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贾伊·普拉萨德:卢拉胜选,一个左翼国际主义者在巴西的胜利

2022-11-04 08:30     观察者网

【文/维杰·普拉沙德,译/观察者网 杨珈媛】

2022年10月30日,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在巴西第二轮总统选举中获胜。最后的投票结果非常胶着,卢拉以50.9%的得票率(6000万张选票)险胜现任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后者获得约5800万张选票,得票率49%。

卢拉在巴西北部和东北部取得了决定性的得票胜利,这些地区居住着大量非洲裔巴西人和土著选民,而博索纳罗则在南部得到了较多的选票。较为富裕的巴西人选择把票投给博索纳罗,而较贫穷的巴西人则支持卢拉--阶级界限分明,只有选民身份为保守福音派教会成员时,投票情况会比较复杂。

在10月2日的第一轮投票中,卢拉的选票其实已经超过了包括博索纳罗在内的所有其他候选人,他比博索纳罗还要多拿到了600万张选票,但最终得票率仍未能超过50%,所以没有直接获胜。

在第二轮投票后,卢拉和博尔索纳罗之间的选票差距拉小了,但博尔索纳罗还是没能保住总统宝座。博索纳罗利用金钱权力、街头暴力和假新闻,确实产生了一定效果,但这还不够。

卢拉曾在2003年至2010年期间担任了两届总统,现在将于2023年 1月1日再次回到巴西利亚的普拉纳托宫工作。

卢拉的支持者庆祝胜利(图片来源:ICphoto)

人类的困境

卢拉生于1945年,十几岁时进入汽车行业工作(十九岁时他因一次工业事故失去了两根手指)。在令人窒息的军事独裁时期(1964年-1985年),卢拉推动了劳工运动和民主运动。

1980年,卢拉与一群左翼人士组成了工人党,该党与工会和其他群众组织(包括1984年开始的"无地农民运动")一起最终发动了一场结束独裁统治的重大运动。卢拉的大众民主和社会主义原则的政治承诺也是在这些早期斗争中形成的。

在担任总统期间,卢拉努力建立尽可能多的组织和机构,以解决饥饿、文盲和无家可归等人类困境问题。为消除饥饿问题而发起的大规模运动("零饥饿计划"和"家庭援助金计划")使卢拉被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授予"反饥饿斗争的全球冠军"称号。他还建立起多所公立大学,使用公共资金重建巴西包括公共住房在内的基础设施,这推动了巴西的增长率而且减少了该国的社会不平等。

但在他和他的继任者迪尔玛·罗塞夫之后,这些社会主义者所取得的成就被极右翼给推翻了。饥饿率攀升(2018年至2019年在巴西面临严重粮食安全问题的人数翻了一番),达到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的最高水平;到2020年12月,巴西一半人口面临饥饿问题。

在第一轮和第二轮投票期间,卢拉给巴西人民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提出13点承诺。这些承诺的目标是改善社会生活条件,使经济建立在以工业化和知识部门现代化战略的基础之上,巴西需要摆脱以出口原材料和进口制成品为主的经济。

当福特表示将关闭其在圣贝尔纳多(圣保罗州)的工厂时,博索纳罗表示他不会再跟去工业化的实体作斗争,同时也不会使用政府资金来帮助该工厂。对于博索纳罗来说,推动经济的关键要素是农业综合企业,但他忽略了巴西的工业基础(巴西从飞机出口国转变为大豆出口国,从这一转变就可以看得出来)。

卢拉在信中写道:"巴西不需要依赖进口呼吸机、化肥、柴油或汽油。""没有必要依赖进口微处理器、卫星和飞机。我国应加强在软件、国防、电信和其他技术领域的潜力。"

右翼的进攻

自1985年新共和国成立以来,巴西的政治体制其实并不代表工人阶级和农民群体的利益。巴西政界有着三大利益集团--子弹、圣经和牛肉,分别代表军事和安全系统(子弹)、福音派议会阵线(圣经)以及想要禁止耕作和保护森林的大型农业公司(牛肉)。

这三个集团以及投机主义的政治项目构成了主导着国会和大多数州的"中间党派"。这些政治力量被卢拉和迪尔玛此前所设定的议程激怒,他们就像乌云一样笼罩在巴西上空。

2016 年,他们通过立法政变将迪尔玛赶下台,并让卢拉陷入法律纠纷,2018年将卢拉送进监狱,关了他580天。"立法政变"和"法律战"这两个词从此进入了巴西人民的词典里,民众眼睁睁地看着中间党派不择手段地维护精英群体及其跨国盟友的利益。

对迪尔玛和卢拉的袭击,为米歇尔·特梅尔(2016-2018年)担任总统以及博索纳罗在2018 年总统大选中获胜铺垫了基础。博索纳罗上台期间,巴西右翼迅速成长,但其政府在应对疫情等流行病和经济危机时表现得相当无能。支离破碎的极右翼势力聚集在博索纳罗周围,博索纳罗成了他们的救世主(他本人的中间名也恰巧意为救世主)。卢拉在竞选期间说,博索纳罗"是一个在任期内撒了6498次谎的骗子"。

对真相的漠视、威胁使用暴力甚至直接使用暴力行为是这些人行动的特点。面对危机,体制内的旧支柱们(牛肉、圣经和子弹)毫无紧迫感--无论是坐在办公室里的掌控者还是那些走上街头游行示威,亦或试图将自己的利益确立为国家利益的大农场主(代表农业综合企业的游说者)、福音派教会和安全部队们。

