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内6000人死亡,巴尔的摩成为美国“吸毒过量之城”

2024-05-24 15:29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阮佳琪)当地时间5月23日,美媒《纽约时报》发布了其与《巴尔的摩旗帜报》针对美国马里兰州最大城市巴尔的摩市吸毒问题的联合调查报道,发现这座在治理毒品成瘾上曾被树立为所谓"典范"的城市,在过去6年里却迅速沦为了"吸毒过量之城",死于吸毒过量的人数暴涨至6000人左右,增长速度在全美主要城市中"前所未见"。

在查阅数千页政府文件、访问了100多名卫生官员、治疗服务提供者和吸毒成瘾者后,《纽时》认为,这些资料揭示了巴尔的摩市领导人在应对这场严峻危机上的失败程度,市政府许多被用以打击吸毒过量的努力最终都陷入了停滞,包括市长和曾领导该市卫生部门的副市长在内的几名市政府领导,他们甚至不清楚这座城市的吸毒问题具体已经糟糕到了何种地步,直到看到《纽时》展示的汇编数据。

自2013年以来,巴尔的摩的吸毒过量致死率翻了两番

6年死亡人数暴涨至6000人,市政厅边上都有吸毒者尸体

据《纽时》报道,一般情况下,州和市机构会跟踪其管辖范围内的死亡人数,并向美国疾控中心报告。但马里兰州和巴尔的摩市的官员往往以"医疗隐私"为由,拒绝公布有关吸毒过量者的更详细信息。《巴尔的摩旗帜报》因此将该州的首席法医办公室告上法庭,并取得了最终胜利,迫使该机构不得不交出死者完整的尸检报告,其中信息包括死者身份、死亡地点和死亡方式。

资料显示,这些死于吸毒过量的人来自巴尔的摩的各个阶层:厨师、律师、公交车司机、工程师、机械师、教师、餐馆老板、木匠、退伍军人、医生、销售员和戒毒中心的招募协调员。其中既有退休人员,也有失业人员。

自2020年以来,甚至还有至少13名4岁以下的儿童在接触毒品后死亡。在这个少数族裔占比达到62%的城市,50至70多岁的黑人男性吸毒过量死亡率最高。然而只有少部分的吸毒过量事件会登上头条新闻,大多数公众对此并不知晓。

在整个巴尔的摩,因吸毒过量死亡的人数不断攀升。据报道,全市三分之一的街区都发生过吸毒过量致死事件,在过去六年中已有近6000人因此丧生。

从2018年到2022年,这座城市的吸毒过量致死率几乎是其他任何大城市的两倍,在汽车旅馆、空置房屋、公园和足球场……甚至是市政厅拐角处和卫生局外都发现过吸毒者尸体。

在《纽时》看来,仅仅6年时间,巴尔的摩已经成为了美国大城市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毒品危机中心。

从2018年到2022年,巴尔的摩的吸毒过量致死率远远超过了美国其他大城市

这些触目惊心的死亡数据,就连其他城市的政府官员和卫生专家看了都感到震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约书亚·沙夫斯坦(Joshua Sharfstein),曾为巴尔的摩市的卫生专员。他直言,这种程度的死亡人数在"该市历史上是前所未有过的"。

"市政府在盲目飞行"

许多巴尔的摩市议会议员都提到自己身边有朋友因吸毒过量离世,或是亲眼看见有人倒在了路上。

市长布兰登·斯科特(Brandon Scott)曾回忆说,有一天他深夜回家,发现邻居就倒在公寓的台阶上,"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但知道了这一点,我们就必须想办法做得更多。"

然而事实上,《纽时》报道称,巴尔的摩如今的领导层将注意力集中在枪支暴力、大流行病、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后治安紧张等其他问题上,对治理毒品问题的应对措施变得"脱节"。

在过去30年里,巴尔的摩几乎一直是美国大城市中服药过量致死率最高的城市之一,更一度被称为美国的"海洛因之都"。按照《纽时》的说法,过去巴尔的摩在毒品治理上是"走在公共卫生创新前沿"的。

怎么个"创新前沿"法?

文章举了几个代表性例子:先是为了防止艾滋病毒和其他血液传播疾病的传播,1994年巴尔的摩开全国之先例,搞出了一个合法的注射器交换项目。简单来说,就是由政府部门分发干净的、未经使用过的注射器;然后在2006年,州、市政府又砸了数百万美元扩大了丁丙诺啡的使用范围,这虽然让海洛因问题在短期内看似是得到了控制,但很快具有成瘾性的止疼药又取代了海洛因。

巴尔的摩市卫生部门官网将负责注射器交换项目的团队称为"公共卫生英雄"

