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鼓吹美国太空军事化,美媒再炒中美太空战威胁

2024-05-21 17:59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山猫】

为加快自身太空军事化步伐,美再炒作"中俄太空威胁"。美国《纽约时报》上周发布了一篇题为《新星球大战计划:五角大楼急于应对轨道威胁》的文章,文章称,由于"确信中俄在太空作战方面的快速进展"对美国军队和其他地面军事资产、在轨卫星"构成了越来越大的威胁",因此五角大楼"正急于扩大在太空发动战争的能力"。

文章表示,目前五角大楼推动的这一计划,其细节"仍然高度机密",但一些官员则声称,将太空"战场化"反映了美国军事行动的"重大转变"。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强国,一直依靠包括卫星在内的各类军事航天器来保障美军的通信、导航、目标跟踪和打击地面威胁等能力,长期以来领先世界的发射能力和在轨航天器数量使得美国在冲突中往往"占据了主要优势"。在五角大楼官员近期的一系列演讲、采访和声明中,则开始明确表示,美国正在"寻求获得新一代的地面和天基装备",能够"保护卫星免受攻击",并"在必要时"对敌方航天器进行破坏或使其失效。

资料图:"锁眼"系列战略侦察卫星在冷战期间为美国提供了巨量有价值的情报

文章写道,目前该战略与以前的太空军事计划"有根本的不同",其扩大了进攻能力的范围,与上世纪80年代未能建立的"战略防御倡议和提案"(即"星球大战"计划)相去甚远。美国太空部队太空行动主管钱斯·萨尔兹曼上将在今年3月表示,美国必须保护自己的太空能力,同时还需要能拒止对手利用自身太空能力的"敌对使用","因为如果没有太空(控制权),我们就会失败",萨尔兹曼说。

一张上世纪描绘"星球大战计划"的经典艺术画作

在一份五角大楼最近的评估中称,中俄"都已测试或部署了地基高能激光、反卫星导弹或机动变轨卫星等系统",这些系统都可能"用来破坏美国太空资产"。近期还有报道宣称,俄罗斯"可能正在开发一种天基核武器",用于"广泛摧毁轨道上的商业和军用卫星",五角大楼官员则以"俄罗斯在俄乌冲突期间使用的电子干扰装备破坏了美国先进的武器系统"为例,来阐释美国"必须加强太空防御"的原因。美国太空部队太空资产保卫负责人斯蒂芬·惠廷上将上个月也对记者渲染称,这些"是真实的、已经被部署在(太空)环境中"。

另一方面,作为美国空军和美国太空部队的共同行政领导,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则声称,提高太空部队作战能力主要是由"中国不断扩大的太空军事装备阵容"所推动的,肯德尔直言不讳地表示,中国已经部署了一些"能够瞄准美国部队"的太空能力,所以除非能够击败这些,否则美国将"无法在西太平洋成功开展行动"。惠廷进一步渲染称,中国的情报、监视和侦察卫星自2018年以来"增加了两倍",形成了一张"太平洋上用于搜寻、确认和跟踪的杀伤网",可以用于"瞄准美国及其盟国的军事能力"。

然而根据截至2023年5月的相关公开数据显示,在全球在轨的全部7560颗卫星当中,仅美国所拥有的多达5184颗,占比近7成,其中公开为美国政府和美军所有的卫星就达413颗(167+246颗),相比之下,俄罗斯仅有181颗、我国在轨卫星也仅有不过600余颗。

上月24日,美国、日本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一份"不在太空部署核武器"的决议草案,考虑到公平原则,中俄方面则针对性提出"不在外层空间部署任何武器"的提议,两份草案均未获通过。

今年1月2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国长期反复翻炒"中国外空威胁论",污蔑抹黑中国,不过是为了自身扩张外空军力,维持军事霸权寻找借口而已。事实上,美国长期将外空界定为"作战疆域",大力发展外空军事能力、挑动大国对抗,是外空军事化、战场化的最大推手和外空安全的最大威胁。美国长期滥用技术,而已跟踪并危险抵近别国航天器,增加了外空物体碰撞风险,是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

