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花滑队亚裔选手为何这么多?光鲜背后,是无奈和被动(2)

2022-02-10 15:21     澎湃新闻

几年之后,接力棒传到了1980年出生的关颖珊手中。这位祖籍广东的姑娘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托兰斯,曾经9次获得美国花滑锦标赛及5次世界花滑锦标赛的冠军,还有2枚冬奥会奖牌。

在十几年的职业生涯里,她始终保持着非常高的竞争力,兼具稳定和艺术表现力,是美国史上最出色的花滑选手。

自克里斯蒂·山口之后,每届冬奥会上都至少会有一名亚裔花滑选手代表美国参赛。而在华裔选手方面,由于美国和加拿大几代出色选手都姓陈,中国冰迷们还给他们分别取了相应的绰号:陈婷婷是“陈家大姐”,第一位登顶世锦赛男单冠军的加拿大选手陈伟群是“陈家大哥”,在2022北京冬奥会上登场亮相的陈巍和陈楷雯分别是“陈三弟”和“陈小妹”。
而且,这些绰号不只是被冰迷们说说而已,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真的会互相帮助,互相扶持。
陈巍就表示比自己年长8岁的陈伟群就像哥哥一样鼓励着自己。他们曾经在同一块冰场训练过,当他在平昌冬奥会发挥不佳而情绪低落时,陈伟群也及时地为他加油打气。

深一度丨为什么美国亚裔爱练花滑?光鲜背后,是无奈和被动

陈楷雯。

拥有财力基础,支持孩子完成梦想

上一代的亚裔高水平选手为下一代的选手指明了行进的方向,年轻人们沿着这条被照亮的路,走得越来越远,人数也越来越多。

“我们正看到,在美国我们的运动正在更加多样化地崛起。”“二代偶像”克里斯蒂·山口表示,“这是令人欣喜的场面。”

不过,这并不是一条宽阔的大路,而是一条艰险无比的独木桥。因为练习花滑在欧美是一件非常耗钱、耗时间而且又有风险的事情,只有一小部分家庭有足够的财力、精力和勇气去支撑起孩子们的梦想。

纵观过去40年花滑在美加的发展,我们会发现,那些滑出成绩的大部分都是“移民二代”——他们的父母是拓荒的一代,通过自己的打拼已经在新的国家基本站稳脚跟,然后像传统的中国父母一样想要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包括文化、艺术以及体育上的。
代表美国参加2022北京冬奥会的陈巍和周知方的父母就是如此。

深一度丨为什么美国亚裔爱练花滑?光鲜背后,是无奈和被动

陈伟群。

陈巍的父亲祖籍广西,在医学领域颇有建树,周知方的父母在硅谷工作,他们的孩子从小就在不放弃学业的基础上,芭蕾、钢琴、舞蹈、游泳、网球等多个项目齐头并进,最终才选择了花滑作为主修的“功课”。

不过,即便是他们这样已经迈入中产阶级家庭的行列,钱依然是让他们头疼的大问题。因为在美国,一个小小的冰童如果想要投入名师门下,常常需要花费3万美元的教练费。
而装备费、场地租用费、比赛差旅费、往返于住地和训练场地之间的交通费用也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加起来一年需要8万-10万美元。

今日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