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官宣退出一带一路,普京突然出手,中东大洗牌开始

2023-12-09 16:33     今日头条

意大利官宣退出一带一路,普京突然出手,中东大洗牌开始

意大利宣布退出"一带一路"倡议,为何翻脸如此迅速?欧美一体同心,中国又能用哪种方式分而化之?七国集团发表声明,要求中俄立刻"分手"?俄乌战场局势愈发明朗,普京彻底转守为攻

退出"一带一路"倡议,意大利去意已决

12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意大利安莎社记者提问称,意大利已正式通报中方退出"一带一路"倡议,意方于2019年加入该倡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从中方的角度看该决定意味着什么?这对中意关系意味着什么?

对此,汪文斌回应称,"一带一路""倡议提出10年来,成果惠及150多个国家,成为当今世界最受欢迎的国际公共产品和最大规模的国际合作平台。中方坚决反对抹黑破坏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反对阵营对抗、制造割裂。

据了解,意大利是七国集团中唯一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此次退出正值中欧峰会即将举行的前夕,意大利正式退出""一带一路"倡议"虽然不会影响到峰会举行,但不可避免地给峰会蒙上了一层阴影。

根据意大利总理梅洛尼的说法,她曾多次明确表示希望退出"一带一路"倡议,理由是意大利没有能够从中获益。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9年至2022年,意大利对华出口增长19%,达到了164亿欧元;但是同期中国对意大利出口猛增71%,达到了575亿欧元,意大利对华贸易逆差从2019年的187亿欧元猛增至2022年的411亿欧元,这或许是梅洛尼做出这一决定的最主要动因。

此外,欧盟一直在响应美国的号召,要求欧盟成员国在产业供应链方面"去风险化",实际上就是"去中国化",减少对中国的进口依赖。意大利退出"一带一路"倡议,意味着其响应了欧盟的号召,响应了美国的号召,将中国视作是"竞争对手和制度性对手"。

不过,尽管如此,意大利方面在退出"一带一路"的声明中也指出,这件事不会影响意大利与中国的关系,试图尽量降低此事的政治影响。实际上,在对华关系上,意大利的各个政党具有一定共识,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建制派或者民粹主义政党,都不会主动"对华脱钩",放弃中意合作。灵活务实,这是意大利外交以及中意关系的一个重要特点。

但不同政党主导的意大利政府,在对华合作的具体态度上存在差异,例如意大利正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便是在五星运动主导的孔特政府时期,五星运动对于西方传统主流价值观有着颇高的敌意和反对意见,这是其能够跨越美西方对华意识形态隔阂,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政治基础。

而目前的意大利梅洛尼政府,则是由三个党派联合组建的,其政治立场偏右翼,强调与西方盟国尤其是与美国在外交政策上保持一致;但同时并不热衷于价值观外交,而是倾向于务实合作,比如说梅洛尼此前也曾表态愿意继续推动中意经贸合作项目,她对于"一带一路"倡议最大的不满也仅是该项目没有能够给意大利带来足够多的实际利益,并没有太多政治方面的考量。

支持欧洲一体化,中国可拆解美欧

但也要看到,虽然意大利决意退出"一带一路"倡议这件事本身可能没有太多的政治因素考量,但在这件事之外所造成的政治影响,并不会因为意大利一国的意愿而出现丝毫的变化。此前在日本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很重要的一个话题,就是其他六国向意大利施压,要求意大利尽快退出"一带一路"倡议。

美国和欧洲的同盟关系,是美西方国家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外交的基础。这一层同盟关系的形成本身颇具戏剧性,在19世纪末,虽然新世界已经在经济上超过了旧世界,但旧世界却依旧把持着国际秩序的主导权,直到一战打响,一场战争打光了欧洲精英,打碎了欧洲人的幻想;紧接着二战接踵而至,彻底打垮了欧洲主导的国际秩序;这才出现了世界上唯一一次的霸权秩序转移。

而在这个过程中,美国通过援助欧洲战后复兴的方式实现了与欧洲的结盟,随后的冷战更是使得美欧之间虽有许多不睦但始终斗而不破,经过近一个世纪的时间,双方早已习惯了这种紧密但略带疏离的关系,早已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不过,目前世界上国际关系的变化要远超常人的想象,中国的快速崛起已经明显打破了这一旧有格局,中国与美国、与欧洲的关系都在过去二三十年时间里得到了快速发展。然而,社会意识往往是落后于社会存在的,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生产生活秩序的重要乃至必不可缺的一环的情况下,美国发起的对华脱钩战略,正在严重损害包括美国自己在内的美西方国家的利益。这对中国来说固然是一个挑战,但却也同样是一个契机,许多人只有切实感受到自身利益受损,才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会改变自己的认知,社会意识才会跟上社会存在。

意大利退出"一带一路"倡议的时间点正值中欧峰会举办前夕,12月7日时,欧盟委员会主席、"七分之二个美国人"、美国代理人冯德莱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在今年内两次访华,证明了中欧关系的重要意义,并明确表示欧盟无意与中国"脱钩断链",但也同时表示分歧和矛盾需要处理和管控。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则称,欧盟寻求与中国保持稳定互惠的关系,但也会在峰会上"推动人权和民主的欧洲价值观"。