《纽时》报道称,当合成阿片类药物芬太尼的致死率开始迅速上升时,巴尔的摩市政府最初的反应被誉为美国"全国典范",还曾获得过国家卫生小组的表彰。

但至于具体做了什么,其实仍是"换汤不换药",他们开始分发纳洛酮,这是一种阿片受体拮抗剂,被用于阿片类药物使用过量后的紧急治疗。文章提到,在处方限制取消前,时任巴卫生专员的温麟衍(Leana Wen)就已经开始向市民大量分发这种药物。

《纽时》进一步指出,到了2020年以后,巴尔的摩市的官员们为预防吸毒过量制定的目标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没有要治理好毒品问题的雄心,早前制定的一系列举措基本上都变成了纸上空文。

"他们开始了盲目飞行",报道如此形容。

比如,在市卫生部门下属的一个吸毒过量预防小组曾经每月召开一次会议,但在2022年只召开了两次,2023年召开了三次。2020年,这个工作组还曾发布过一项"三年计划",最后也不了了之,此后再没有发布过任何新的内容。

160家戒毒服务所几乎就没有使用过,现在市政府已经放弃了这项工作。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该市卫生部门还停止了一个关于用药过量网页的更新,去年2月这个网站也直接停运了。

而且,被急救人员抢救过来的人越来越少,通过医疗补助获得抑制阿片类成瘾药物的人越来越少,参加公共资助治疗项目的人也越来越少。与2018年相比,2023年急救人员每年从吸毒过量中抢救回来的人数减少了近1000人,而死亡人数却大幅上升。

对于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消防局紧急医疗服务助理主管詹姆斯·马茨(James Matz)倒是直接,"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死亡人数激增的同时,获得药物治疗支持的人数连年下降

与此同时,卫生官员也不再公开更多数据信息,市议会成员很少讨论或质询过量吸毒人数不断增加的问题。该部门上一次向市议会提交吸毒过量死亡数据,还是在2020年,而当时统计的其实是2017年和2018年的数据,那会儿的死亡率比现在低了四分之一。

一问三不知的还有该市的官员。就连加拿大的一个数据库都指出,从美国全国来看,巴尔的摩的数据显得"很不正常",然而许多被询问的官员却仍表示他们并不知情。

甚至市长和曾经担任过卫生专员的副市长,也对该市与其他任何城市相比的具体情况全然不知。现任副市长多次拒绝回应,而在2023年卸任的、曾任卫生专员的副市长利蒂蒂亚·齐拉萨(Letitia Dzirasa)则说,她只知道巴尔的摩的吸毒致死量在全州是最高的,但在全国中是什么水平没有概念。

阿片类药物滥用,市政府状告制药公司

今年3月,市长斯科特曾宣布他将成立一个专门预防过量用药的领导班子。但截至目前,这项计划除了披露了将有市政府领导层参与以外,几乎没有提供其他的任何具体细节。

他在回应《纽时》质疑时,还为该市的毒品应对措施辩护称,他自然知道巴尔的摩几十年来一直存在严重的毒品问题,虽然《纽时》做出的汇编分析可能能够让他更好地了解到问题的严重程度,但这不会改变他领导的市政府的施政方针。

"这是一个我们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我们能够也将会在这个问题上做更多的工作。"他继而补充道,"但我们也知道,这需要很多很多的资源,远超市政府所拥有的"。

说起在处理毒品泛滥的同时,这座城市还面临着诸如枪击案上升和新冠大流行的挑战,斯科特更是自夸起来,称在同时处理多种问题上,巴尔的摩市政府"做得很好"。

在上周的一份书面声明中,市长办公室还对《纽时》等媒体质疑该市毒品应对措施的报道表示不满。其将当前的芬太尼危机归咎于制药商和分销商,批评这些报道是一种"误导受害者的指责"。

据报道,巴尔的摩市政府现正对十多家制药商提起诉讼,案件预计将于9月份开庭审理。

在2015年芬太尼充斥美国全国非法毒品市场之前,巴尔的摩的吸毒过量致死率接近20年来的最低点:全市每10万居民中有29人死亡。2015年后死亡率翻了一番,三年后又翻了一番。到2021年,每10万人中有190人死亡,平均每天有3人死亡。

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报告统计,2023年美国执法部门缉获的含有芬太尼的单颗药丸数量超1.15亿颗,是2017年的2300倍。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估计,2023年美国药物过量死亡人数为约10.8万人。

美国缉毒局局长米尔格拉姆日前对国会表示,美国人获取非法药丸"就像点外卖一样简单"。据她介绍,在这些非法制造的药丸中,七成都含有某种形式的芬太尼。2023年,美国缉毒局查获了7900万颗"假药丸"和1.2万磅芬太尼粉末。

米尔格拉姆还表示,美国每周都会有22名年龄在14至18岁之间的青少年,因非法药物使用而去世。在她看来,"这是一场全国性的悲剧"。

美媒此前报道指出,美国84%的青少年药物过量死亡涉及芬太尼,只与芬太尼有关的药物过量死亡则占56%。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