"巴西人应当团结一心"

卢拉被不公正地关在库里蒂巴的监狱里,他与巴西的中右翼和左翼(特别是"无地农民运动"组织)携手发展了一个社会民主项目,计划重建本国的民主和规范机构。这个项目,是在"释放卢拉"(Lula Livre!)的斗争后,到2021年4月法院判决促成的总统竞选前这段时间出现的。

卢拉赢得选举后,他在圣保罗发表的演讲使得该计划的方向更为清晰:"巴西人民希望过上好日子",这意味着他们想要一份好的工作和优质的公共服务;但最重要的是,"巴西人民希望重获希望,我将这理解为民主,不仅仅是美丽的文字,还是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构建的可触及的东西"。他将此称之为"真正的、具体的民主",至少可以消除饥饿和贫困。

图片来源:ICphoto

卢拉的项目可能因为中间党派和博索纳罗的支持者对国民议会的控制而受到限制。后者将利用自己的影响力阻止卢拉的大部分议程,包括卢拉决定利用资金对抗饥饿和保护16亿英亩的亚马逊雨林的计划。

卢拉竞选胜利是因为左翼政治组织动员了数以千万计的人走上街头,他们表达了对卢拉的支持以及对其所推动的议程的迫切需要。然而,政治力量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这数以千万计的人被遣散,不让他们形成必要的永久方阵来推动他们的议程,从而反对博索纳罗和右翼的政治操纵。

在10月的竞选期间,卢拉吸引了一大批中右翼人士(包括巴西民主运动的前总统候选人西蒙娜·特贝特和巴西社会民主党的前总统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索)。卡多索还为卢拉制作了一段视频,他在视频中表达了对"争取民主和社会包容的斗争"全力支持。这些中右翼力量--包括卢拉的竞选伙伴杰拉尔多·阿尔克明--将在下一阶段推动卢拉的议程,在国民议会斗争中进一步发挥关键作用。

"巴西人应当团结一心",卢拉在他的获胜演讲中满怀希望地说,"我们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我们是一个伟大的国家。生活在不和谐的家庭中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是时候让家人再次团聚,修复因仇恨和犯罪的传播而破裂的纽带。没有人想要生活在一个分裂的国家。"

这究竟只是一个即将治理处于分裂状态的国家的人放出的豪言,还是一个有着可以战胜极右翼乌云的信念的政治领袖充满希望的宣言,还有待观察。

卢拉的国际主义

巴西外交部的一位高级官员告诉我,办公室里80%的工作人员都支持卢拉,希望他在选举中获胜。

外交官员普遍对博索纳罗奇怪的政治观念感到困惑,包括他曾评论说联合国是一个"无用的机构",说这是一个"共产主义者的聚会"。 博索纳罗和他的外交部长埃内斯托·阿劳霍的大部分言论听起来好像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顾问史蒂夫·班农写的。阿劳霍说,气候变化是"马克思主义者的阴谋",还说博索纳罗将从"文化马克思主义者"手中"拯救"犹太-基督教文明。

2021年,博索纳罗率团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图片来源:ICphoto)

博索纳罗对多边体系的反常言论以及对巴西长期协议的无视,让巴西外交部的官员感到沮丧,他们都希望卢拉重获领导地位。

事实上,由于右翼对国民议会的控制,卢拉议程中最重要的部分可能是他的国际主义理念。卢拉已经表示,他不会参与美国对华的冲突(新冷战),但他会利用他的外交技巧为俄罗斯和西方带来和平。人们好像忘记了,在他的工作被美国搁置之前,卢拉曾帮助制定了美国和伊朗之间的和平议程。

他的外交才能将继续在全球舞台上发挥作用,以防止西方与包括中俄在内的欧亚主要国家之间的冲突升级。巴西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两年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将于2023年底结束),对卢拉来说也将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没有一位巴西总统享有与卢拉同等的国际声誉,这是由于他作为国际主义者在担任总统期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2003年至2009年这7年间,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的形成是因为卢拉的推动,2008年至2010年间,卢拉还主导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共同体的形成。

卢拉曾表示将重振这两个平台,带头将它们发展为反对战争的社会民主项目,寻求创建一个尊重国家主权且保护人民尊严的世界。很明显,卢拉将尝试利用这些平台--金砖国家和拉共体--重建多边体系,(这一体系曾一度被西方阻止欧亚大陆一体化的行动所削弱)并促进拉丁美洲发展区域主义。

2023年,卢拉将就任巴西总统,世界也将纪念门罗主义200周年。1823年,美国政府表示美洲将受到华盛顿的保护,这种态度在1991年后扩大到全世界。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反对这种以威胁加深冲突而不是维持和平的全球门罗主义。在全球门罗主义的背景下,卢拉在巴西选举中的胜利不仅对巴西人民很重要,对世界人民也同样重要。

阅读下一篇

哈登右脚肌腱拉伤预计缺阵1个月,76人遭遇沉重打击!老里弗斯或步纳什后尘

哈登受伤缺席1个月,76人遭遇沉重打击!老里弗斯或步纳什后尘 北京时间11月4日凌晨,76人官方正式宣布,哈登在上一场对阵奇才的比赛中,遭遇左脚肌腱拉伤,预计会在两周内进行重新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