿"。他在自己的政治生涯中,也为中美关系做出了杰出贡献。在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期间,基辛格于1971年7月9日秘密访华,为中美建立外交奠定了良好基础。1972年2月,基辛格陪同尼克松总统访华。

基辛格曾表示,第一次访问中国后,他此后已有100多次踏上这片土地,"每次都会有新的收获"。基辛格最近一次访华是在今年7月,中方以最高礼遇欢迎老友来访。

今年5月27日,基辛格度过了百岁生日。在基辛格百岁之际,翻译有《论中国》《世界秩序》等基辛格著作的胡利平女士曾在《中国新闻周刊》撰文。以下为当时刊发的文章。

基辛格的"旧外交"理论过时了吗?

5月27日,基辛格先生刚过完百岁生日。结合近年来我参与翻译的几本基辛格著作 ,从《美国需要外交政策吗?》《论中国》《世界秩序》,到刚出版的他与他人合著的《人工智能时代与人类未来》以及尚待出版的《领导力》,浅谈一点个人感想。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基辛格先生对当今中美关系乃至整个国际局势的心情,那就是"忧心如焚":担忧中美两个大国可能会走向对抗乃至陷入冷战,甚至爆发热战;担忧上个世纪两场世界大战前的一段历史可能会再次重演;担忧二战后建立的世界秩序会走向瓦解。一言以蔽之,当今世界,怎一个乱字了得。

从基辛格近年来出版的一系列著作中不难看出,这位百岁老人的忧心也在不断加重,从关注冷战结束后层出不穷的地区冲突和国际秩序乱象,逐渐发展到这几年深深担忧中美之间的矛盾是否会演变成为冲突,最终把两国推向战争的不归路。早在十多年前,基辛格先生就在《论中国》后记 "克劳备忘录:历史会重演吗?"中以一战前的英德关系为鉴,表达了对中美关系未来走向的高度关注。

不久前,基辛格又专门为《论中国》一书中文版出版10周年作序。新序篇幅不长,浓缩了这些年来他对中美关系方向的思考。基辛格先生直言不讳指出了中美两个大国之间存在的重大差异和分歧,再次表达了对中美关系走向的深深忧虑。与此同时,他特别强调指出,在核武器和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高科技时代,两者都不缺的中美两国必须竭力避免一场代价高昂的冲突,求同存异才是中美交往的正道。

刚刚出版的《人工智能时代与人类未来》一书从一个侧面为他的观点提供了佐证。作者通过对人工智能日新月异的发展的论述和分析,揭示了使用人工智能的现代战争对人类社会具有的不可预测的毁灭力。概括起来说就是,现代战争打不得,由核武器和人工智能科技武装起来的大国之间的现代战争更是打不得。

基辛格先生毕其一生研究并运用得得心应手的地缘政治理论是否已是明日黄花?他在《世界秩序》一书里哀叹,今天这套理论已被人视为过时的老皇历,被冠之为"旧外交"。老先生的这番话不禁让人想起两千多年前哀叹自己的政治主张不得行于世的孔子。尽管两人间隔巨大时空,但失落的心境很可能是一样的。基辛格先生的感叹不仅流露出面对现状自己的失望和无奈,恐怕也是促使他撰写《世界秩序》一书的一个原因。从书中不难看出,基辛格先生认为,当今世界的一些决策者对地缘政治的忽视和轻蔑是造成当今世界乱局的原因之一。

基辛格先生学识渊博,理论功底深厚,更有丰富的外交经验作依托。他在《世界秩序》一书中屡屡流露出对决策者无视地缘政治的不解。乌克兰危机全面升级的前几年,基辛格先生曾预感,俄罗斯不会对北约的持续东扩无动于衷。结果不幸被他一语言中。从他的敏锐观察中,难道不能可以看出地缘政治学的现实价值吗?

迄今为止,国际问题专家大多从北约肆意东扩的角度诠释俄乌之间的这场战争。我个人以为,这种观点虽然部分解释了战争的起因,但似乎还缺了点什么,留下偏狭之憾。为了对这场战争乃至整个北约东扩问题有一个更客观全面的认识,有必要深入了解不遗余力挤入北约的一批中东欧国家的历史,尤其是这些国家在沙俄帝国和苏联时代的特殊经历,了解这些国家沉淀的民族心理和情感。唯有透过历史这面镜子,方能冷静地看清现在,方能更好地预测和把握未来。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