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寻女24年相聚10天又要分离 背后辛酸让人落泪

2018-04-16 00:04     中华网

4月3日,成都,在众多媒体的见证下,失散24年的一家人骨肉团聚,王明清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女儿王启凤。女儿喊了一声"爸",王明清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王明清依然难掩找回女儿的激动。24年之前突然失去女儿的情景,已经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1994年,他和妻子刘登英从四川安岳县的农村老家到成都谋生,在九眼桥附近摆地摊卖水果,夫妇俩一边卖水果,一边照看还不满三岁的女儿王启凤。

王明清憧憬着未来的生活,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几天之后,一场灾难从天而降。1994年1月8日下午5点左右,王明清夫妇俩的水果摊点围上来一群人,其中一名男子掏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买香蕉,因为找不开零钱,王明清就去附近的其他摊位换零钱,留下妻子招呼顾客。等王明清换好零钱回来交给买水果的男子,围上来的这群人相继离去,这个时候,王明清夫妇发现一直待在水果摊旁的女儿已经不知去向,事后他们怀疑是前来买水果的这群人拐走了女儿。

记者:当那天晚上确认姑娘找不着了,你们怎么接受这个现实?

王明清:当时真的无法接受,那个时候只有跟老婆抱头痛哭,没别的选择。

女儿失踪的半年时间里,王明清停下了手中的生意,寻找女儿成了王明清夫妇生活的全部。他们在报纸上登了寻人启事,三天两头去成都市福利院打听失踪儿童招领的消息,找遍了成都市的大街小巷,却没有任何收获。而因为没有了经济来源,他们的生活很快陷入了困顿。

为了更方便寻找女儿,王明清在成都女儿失踪的区域找了一份新工作,拉板车为小区住户运送蜂窝煤,一干就是七八年。

让王明清夫妇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大女儿失踪后生活的地方竟然就在离自己老家不到20公里,离成都100多公里的地方。

记者:你从小是在哪儿长大的?

王启凤:在安岳长大。

记者:在哪儿读的书?

王明清:在来凤,其实当时我们中考的时候,就在离我们现在的老家几里的地方。

记者:那也就是说你离你这个真正的家庭没有太远?

王启凤:没有多远,最多就是20公里,也许曾经还擦肩而过,很多人都说你这个比那电视剧拍得还精彩,我说这确实是这样。

因为最初年龄太小,王启凤已经记不得失踪时的情形。在她的记忆中,自己的名字叫康英,父亲很早去世,是奶奶把她照顾长大。

记者:妈妈呢?

王启凤:没有妈妈,妈妈永远都是生活在梦里的。

记者:从记事开始就没有过?

王启凤:对,没有。

记者:家里人怎么跟你解释的?

王启凤:其实很多人都跟我说过说我是捡来的。

记者:谁跟你说的?

王启凤:村里很多人都说。

记者:你怀疑过吗?

王启凤:没有。

记者:为什么这么多人说你都没往别处想?

王启凤:没有,因为当时我也记不清到底是谁跟我说的,我爸爸最后有了我妈妈以后,我妈妈嫌家里穷生下我,我还没有断奶的时候就走了,我一直在心里就认定了这个。

记者:你在成长的过程中你觉得跟别人可能不一样的,就是你没有妈妈?

王启凤:对,就跟别人不一样,这20多年以来就因为是没有妈妈的孩子这句话,我受到了太多太多的事,太多太多的人的评论,我就觉得我不管做得再好他们都会这么说我,心里头真的一点都接受不了,当时甚至有想过放弃生命的那种想法,我真的承受不了了。

王启凤过着缺乏父母关爱的生活,而在一百多公里之外,王明清夫妇继续着寻找女儿的日子。后来,虽然又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王明清夫妇一直没有放弃对大女儿的寻找。后来因为成都市区禁止使用蜂窝煤,王明清失去了运送蜂窝煤的工作,为了扩大寻找女儿的范围,他考了驾照,使用拉蜂窝煤挣的钱买了辆微型货车跑运输。

2014年,王明清夫妇到公安部门采集了DNA样本,加入了全国DNA打拐数据库。而在另外一头,王启凤继续着自己的生活轨迹,她依然没有怀疑自己的身世,读书上学,最后离开四川到外地打工,结婚生子。2015年,跟随丈夫回到吉林省磐石市的农村生活,也就是在这一年,王明清把货车卖了,买了一辆小汽车,成了一名网约车司机,继续着寻女之路,用他的话讲,只要在路上不停地寻找,他才能找到做父亲的感觉。

记者:这些卡片是您什么时候做的?

阅读下一篇

男子吃生鱼片全身发痒 X光一照发现全身爬满虫

源自日本的生鱼片在世界各地都深受时刻喜爱,由于都是直接生食,其卫生、保鲜等问题显得更加重要。一位来自中国的男性某天忽觉得全身发痒而来到医院做检查,拍了X光片后,医生发现他全身都爬满了「条虫」,而原因竟是因为吃到不干净的生鱼片了!▼这张X光片中的景象可说是让人看的头皮直发麻!据称,这是一名中国男子在吃了生鱼片后全身发痒,到医院求诊后所拍下的,全身上下到处都是「白点」,成群条虫游走全身,光是想像就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