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广灿、穆祎璠:印度搞“税务恐怖主义”,把中企当“软柿子”?(2)

2022-01-27 08:30     观察者网

2021年12月4日,印财长尼尔马拉·希塔拉曼女士在庆祝DRI成立64周年大会上发表,极力敦促DRI不要仅仅停留在汇报信息,而是要加强与情报部门、执法部门间的协调配合,特别是加大力度打击走私、偷税漏税等经济犯罪。针对相关部门手头在查案件,希塔拉曼要求尽快结案。

除财长外,与会人员还包括财政部联秘、印度税务局局长、CBIC主席、DRI总干事等印度财税部门关键人物。不难看出,此次讲话对印度财政部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势必体现出很强的指导意义。

会议后不久,DRI就在12月21号突袭搜查小米、OPPO、一加等中资企业在印办公室、工厂、仓库、办公室、分销商,甚至包括高管住所。这些企业在印的部分高管还受到审问。就在一周以后,就有印政府内部消息人士站出来表示,“小米可能面临100亿卢比的巨额罚金”。

印财政部此时面临本财年的经济总结和新财年预算制定的压力,小米此次被印财政部点名追缴所谓“偷逃税款”,不禁让人怀疑是印财政部在财年末尾狂刷业绩。

二、内政压力才是罪魁祸首?

结合印国内政治经济近期变动看,不难理解印度财政部此次的行为动机。

首先,民生困难已经开始影响印人党相当一部分选民。印人党是传统的精英主义政党,其赢得2014年和2019年两次大选的关键原因在于收获了广泛底层民众支持。然而,当前印国内经济面临通胀率、失业率大幅度上升的严峻挑战,最大受害者恰恰是这些底层民众。

根据ABP-CVoter 的民意调查显示,在即将开始的关键性北方邦选举中,虽然印人党可能在北方邦继续掌握过半席位,但相比2017年邦选举会缩水约25%-30%的席位左右。一些长期跟踪北方邦选举的印度国内评论人士认为,低种姓人群生活环境极具恶化是转投其他主要政党的最首要原因。财政部作为关键部门,在民生、就业等方面的作为却乏善可陈。

其次,印度国内社会经济恶化已经对莫迪政府内部人事变动产生较大影响。去年7月初,莫迪政府为了缓和国内抗疫不力的舆论氛围,对内阁进行了较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如时任卫生部长Harsh Vardhan遭到更换,这一举动被外界普遍认为是推卸政治责任。

印度国内人士纷纷质疑,不作为的财政部因何始终岿然不动?一些观察家认为,莫迪依赖总理办公室等小圈子决策,财政部要害部门实际上成为了总理办公室的橡皮图章,人事调整要看具体的政治需要。如,2021年7月时任电子信息部长的Ravi Shankar Prasad遭到调换,其屡次动用国家安全、社会伦理道德大棒,要求国外互联网企业服从印度国内法律,是莫迪政府打压国际互联网巨头的主要干将。外界认为,Ravi未能在疫情期间及时有效管控社交媒体而被党内人员攻击,所以在此次内阁调整中被换掉。

阅读下一篇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沉痛宣布: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达到100万例

【文/观察者网 鞠峰】 美国三大广播公司之一的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内部统计数据,通报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突破100万例,“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