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贝拉米·福斯特:乌克兰危机可能升级成美俄核对抗

2022-05-18 08:30     观察者网

【文/约翰·贝拉米·福斯特 译/陈露】

爱德华·帕尔默·汤普森是伟大的英国历史学家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同时也是《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的作者和欧洲核裁军运动的领导者。1980年,他写了一篇开创性的文章《关于灭绝主义--文明最后阶段的笔记》。在那之后,世界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全球生态危机、新冠疫情、新型冷战和时下的"混乱的帝国"是我们当今时代核心矛盾的特点,所有这些都是由深深嵌入到当代资本主义政治经济中的特征引起的。尽管如此,汤普森这篇文章仍是解决我们当今时代核心矛盾的一个有力着手点。

对汤普森来说,灭绝主义一词并不是指生命本身的灭绝,因为即使发生了全球核战争,一些生命也会存在。从其最普遍的意义上理解,它是指"我们当代文明在不断灭绝"。然而,在汤普森看来,灭绝主义会导向大规模的人类毁灭,他给灭绝主义下了一个定义:"它是一个社会在不同程度上,在其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中表现出来的一些特征,这些特征促使它向着必然导致人口灭绝的方向发展"。在《关于灭绝主义--文明最后阶段的笔记》写完的8年后即1988年,气候学家詹姆斯·汉森(James Hansen)向美国国会发表关于全球变暖的著名警示,同年联合国也成立了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从那之后,汤普森对灭绝主义问题的关注直接集中在核战争上,而没有直接解决当代社会另一个新兴的灭绝主义倾向:地球生态危机。然而,他的观点是一个深刻的社会生态学观点。现代社会的灭绝主义倾向是直接和"人类生态生存的需要"相对立的,它要求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为一个社会平等和生态可持续的世界而斗争。

随着苏联的解体和1991年冷战的结束,笼罩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的核危机似乎消退了。因此,随后对汤普森灭绝主义论题的大多数讨论主要是在地球生态危机的背景下进行的,地球生态危机本身就是"人口灭绝"的一个来源。但过去十年来,新冷战的出现使核大屠杀的威胁重新成为世界关注的中心。2022年的乌克兰战争,始于2014年美国在乌克兰策划的广场政变以及由此引发的基辅与乌克兰顿巴斯俄语区分离势力之间的内战。这场战争现在已经演变成莫斯科与基辅之间的全面战争。2022年2月27日,俄罗斯在对乌克兰发动军事进攻的三天后,将其核威慑力量置于高度警戒状态,警告北约不要以非核形式或者核形式直接干预战争,这具有不祥的世界性意义。现在主要核大国之间爆发全球核战争的可能性比冷战后的任何时候都要大。

因此,有必要解决这两种灭绝主义倾向:即地球生态危机和日益增长的全球核危机。其中地球生态危机问题不仅包括气候变化,也包括其他触碰生态多样性红线的危机,这条红线确保地球是个人类宜居的星球。但今天在处理这两个全球生存危机之间的辩证关系时,我们必须重视重新理解核危机灭绝主义是什么,因为它在美国单极力量的几十年里发生了蜕变,当时整个世界对此危机并不关注。在冷战结束30年后,当不可逆转的气候变化的风险迫在眉睫时,为何全球核战争的威胁再次笼罩全球?在和平和环境运动中需要采取什么方法来应对这些相互关联的全球生存威胁?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必须解决关于核冬天的争议、反制理论和美国对全球核优势追求等问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全面认识到今天的灾难性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全球生存威胁。

1982年英国反核军备运动(来源:Alamy)

冷战高潮时期的核对抗威胁

1983年,在里根政府不断加强核军备力量,提出战略防御计划(更多地被称为"星球大战"),美苏两国之间的核大决战气氛日益浓厚时,美国和苏联的大气科学家团队制作了模型,他们预测核战争将导致"核冬天",这一结论发表在了主要的科学期刊上。人们发现,全球核战争将导致一百个或更多城市发生大火,这将促使大量烟尘和烟雾进入大气层并阻挡太阳辐射,从而极大地降低地球的平均温度。气候将以与全球变暖相反的方向更突然骤变,使得全球快速冷却,导致全球温度在一个月内下降几度甚至几十度,给地球上的生命带来可怕的后果。因此,尽管数以亿计、甚至十亿或更多的人将被全球核战争的直接影响所杀害,但核战争的间接影响将更严重,它将使得地球上的大多数人,甚至那些没有被核弹直接影响到的人,都因饥饿致死。核冬天的论述对当时正在发生的核军备竞赛产生了强大的影响,并促使美国和苏联政府及时悬崖勒马。