不难看出,欧洲对于中国的态度是十分复杂的,欧盟的两大领导人都是在说了软话之后立刻补上一句硬话,以此来给欧洲方面壮胆打气。在欧洲早已衰落的大背景下,欧洲各国由于体量较小,远不及中国,必须通过团结在欧盟这个集体中才能够获得相对的安全感;同时为了保持对后发国家,尤其是对中国的优越感,保持自身的制度自信,保持对欧洲未来发展的信心,又必须通过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外交的方式来针对中国。这就导致了欧洲一方面希望能够在经济上与中国加强联系,另一方面却又反复在政治上辱骂攻击中国,说到底是希望能够通过先发国家的身份来吓住中国,让中国主动让利;而不是在公平竞争中战胜中国,靠着实打实的实力来从中国获利。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想要改变欧洲对华的这种复杂心态,最佳的方法应当是替欧洲寻找一个替代方案。美国给欧洲寻找的替代方案是"对华脱钩",但这对欧洲的伤害十分巨大,因为中国不可能凭空消失;而中国也应当给欧洲寻找一个替代方案,这个方案其实是现成的,那就是"欧洲一体化"。

这里所说的欧洲一体化,是美国所不希望看到的欧洲一体化,即欧洲作为一个整体,独立于世界之林。对于美国霸权秩序来说,需要欧洲作为附庸和跟随者,一个独立的、有自己大脑的、会为了欧洲利益而与美国相左的欧洲,是极其危险的,从冷战到侵略南联盟再到俄乌冲突,在一定程度上都可以看作是美国分化瓦解欧洲,阻止欧洲捏合成一个强有力的整体的努力。

中国支持欧洲一体化,实际上就是在尝试拆解美欧,将双方从过去近一个世纪的绑定状态中拆解出来,让欧洲无需再听从美国大脑的指示,而是可以拥有一颗属于自己的大脑,如此一来就无需再搞什么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外交,而是可以转向更加务实的道路。虽然这并不意味着中欧之间在政治上可以走得更近,但至少如此一来中欧之间会少了美国这道沟壑和阻碍,彼此之间的政治摩擦和矛盾会大大减少。

G7逼中俄"分手",普京转守为攻

有一种观点认为,平等地支持追求独立自主的行为,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政治傲慢"。即便是欧洲,即便是欧洲一体化,也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短期内人们看不到欧洲真正独立自主、美欧完成拆解成为两个独立政治实体的可能性。与之相对的,国际秩序的主导者,尤其是霸权国,极其热衷于推动其他国家的附庸化、仆从化、跟班化,积极地挑拨离间其他国家,一再地试图通过种种手段来削弱其他国家,这和中国的政治主张可以说是尖锐对立。

据《观察者网》12月7日报道,12月6日,七国集团领导人及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举行视频会议并发表共同声明。七国领导人在声明中敦促中国对俄罗斯施压,以停止他们认为的"俄罗斯对乌军事侵略";要求中国遵守国际规则,应对气候变化和脆弱国家债务可持续性等国际挑战;并且在南海、台海、香港和新疆等议题上攻击中国。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统计数据,2023年1至11月,中俄贸易额达到2181亿美元,同比增长26.7%,其中中国对俄罗斯出口1003亿美元,增长50.2%。从中俄贸易额大增这件事来看,七国集团试图逼中俄分手,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由于中国的崛起,对于绝大部分后发国家来说,曾经具有绝对不可替代性的西方国家,逐渐已经不再不可替代,中国的工业品、技术、资金和制度支持,能够有效帮助后发国家在短期内摆脱困境。而上升到俄罗斯这一层级的前工业国,只要能够和中国保持贸易关系,只要能够源源不断地从中国获取各类民生物资和工业品、半成品,那么俄罗斯即便遭受美西方的全面制裁,也不会出现国内局势动荡的情况。

俄乌战场日渐明朗,莫斯科正在逐步胜利

俄乌战场上目前的局势也间接地证明了这一点,目前战况总体来说对俄军有利,双方打成了消耗战,乌克兰方面很难打出类似2022年9月的大反攻那般的战果,其人力资源正在迅速枯竭,目前的预测是在2024年中到2025年初便会消耗殆尽。在战况有利的情况下,俄罗斯总统普京都显得轻松了不少,他在12月6日罕见地出访中东,到访阿联酋和沙特两国;在其结束外访后,伊朗总统莱西又登门到访;这一表现被外界视为是普京在俄乌冲突中争得了相当的战略主动权,逐渐开始转守为攻的信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俄罗斯外交室副主任、研究员李勇慧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俄罗斯在中东有着相当可观的影响力,尤其是与沙特和伊朗的关系,和叙利亚的关系也非常特别。普京在美西方国家的严厉制裁下,特别是在对他本人发出所谓"通缉令"的情况下,仍能依次出访中亚国家、中国以及中东国家,可以说普京已经突破了西方对他的"围剿"打压和封锁遏制,普京在"全球南方"国家中打开了"外交新天地"。尽管美西方国家试图在全球舞台上孤立普京,但普京的一系列出访表明,俄罗斯有能力与全球其他地区建立联系,俄罗斯展现了自身的外交韧性。普京的外交政策调整和对外政策构想的实施是相对成功的。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则指出,普京的中东外交也反映出近一阶段俄罗斯外交的态势:一是追求大国地位的决心强烈,积极参与全球热点问题,出访中东和此前刚刚爆发的新一轮巴以冲突毫无疑问是有着相当紧密的关联的;二是讲求大国外交的制衡策略,擅于运用外交技巧,敏锐地察觉并捕捉了中东国家在俄乌、巴以和能源等议题上与美国和西方的矛盾并迅速地予以介入;三是由被动应对到主动出击,七国集团在那边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参与美西方对俄制裁,普京就在这边果断出访中东给美国的中东战略添堵。张弘认为,俄罗斯外交似乎已走出困局,正朝着正常轨道回归。

阅读下一篇

深陷“反犹”风波,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宣布“自愿辞职”

(观察者网讯)当地时间12月9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马吉尔(Liz Magill)宣布辞职。 本周早些时候,马吉尔和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校长出席“高校反犹”听证会,在接受美政客质询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