事实上,美国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即开始进行反卫星武器试验和研究,其中包括使用核战斗部的空射弹道导弹、以核爆炸为能量源的X射线激光以及传统的高能激光器或定向能微波武器,并且考虑在轨道上部署带有固定激光器和用于瞄准的折叠反射镜的进攻性卫星。世界上首款能够由战术飞机携带的ASM-135空射反卫星导弹,也是美国为与苏联争霸为目的而开发的,2008年,美国还以"防止剧毒燃料落入地球"为名,发射"标准"SM-3舰空导弹摧毁了一颗因故障失效的侦察卫星,直到2022年,美国才单方面宣布停止"动能碰撞方式的反卫星试验"。

1959年,美国就曾试射马丁WS-199B"大胆猎户座"空射弹道导弹,以6.4千米的近距离飞掠"探索者六号"卫星,核战斗部在这一距离上可以有效摧毁卫星


正从F-15上发射的ASM-135 ASAT反卫星导弹

但这并不代表美国在外空军事化步伐上有所收敛,表面上看,美国逐渐倾向于转向电子手段、定向能武器等其他更为精准的方式实现外空杀伤效果,如美国正现代化升级早已长期拥有具备电子干扰、破坏卫星通信的地面设施系统,前美国太空部队上校查尔斯·S·加尔萨斯最近的一份报告则列举了三个"可能使敌方卫星失效"的例子,如网络攻击、地面/天基激光武器或高能微波等,上世纪90年代,五角大楼资助的一份研究报告就提议,制造一颗"杀手卫星",发射高能射线烧毁敌方卫星电子设备,当时预测这将在2025年成为美国空军作战行动的一部分。

上世纪末,美国率先开始研制可重复使用的X-37"轨道测试飞行器",2004年项目由美国国防部管理负责。在其开始入轨飞行之后的2010年代,尽管在官方口径上,美国军方及部分相关人士一再否认,但外界不断有分析认为,X-37B可用作间谍卫星或向太空运送武器,并已被用来监视敌国航天器。

美国长期在轨维持1架X-37B执行"秘密任务"

此外,文章透露称,五角大楼正在单独致力于发射的新一代军用卫星在形态上则进一步变化,可以机动变轨、在轨补充燃料,或者具备机械臂,从而直接捕捉并可能破坏敌方卫星。此外还计划加强对反导系统中导弹防御卫星的防护。明年底,两家由五角大楼授予合同的公司还将发射两艘航天器,作为假想威胁和拦截载具展开试验,其中拦截载具虽未搭载武器,但已具备能够携带武器的收纳仓。

对威胁的夸大渲染,往往出自基于己方行为的"俺寻思"式推断,动图出自美剧《太空部队

即便如此,仍然有大量声音持续渲染美国的所谓"太空危机",五角大楼方面和国会议员几乎一致认为"太空部队的行动速度仍不够快",萨尔兹曼表示,他正在努力想办法降低美国(军用太空资产)在天基攻击时的脆弱性,他在上个月对参议院方面称,避免出现意外情况首先需要始终保持对太空领域的"准确理解",因此,在2025财年拟编列的294亿美元太空部队预算当中,约有24亿美元用于了"太空领域意识"这一部分。

基于这些项目的保密程度,使得外界难以可靠估计美国政府在破坏或使对手航天器失效方面累计花费的资金。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研究军事太空预算的工程师托德·哈里森表示,每年的相关预算可能高达数亿美元,但即便如此,美国在太空部署大量进攻性武器的努力获得进展可能还需"5到10年的时间"。亚拉巴马州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迈克尔·罗杰斯在则上个月的空军预算听证会上表示,美国没有"以在太空作战和获胜"所需的速度来获得反航天器能力。

尽管包括已有美国国内在内的大量声音认为,美国正在"过于努力"地将太空变为战场,并呼吁禁止所有太空武器,也有来自美国的和平活动家称这些太空活动"正是美国出于对霸权地位的追求",不过美国显然不会理会这类言论,目前五角大楼还正通过一项名为"奥林匹克卫士行动"的跨国项目,以纠集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内的主要盟国协调各自的反航天器行动。美国太空部队太空行动副主管德安那·M·伯特在今年早些时候也表示称"如果(太空作战)真的发生了,就必须做好战斗和胜利的准备"。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