历史上最大当量氢弹苏联沙皇炸弹展示模型(来源:路透社)

然而,美国的上层人士认为核冬天模型是对核军备工业和五角大楼的直接攻击,尤其是在针对星球大战计划。因此,它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科学争议之一,尽管这种争议更多的是政治性的,而不是科学性的,因为科学结果从来没有真正受到怀疑。尽管有人声称美国宇航局科学家最初的核冬天模型过于简单,而且后面做的研究表明其影响没有最初设想的那么极端--更像是"核秋天"而不是核冬天。但核冬天的论点被科学模型一次又一次地验证了。

然而,如果说公众和政治领导人对核冬天研究的最初反应有助于发起强大的废除核武器的运动,促进核军备竞赛和冷战的结束,那么这很快就被美国核战争机器背后强大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利益所反制。很快,企业媒体和政治势力发起了各种运动,旨在诋毁核冬天的理论。2000年,大众科普杂志《发现》甚至将核冬天理论列为"过去20年中最大的科学失误"之一。然而,《发现》的论据最多只是说,20世纪80年代最具影响力的核冬天研究背后的主要科学家在1990年之前已经收回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全球核战争导致的平均温度下降估计比最初设想的要小一些,最多只能使北半球的平均温度下降36华氏度,即20摄氏度。然而,这对地球来说,仍然是世界末日。

这都可以算是科学史上最大的否认事件之一了,它甚至超过了对气候变化事实的否认。这些核冬天的科学发现基本都被公众和军队断然拒绝,理由是最初的估计在某种程度上是被"夸大"了。然后,这种"夸大"的指控被统治集团使用了几十年一直到现在,就为了淡化核战争的全部影响。就影响五角大楼的资本家而言,否认核冬天显然是由于这样的现实:如果允许关于核冬天的科学结论成立,那么旨在打一场"可赢"的核战争、或者至少是一场自己会"获胜"的战争的战略规划将毫无意义。一旦考虑到大气层的影响,核战争的危害就不可能局限于某个特定的核战场,它带来的毁灭性影响将在全球核战争后的几年内摧毁地球上几乎全部人口,这甚至超出了"相互确保摧毁"的设想。

在一定程度上,核战争计划人员一直淡化核战争的破坏性影响。正如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在《末日机器》(The Doomsday Machine)中指出的那样,美国战略分析家提供的全面核战争"死亡人数估计"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低到荒唐的的数字",他们"甚至在发现核冬天之前"就这么做了。他们以火灾风暴破坏程度难以估计为由,故意忽略了核爆炸造成的城市火灾风暴,而这是对整个城市人口的最大影响。正如埃尔斯伯格写道:

然而,即使在六十年代,人们也知道核战争造成的火灾是可以预测的,是核战争中最致命的产物。而且,没有人认识到……(直到古巴导弹危机后约21年才出现了第一个核冬天的研究)我们计划的先发攻击的间接影响,会严重威胁到其他三分之二的人类。这些间接影响来自于我们对城市的攻击所产生的另一个被忽视的后果:烟雾。实际上,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其计划者在忽视火灾的同时,也忽视了有火的地方就有烟。但对我们来说,危险的不是普通火灾的烟雾(即使是非常大的普通火灾,他们所产生的烟雾只能停留在低层大气中,很快就会被雨水冲走),而是我们的核武器所产生的烟雾。由于我们攻击城市所产生的烟雾肯定会在火灾风暴中被推到高层大气中。

连环火灾风暴产生的这些凶猛上升气流会把数百万吨的烟雾和烟尘抛入平流层,这些烟雾和烟尘不会被雨水冲走,反而会迅速包围全球,像一层毯子一样,在十年或更长时间内阻挡地球周围的大部分阳光。而这将减少阳光并降低全世界的温度,最后消灭人类所有的收成,导致几乎全部的人类饿死(和其他依赖植被为食的动物)。南半球的人口,即使几乎没有受到核爆炸的直接影响,甚至没有受到落尘的影响,也会几乎全部被消灭,欧亚大陆(参谋长联席会议已经预见到直接影响)、非洲和北美洲的人口也将被消灭。

核战争没有胜利者

埃尔斯伯格在2017年写道,比最初对核冬天理论的反制更可怕的是,在随后的几十年里,美国和俄罗斯的核计划人员"继续'考虑'在城市附近引爆数百次核爆炸,这将足够把大量烟尘和烟雾抛入高空平流层,(通过核冬天)导致地球上几乎所有人都被饿死,当然也包括我们自己。"

