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杰·普拉沙德:一场“过气”的峰会,也是西方的黄昏

2024-06-18 09:00  观察者网

【文/维杰·普拉沙德,翻译/观察者网 郭涵】

6月13日至15日,七国集团(G7)领导人在意大利萨维莱特里镇一处名为博尔戈-埃格纳齐亚(Borgo Egnazia)的豪华度假村举行会议。整个会议充斥着一种"过气"的氛围。

然而,在场所有领导人的国内支持率都是负面的:英国首相里希·苏纳克(-54%)、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51%)、日本首相岸田文雄(-40%)、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38%)、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31%)、美国总统乔·拜登(-18.5%)和意大利总理焦尔吉娅·梅洛尼(-10%)。

苏纳克基本确定将在7月4日的英国大选中落败,而拜登在11月5日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不敌唐纳德·特朗普的可能性越来越大。马克龙的政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表现不佳,以至于他仓促宣布在6月底7月初举行国内议会选举,届时他的政党很可能会大幅输给人气大涨的极右翼与左翼联盟。这便是G7领导人的组成--六位政治命运走下坡路的男性,和唯一一位主持会议的女性,而她的极右翼主张令她与在场的所有男性产生分歧(比如,她反对堕胎权的主张)。

也许正因为这届会议上的领导人将很快离开他们的位置,所以不必过度关注这场会议。当G7的国内政治天枰摆动后,他们达成的这份公报还具有任何效力吗?当然,英国大选对G7政策的影响可以忽略,毕竟潜在的获胜者--工党与现任党首基尔·斯塔默(Keir Starmer)在谈论G7对中国与对俄罗斯政策军国主义时,表现出同样的沙文主义立场。

然而,法国(虽然马克龙将留任至2027年,但法国总理很可能是位极右翼人士)和美国的选举结果将可能导致G7出于务实考虑,对俄罗斯采取明显不那么咄咄逼人的态度。与此同时,他们不一定改变G7及其军事联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敌视中国的政策取向。

特朗普曾表示,如果重返白宫,他看待问题时将更少地采取"大西洋"式视角,且将允许欧洲人建立自己的安全架构,不必由美国纳税人来买单。至于欧洲民众是否愿意政府提升军费开支(这是特朗普的路线所要求的)、维持长期财政紧缩,后者源于因制裁俄罗斯导致的燃料价格高涨,我们拭目以待。

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显示,如果G7与北约的对俄方针意味着欧洲生活水平的下降,那么选民并不愿意支持这一方针。

G7峰会留下的整体印象是虚伪和彷徨的。G7一方面全力支持乌克兰在其领土上继续进行消耗战,另一方面却对以色列针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灭绝战争发表冠冕堂皇的声明,没有一字一句谴责以色列政府。对俄罗斯的持续关注与对以色列的沉默令整个G7会议显得乏味,不仅与全世界的普遍情绪脱节,也与G7国家民间的情绪格格不入(比如,在美国,绝大多数人都希望看到加沙地带停火;而G7领导人躲在一个荒谬的方案背后,坚信拜登有关"全面协议"的幻觉,这与以色列同巴勒斯坦人在开罗举行的、由埃及和卡塔尔斡旋的谈判背道而驰)。

就连关于G7峰会的新闻报道也没有把重点放在领导人的主张上,而是更多地拍摄拜登恍惚的神情与会场优美的风景--这些都是不必要的分散注意力之举。所有新闻报道中都找不到对峰会提议的严肃分析,因为那姿态空洞、充斥着陈词滥调的公报中根本没有值得分析的内容。

6月13日,G7领导人出席活动(社交媒体视频截图)

以公报中关于经济话题的表述为例。这些措辞似乎来自20世纪90年代的全球化顶峰时期("促进强劲与包容的经济增长,维护金融稳定")。这种分析脱离了现实,因为现实会迫使G7集团承认其经济正在停滞的增速中挣扎,就算存在任何经济增长,其分配也是严重不均衡的;不稳定的工作取代了体面的工作,对普通人来说,紧缩政策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日常状态。

