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康:印军步兵第7旅旅长达尔维是怎样被我军俘虏的?

2022-01-21 08:30     观察者网

【文/张小康 等】

俘虏达尔维的经过

1962年10月20日7时30分,克节朗战役打响。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一声令下,我军炮兵群的120毫米迫击炮,各步兵团、步兵营属的82毫米迫击炮、57毫米无后座力炮、75毫米无后座力炮,以及各步兵连属的60毫米迫击炮,共190多门火炮,对克节朗河南岸的印军步兵第7旅及沙则据点实施了15分钟的炮火急袭。

克节朗河谷炮声怒吼,群山震颤,天崩地裂。我军突然、猛烈、密集的炮火,准确地击中了印军的要害。早在印军前阶段大规模炮击我边防哨所阵地时,其炮兵射击阵地位置以及其他工事目标就被我军炮兵牢牢地钉在射击图板上的方格网上了。

印军的主要炮兵阵地被摧毁,丧失了火力支撑;部分工事被我军炮火破坏,减少了我军步兵冲击时的阻力。

特别是印军步兵第7旅指挥所与各营、连指挥所遭到我军炮火重创后,通讯中断,很快上下之间的指挥与联络就基本陷于瘫痪。

我军炮兵向克节朗河南岸的入侵印军实施火力急袭

印军步兵第7旅旅长季·普·达尔维准将在回忆录《喜马拉雅的失策》一书中写道:

“1962年10月20日清晨5点整(注:新德里时间),三号桥对面的中国军队打了两发信号弹。紧接着150余门大炮和重型迫击炮的炮弹倾泻在塔格拉前沿山坡上。我们在三号桥、四号桥的阵地,章多的炮阵地、后勤基地,木桥、临时便桥和离河岸约一千码的第7旅旅部,都受到了猛烈轰击。中国军队用的是自动装填、自动发射的76毫米加农炮和122毫米迫击炮。(笔者注:达尔维不了解我军炮兵的装备和数量,但对我军炮兵火力指数效果的评估还说得过去。)”

“这是真理的时刻。在这一时刻,塔格拉山脊不再是一片土地,而是衡量、考验、精炼印度外交政策和国防政策的化验炉。从我们头上呼啸而过的炮响,有几分钟把大家吓得目瞪口呆。这场面同迄今沉寂状态相对照,更加令人震惊。双方军队如此靠近,又使人感到似乎很难相信。事变开始了。这是多年的错误估计、许多月的焦虑和许多天的希望的终结,也是混乱、恐怖的一周的终结。事变爆发的这一天,是印度将永世不忘的。每一本印度历史的初级教科书都将记载这个可悲的丢丑的故事。克节朗之战肯定会给巴尼帕特战役和普拉西战役抹黑。”

“在中国军队发动进攻几分钟之内,第7旅即分崩离析。无论如何,要想增援或者扭转战局已毫无希望。我没有后备兵力。我同各营的通讯联系很快也被切断。由于一切电话线路遭到破坏,营长们也不能同连长们取得联系。无线电台的报务员们也停止收发,因为中国军队开始向他们的指挥部发起攻击,他们必须进行自卫。”

阅读下一篇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沉痛宣布: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达到100万例

【文/观察者网 鞠峰】 美国三大广播公司之一的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内部统计数据,通报了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截至当地时间5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突破100万例,“曾经,