这种深深嵌入到《末日机器》中的否认主义--或者说五角大楼资本主义中根深蒂固的灭绝主义倾向--更加值得人们重视了,因为不仅1981年的核冬天研究从未被否定过,而且基于比1980年代初更为复杂的计算机模型的21世纪核冬天研究表明,核冬天可以在比最初模型设想的更低的核战争水平上引发。这些新研究的重要性在《发现》杂志中得到了体现,该杂志在2007年在将核冬天列入其过去二十年的二十个"最大科学错误"名单仅仅七年之后,它就发表了一篇题为"核冬天的回归"的文章,基本上否定了它早期的文章。鉴于最初的核冬天研究不仅从未被推翻,而且21世纪的核冬天研究基于比1980年代初更精确的计算机模型,继续表明核冬天可以在比最初模型所设想的更低的核交换水平上被触发,这种否认主义就显得更为重要。

在考虑核扩散等的背景下,最近科学家又进行了新的研究。这个研究表明,如果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爆发了核战争,双方共投入了115兆吨(广岛大小)的原子弹,那么它所导致的直接死亡人数将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所有死亡人数相当。然而,战争还会有长期影响,那就是全球饥荒。核爆炸将立即引发三至五平方英里的火风暴。燃烧的城市将向平流层释放约500万吨的烟雾,它们会在两周内一直包裹着地球,这些烟雾无法通过降雨清除,甚至可能会停留超过十年。由于它遮挡了阳光,全球粮食产量将会减少20%至40%。平流层烟雾层将吸收温暖的阳光,将烟雾加热到接近水的沸点的温度,导致人口密集地区的臭氧层减少20%至50%,并使得紫外线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快速增加,这样,皮肤白皙的人可以在大约6分钟内被严重晒伤,患皮肤癌的人数也将难以置信地庞大。同时,据估计,有多达20亿人将死于饥荒。

然而,核冬天研究并没有就此停止。从2007年开始一直到现在,关于核冬天的一系列研究不断地发表在主要的同行评审科学期刊上。他们还研究了如果爆发了一场将五个主要核大国:美国、俄罗斯、中国、法国和英国都卷入的全球核战争将会怎么样。仅美国和俄罗斯就占了世界核武库的大部分,拥有数千件战略核武器,其爆炸威力是广岛原子弹的七至八十倍不等(尽管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开发的一些热核武器的威力是原子弹的一千倍)。一枚战略核武器如果击中一个城市,将点燃覆盖90至152平方英里面积的火海。科学家们计算出,一次全面的全球核战争产生的大火将把1.5亿至1.8亿吨的黑碳烟尘推进到平流层,这些烟尘将持续20至30年,并阻止高达70%的太阳能到达北半球,以及阻止高达35%的太阳能到达南半球。正午的太阳最终将看起来像午夜的满月。在北半球的主要农业地区,全球平均气温将在一两年内每天下降到冰点以下,甚至更长。平均气温将比上个冰河时期的气温还低。降雨量将减少高达90%,农业地区的生长季节也将在十年内不复存在。大部分人口将死于饥饿。

兰德公司的物理学家赫尔曼·卡恩(Herman Kahn)在1960年出版的《论热核战争》一书中提出了"末日机器"的概念,一旦发生核战争,这种机器将杀死地球上的所有人。卡恩实际上并没有主张建造这样的机器,他也不认为美国或苏联已经这样做了,或者正在寻求这样做。他只是表示,为了可以实现对所有各方的不可逆转的全面威慑,并使得核战争从谈判桌上消失,而采用一种确保无人可以从核战争中生存的机制,只是一种廉价的替代方法。与卡恩的分析相反,正如作为前核战略家的埃尔斯伯格所言,也是科学家卡尔·萨根(Carl Sagan)和理查德·图尔科(Richard Turco)所认为的,当今掌握在核大国手中的战略武器库实际上是一台末日机器。一旦启动,末日机器几乎肯定会直接或间接地消灭地球上的大多数人口。

(本文发表于2022年5月的美国《每月评论》月刊。)

阅读下一篇

俄媒:更多投降乌军乘车离开亚速钢铁厂

(观察者网讯)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7日引述俄新社报道,又有一辆巴士离开了被围困的亚速钢铁厂。据乌通社、路透社等报道,此前约有600名士兵在那里坚持战斗。 不过,据央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