G7国家必须承认,全球经济增长是由G7以外的国家(如中国和印度)推动的,与这些国家脱钩的政策不仅会伤害他们,还会严重影响G7国家本已陷入困境的经济。

公报中还出现了更多大男子主义式的话语,要求没收俄罗斯主权资产以支付G7国家挂在嘴边的"高尚"目标。这将加速许多全球南方国家已经在推进的努力,即将本国主权资产存放于黄金或美元、欧元以外的货币,因为他们担心,如果把资产存放在西方的货币和金融体系中,就有可能被没收。所有"基于规则"的讨论对这部分国家来说毫无意义,即使是沙特阿拉伯这样的国家也害怕资产遭到没收,放弃了有50年历史的"石油换美元"协议。

G7峰会讨论中关于全球经济的整个章节都不是基于事实,而是基于上一个时代(全球化顶峰时期)的意识形态框架写就。

最不连贯的关键领域之一是供应链的部分。G7承诺建设"有韧性的经济体与供应链",这是一份奇怪的声明,考虑到G7国家已经接受了美国政府有关同中、俄经济广泛"脱钩"的政策。中国不仅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也是许多G7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而俄罗斯经济则继续以折扣价格向许多全球南方国家(包括印度,印度总理莫迪也出现在G7会议场边)提供能源。

然而,即使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建立供应链的主张,其目的也不是为全球打造可靠的运输网络。这是一项非常契合美国"新冷战"目标的政策,也是为什么美国将围绕供应链的讨论推向了"有必要集体确定关键性物资、战略部门和供应链,以便未来在G7国家内部进行协调"的方向。

整场讨论的目标都围绕着美国宣称的一场"资源战争",战争对象是那些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绝大多数在亚洲),以及这些国家对世界各地资源的商业收购。美国认为,当有必要时,必须使用武力手段阻止这些国家获得商业资源,而"关键物资"的运输路线必须由西方国家或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控制。

虽然G7并没有直接点名中国或其它奉行统制经济或国家管理政策的国家,但他们确实以一种笼统的方式表明,G7贸易战的目标是那些拥有国有企业且对经济进行严格管理的国家(例如,G7政策的目标是"不透明和有害的工业补贴、国有企业扭曲市场的做法以及各种形式的强制技术转让")。

围绕供应链的讨论不仅打着全球经济的名义试图将世界经济体系一分为二,还试图通过滥用1982年的《国际海洋法公约》将全球供应链军事化(美国尚未签署加入该公约,但美国却利用该公约设定的"航行自由"概念来对付任何试图发展本国水域主权的国家,比如也门对红海航道部分水域的主权和伊朗人对海湾地区构成该国领海的部分水域的主权)。

尽管G7公报使用了"粮食安全"与"可持续发展"等自由主义话语,但其重点却是深化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新冷战"。数十亿计的美元--G7国家本可以用这笔钱改善国内就业环境与基础设施建设--将继续被用于陷入僵局的乌克兰战争,这场战争只会朝更加危险的方向发展(如北约国家允许乌克兰使用北约武器攻击俄罗斯本土)。

对于本来就不相信G7国家"永恒的统治"的读者来说,其话语充斥着明显的扭曲。G7领导人强调,"伊朗必须停止制造区域不稳定的行动",但在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发动种族灭绝战争、以色列袭击伊朗驻叙利亚外交官的背景下,这话听起来就很奇怪。正是全球北方国家支持的以色列与G7国家支持的北约才是破坏世界稳定的力量。

指望G7国家将自己视作破坏稳定的力量无异于痴人说梦,但这确实是G7国家所扮演的角色。明年在加拿大的阿尔伯塔省召开下一届峰会时,G7的政治面貌将不同于今日,那时全世界将给予的关注会比今天的更少。这确实是G7的黄昏。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