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就业形态成权益保护洼地?零工呼唤新社保

2018-02-23 15:37     新华网

新时代分享经济发展势头日益迅猛,依托网络平台参与分享经济的灵活就业者创造的"零工经济"让人们的生活日益便利。外卖送餐员、共享单车、"潮汐工"、滴滴司机……这些就业群体工作相对自由,如何获得与自己创造的社会经济效益相匹配的社会保障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零工经济"领涨社会就业率

28岁的景浩浩做送餐员工作已经两年多了,每天穿梭在合肥的大街小巷送外卖。"干这个心里没负担,没有时间限制,每天想跑几单就跑几单,累了就关掉手机回家。"景浩浩说,自己同时在多个外卖平台上注册了送餐和跑腿业务,一个月能赚7000块钱。

美团外卖相关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随着公司外卖业务的高速拓展,注册外卖骑手总数量已超过300万人,活跃骑手50万人,骑手数仍以每年50%的速度持续增长。

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6000万人,比上年增加1000万人;分享经济平台的就业人数约585万人,比上年增加85万人。新经济形态下的灵活就业已领涨社会就业率。

"以滴滴为代表的分享经济模式展现出了强大的就业吸纳力,也是他们创造了'零工经济',这些群体主要以零工、散工及自雇、自由职业者为主,是对就业市场的有力补充,也为社会稳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滴滴出行公关高级总监叶耘说。

  多数零工无缘社保福利

在合肥市经开区宝塔路上,郑师傅正准备把一三轮车的小黄车搬到人流密集的地方。今年38岁的郑师傅是ofo小黄车合肥区的一名调度员,也就是网民口中的"潮汐工"。他是通过劳务派遣公司找到这份工作的,每个月除了4000块工资,没有其他保障。

不仅是ofo、摩拜,滴滴出行、爱彼迎……几乎所有共享平台的零工都存在社会保障的困境,"零工经济"给劳动者带来更多工作机会的同时,也给他们带来较大的劳动风险。近年来,"互联网+"平台的劳动纠纷日益增加。

阅读下一篇

4孙辈成小“台独” 台老兵叹:文化“台独”太厉害了

高秉涵获评2012年度“感动中国”人物“感动中国”人物、81岁台湾老兵高秉涵受访时,感叹无力改变文化台独, “4个孙子孙女全是”。他问小孙女,“我们国家最长的一条河是什么?”,“淡水河!”。“长江黄河呢?”,“那又不是我们台湾的!”今年7月,他决定带着他们回到大陆,认识认识中国文化,看了黄河、拜了孔庙、登了泰山。他相信,文化这个东西,是断不了的。高秉涵:我现在给爸爸妈妈说几句话,今天我的妻子、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